2021 年 03 月 09 日 , 星期二, 03:42 (GMT+7)

2021 年 01 月 20 日, 星期三, 08:10 (GMT+7)
1972年西原北进攻战役——疑兵造势艺术之特色

西原北进攻战役是规模相当于军团级的西原战场上第一战役,突破敌军的坚固防线,使战场局势发生变化,为1972年战略进攻取胜作出重要贡献。这场战役已留下了许多有关军事艺术特别是疑兵造势艺术的宝贵经验。

西原战线坦克参加1972年进攻战役

经研究、把握南方战场实情之后,1971年8月,中央政治局决定在东南部、治天和西原这三个方向发起1972年战略进攻。我方主动在所选的各战场上发起三轮主力军的进攻,配合农村各次进攻和崛起,粉碎敌军的所谓扫平计划,同时把政治、军事、外交三个阵线的斗争紧密结合起来,在巴黎会议上迫使美国要撤军并承认我方的各条件。通过当时的消息来源及分析评估敌军的判断,我方主动在战场上开展一系列疑兵活动,以便“提供”更多数据让敌军误为自己的预测是正确的。为了实现该意图,一个疑兵计划被总司令部划策并责成各战场司令部尽早从造势阶段落实。具体是,总司令部的布置疑兵意图主要是欺骗敌军误为三个重点战场上的战略进攻方向和目标,以便我方集中力量,造成出乎意料的优势,一齐向驻守在治天、东南部和西原的敌军主力进行各次战略进攻。据此,我方在第九区战场上发起雨季反攻,破坏敌军侵占乌明的阴谋;在第五区开展1971年春夏活动,在西原恢复人民战争活动,将许多治天的工作小组和工作队迁至平原去歼灭恶霸,破坏据点并帮助群众斗争。这些活动一边歼灭敌军,扩大解放区,一边让敌军无法正确判断我方的战略意图,尤其是敌军无法准确预测哪儿是我方1972年会发起大进攻的主要方向和目标。

经仔细研究、评估战场实情之后,1972年3月11日我方决定把治天战略重要配合方向调整成主要战略进攻方向,东南部和西原北方向调整成重要配合方向,造成整个南方范围内的战略进攻。总司令部继续指导整个南方范围内的各战略方向和各战场加强组织疑兵诱敌、分散诱使等活动,让敌军无法判断出1972年战略进攻意图。这就是我敌双方的脑筋斗智,是越南军事艺术的别出心裁、拔新领异、见机而行的。疑兵活动的同步、积极和有效的配合协调已有利于使敌军作出错误判断,我方在西原方向开展活动,在平原攻破“扫平”,尤其是“敌军等待我军趁1972年壬子春节之际进攻,但春节已过,我方却没有任何大型活动”1的时候,美军和伪军都认为我方没有可能向外围防线和人口密集都市发起大进攻,因此失去警惕。导致犯下严重错误,1972年初几个月,敌军仍继续加强力量防守崑嵩(Kon Tum)市:战略总预备队二空降旅从西贡来在博果江(Po Co River)西边1.049、1.015高地布置新防线。与此同时,敌军第二军区主力军在西原北布置成三个防御群,包括:得苏—新景、崑嵩市和波来古(Pleiku)市。在此三个防御群中,得苏—新景防御群2不仅是崑嵩省北边的防御集团军指挥中心,而且还是攻破我方在边境丁字地区的抗战基地和战略运输路线的行军出发点。这是22师、42团、美军顾问区指挥所和伪军第二军区指挥部的。这里,他们常拥有十二至十四个步兵营、一个装甲团和三个炮兵营。仅位于14号和18号公路三岔路口中间的新景镇,约有五千人居住,但由两个警察连和保安连据守3

根据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所交给的任务,战役司令部打算将歼灭驻守在西原的敌军力量的进攻计划分成疑兵造势和进攻歼灭敌军两个阶段。其中,以进攻歼灭敌军为主,该阶段也分为两个小阶段:第一小阶段:进攻新景市和22师基地,然后再确定;第二小阶段:进攻、解放崑嵩市,然后根据实情将扩大到波来古。战役决心是没有立即突破敌军的防线,而引诱其外出,在博果江西边和武定北边地区歼灭他们,使力量对比发生有利于我方的变化,然后向敌军从得苏—新景至崑嵩市的防备区进攻。为了保守战役通往得苏—新景方向路线的开辟和兵力、火力布置的秘密,司令部使用320师直接对驻守在崑嵩的敌军施加压力,同时使用一些独立团在14号公路路线上进行堵击、交通破击战,把驻守在崑嵩的敌军与其他地区的分割出来。这些活动更使敌军以为崑嵩市是我方主力军当前的进攻目标,因此他们急忙调集力量到崑嵩来防守。不仅如此,他们还调集战略总预备队空降师驻守在博果江1.049、1.015高地。被我方攻击,其两个营受严重损失。

1972年三月初,西原乃至南方战场上的战略进攻时刻即将到来之时,西原军民积极做好战役准备。为了防备我方进攻,伪军第二军区指挥部一边派遣敌探和别动军去打探,一边出动战机对我方的战略、战役运输路线系统进行空袭。因此,从1972年3月22日起,与指导各进攻方向抓紧时间做好各方面准备的同时,战役司令部还使用28团和95团以及一些独立团与地方部队和民兵游击队配合在14号公路北边和崑嵩市南边进行破坏、堵击、切断交通路线,形成包围、分割战役的阵势。我方特工部队和迫击炮力量秘密渗透敌军防线,向其火力阵地和后勤基地袭击。第五军区二师使用一个营开展疑兵活动,吸引驻守在得苏地区的敌军,为二师一团和24团做好战场准备、作战协同、进攻驻守在得苏—新景据点群的伪军22师和42团指挥所而提供良好条件。工兵单位也受到命令,接通离敌军位置五六公里的各段野战路,保证坦克、大炮和机械车辆能在战役迂回方向上机动。

经半个多月的战役第一步准备之后,西原北战场情况发生有利于我方的好转,敌军的博果江西边防线大部分被我方320师粉碎,突破主要目标之门已打开。在东边,二师及其配合协同单位已形成了坚固的进攻战役阵势。当敌军给引诱并在崑嵩方向与我方应付的时候,1972年4月24日我方的步兵和坦克就突破得苏—新景防线,给敌军22团、装甲四团和伪军两个炮兵营带来严重损失,为战役发展成进攻型并打下一战创设良好条件。当我方开展战役的下一步是向崑嵩市进攻的时候,但我方力量机动较慢,错过时机,各方向的作战协同不够紧密,因此敌军有足够条件巩固力量,组织抵抗并连续进行空袭,所以我方的各次进攻均未成功,故而司令部决定结束战役。

1972年西原北进攻战役虽然还存在一些局限,但是基本上实现了战略作战意图,使西原战局发生变化,形成了治天、西原战线通往东南部战线的走廊,为发展1972年战略进攻中的南方革命战争的优势和实力作贡献。在此战役中,最突出的是我方已巧妙伪装,疑兵诱敌,做好坦克、大炮和机械车辆用的开路计划,同时紧密组织各兵种之间的作战协同,将二师指挥所逼近阵地。虽然敌军知道我方筑路施工,转移兵力,但是他们仍误为路还没修好——这就是战役司令部在疑兵造势活动中的大成功。除了自我布置疑兵以外,战役还被上级在其他方向和战场布置疑兵,创设实现作战意图的条件。所有这些活动是决定战役初战结果的重要前提,尤其是在敌军拥有坚固防御、火力集中、侦查能力强、机动力高并主动预防的条件下。疑兵造势活动不仅有利于保证战役完成所有准备工作,而更重要的是创造最良好的条件,让我方集中并最大发挥作战兵力和火力的力量。

1972年西原北进攻战役已留下了许多军事艺术的经验,其中最突出的是疑兵造势艺术。这是宝贵经验,应研究下去并运用到卫国战争中。(完)

作者:黄春然大校、副教授、博士,陈友忠中校

                          

[1] 越南军事历史研究院,《抗法抗美战争(1945-1975)三十年中之越南战役艺术史》,第二集,河内:人民军队出版社,1994年,第188页。

[2] 得苏—新景基地离崑嵩市以北大概60公里。

[3] 越南军事历史研究院,《抗美救国战争史(1954-1975)》,第七集,河内:国家政治出版社,2013年,第109页。

 

TAG

西原,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