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2 月 11 日 , 星期三, 14:37 (GMT+7)

2019 年 10 月 23 日, 星期三, 07:45 (GMT+7)
1964年平野战役中的“诱敌”和“调敌”艺术

距今55年,南方解放军在东南部战场上立下了显赫战功——平野战役胜利,“……规模小而战略意义大的战役打开了南方革命战争的新局面”。此胜利留下了许多珍贵的经验教训,最为突出的是作战过程中的“诱敌”和“调敌”艺术。

进入1964年,南方人民的破坏“战略村”热潮解放了广阔的农村区域,建立了广泛的游击战阵势,创造有利的立足和投送地区之势,有助于主力部队发展、大力推动全民、全面的人民战争,用“两面三方”(即军事政治并行,武装斗争、群众斗争、兵运斗争同时抓)和两种作战方式攻敌,逐步让美国的“特种战争”战略深陷被动之境,渐渐走到无可挽救的败局。

然而,经过抗美救国的10年,当时,我国军事艺术只针对战略和战术两个方面,尚未以进攻战役及大规模针对敌军的歼灭之战对敌人予以集中式的攻击,在整个南方战场上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在正确认定、评估美、伪军的困境的基础上,同时,为了满足新的要求,我军当时的战略任务是打败“特种战争”战略。1964年10月11日,中央军委、总司令部指示各个战场在整个战场上开展军事活动,并确定南部战场可以事先开火。

严格执行总参谋部的统一作战指导计划并在科学、客观的分析及敌我双方在整个战场和局部地区的力量相比的基础上,中央军委和南方指挥部决定在巴地、龙庆各省(仅为巴地头顿和同奈省)和平顺省以南的两个县份进行平野攻击战役。一个多月以后(从1964年12月2日至1965年1月3日),东南部军民顽强、勇敢战斗,克服种种困难和激烈挑战,出色达到战役的预期目标,尤其是歼灭伪军主力军的重要力量,标志着“特种战争”战略的根本性败局。同时,强调我党在抗美救国战争中的军事指导艺术有了新的发展步伐,在全局范围内打出决定性的进攻,为战场局面变化做出重要的贡献。平野战役胜利留下了很多珍贵的经验教训,其中,“诱敌”和“调敌”艺术最为突出,表现为以下内容:

第一,正确选择“诱惑”目标,把敌人“诱”出工事外面来歼灭。在把握各方面实情,尤其是敌军的作战手段和活动规律的基础上,经过研究并仔细评估实情的一段时间以后,战役指挥部决定选择属于德盛分区战略的平野村为“诱敌”之地。以战略村而不是军事分区或敌军的集中式驻军位置为“诱惑”目标,充分体现了战役指挥部的智谋、创新。因为,向“战略村”攻击就是针对西贡政权的“国策”及“特种战争”战略的“椎骨”进行攻击。平野村在军事和政治方面都有至关重要的战略意义,也是敌军战略防守系统中的重要环节。如果平野被击败,德盛分区和22号公路受到威胁,巴地将会从龙庆和1号公路分开来,导致这一防守区域无效。与此同时,平野还是伪军海军陆战和别动队力量的家庭所处地方,是敌军不可战败表象的“模范”村。因此,当平野被进攻时,敌军肯定要增援援助、解围。这经过实践检验,当我军就地单位开展进攻平野作战时,敌军立即增援予以救援。我军选择平野村为“诱惑”目标,将敌军“调”出工事来歼灭,一方面这是“适宜”目标,另一方面,是有利条件,以便集中、有中心和重点地部署力量,在每一战中,尤其是战役的每一关键战中都能创造超过敌军的优势。

实践已表明,由于战役指挥部的尖锐分析角度、“诱惑”目标的正确选择,我军开枪进攻平野村、包围、牵制德盛军事分区(1964年12月2日)时,次日早晨,敌军动用直升机将38号别动队投送到德盛西南地区增援。尤其是,我军进攻平野村并部署力量留下时,敌军不仅将3号装甲分团从巴地投送过来进行陆地的救援,而且连续增援进行空中着陆的救援。这说明,战役指挥部的“诱”敌出在工事外面的艺术带来高效,有助于我军争取主动权,发挥长处,集中力量进攻歼灭露在工事外面的敌人,达到进攻高效,正如预期的意图和“围点打援”作战方式。

第二,积极“调敌”,使之进入作战意图既定的区域,让敌军处于被动之境,便于歼灭。当论及军事艺术,黄明草上将明确指出“最好的智谋是诱敌,最妙之计就是调敌……,以智谋、妙计攻敌,以时、势胜敌”。实际上,平野战役第二阶段,我军在开展既定的“诱敌、调敌”计划时已经取得成功,逐步将敌军引入我军事先部署力量和阵地的地方,从而突然通过运动战予以歼灭。

这再次表现为本次战役继续使用2个连攻击平野村,随后在该村西南方向开展防御阵地,留下来进行诱敌。决不能失去平野,敌军使用别动队18号营投送德盛分区西南,企图克复平野。然而,支援的行军路上,这一力量被我军拦截攻击,迫使退回罗运村,巩固力量。在此种情况下,敌军狂乱将别动队33号营从边和投送过来增援给平野解救。但是,出乎敌军意料的是,从歼灭大规模空中着陆之敌的决心出发,我军战役指挥部主动把握实情,与就地力量紧密合作,开展用12.7毫米型防空机枪和步兵枪“迎击”敌军飞机的阵地。当敌军飞机降落于平野东北地区并即将着陆时就被我军防空系统攻击、击落几架飞机,迫使他们改换降落方向到1号团提前部署伏击阵地的平野东南。抓住时机、灵活运用各个战术形式、战斗手段,一方面1号团部署力量积极攻击直升机,另一方面,使用步兵尽快运动逼近刚刚落地的敌军队形,形成强烈的包围、进攻阵势。受到突袭,况且处于立足未稳及孤立之势,伪军33号营处于被动状态,应对慌乱。仅仅在一段很短的时间内,在1号团的强烈攻击下,伪军33号营几乎全部被歼灭。

不仅如此,战役指挥部还出色且灵活运用平野战役中的“诱敌”、“调敌”艺术,表现为下令1号团快速机动回到广教(平野东边),以便建立迎击从平野过来的敌军的伏击阵地。然而,为了“诱”4号海军陆战营(寻找美国顾问尸体)进入预期伏击阵地,1号团部署部分力量(2号营6号连)进行小规模的攻击,边打边撤,逐步将敌军诱进我军部署歼灭阵地的春山橡胶基地。当全部4号营进入伏击阵地,1号团一律开枪,灵活运用战术形式,进行包围、分割、迂回,部分歼灭敌军,进而歼灭敌军600多名,彻底歼灭伪军海军陆战力量的骄傲——“东海鳁鲸”营。

如此, 从正确选择“诱惑”目标、开展拦截敌军的防空阵地、迫使敌军投送到我军选定的地区等作战手段出发,战役指挥部出色运用“诱”敌出在工事外面、“调”敌进入我方选定的阵地等艺术,分别破坏敌军新时期的“铁车运”、“直升机运”等战术手段。从我国军队在抗美救国战争中第一战的平野战役中吸取的初步且珍贵经验教训是我国军民创新运用于下一个战役之中的重要基础,不仅在打败美军、伪军“特种战争”战略的阶段,而且在我国民族整个神圣抗战过程之中得到广泛运用。(完)

作者:政治学院陶维和大校硕士、陈文成上校、硕士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