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31 日 , 星期六, 08:26 (GMT+7)

2020 年 06 月 24 日, 星期三, 08:11 (GMT+7)
越南陈朝与第三次(1288年)反元蒙抗战中所用的“以逸待劳”计

在陈国峻和统帅部的领导下,越南陈朝军民的第三次(1288年)反元蒙抗战已取得了大胜,粉粹了敌人侵略大越的图谋。该战胜是许多因素的结果,其中含灵活地创造性运用“以逸待劳”计——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

附图

元蒙军侵犯富良关(谅山),开始第三次侵略大越时,陈仁宗国王问陈国峻:贼至如何?陈国峻回答:“彼若又来,我士习于攻战,彼军惮于远行。且惩恒、瓘之败,无有斗心。以臣观之,破彼必矣。”同时肯定:“今年贼闲”。这不仅是一位大臣安慰国王的回答,而且还是一位杰出政治军事家在敌我力量对比基础上的献计、认定和评估。

论攻打远征敌军,《孙子兵法·军争篇》曰:善用兵者,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那就是“以逸待劳”之计。作为“精通兵法”者,结合对前两次反元蒙抗战深入研究,陈国峻已同陈朝统帅部灵活地创造性运用“以逸待劳”计,率领军民粉粹元蒙侵略军第三次侵略大越的进攻。

首先,积极准备抗战,既险阻又牢靠地布置攻打敌军的作战方案。以浓厚的爱国主义传统、君臣一心、兄弟和睦以及从前两次反元蒙抗战中所得出的丰富经验,大越军民以主动姿态和高度自信进入第三次抗战。收到元蒙军企图侵略大越的信息时,陈朝赶紧为抗战做好多方面准备。兴道王陈国峻被国王任命为国公节制一职,督办检查朝廷的抗战准备工作,指导、指挥王侯、诸将和全国军民进行打仗。1286年7月,陈王下令王侯、宗室招募更多士兵,整顿力量,训练士兵;急于制造、修理兵器和战船;命令各将领镇守一些险要地区和方向,消耗和消灭敌军兵力:陈国瓒和阮蒯镇守谅山,陈庆余镇守云屯海区,陈日燏镇守白鹤区等。经过一段准备时间,当年农历十月(1286年10月19日至11月16日)已举行了一场大军演去评价我军民的作战准备能力。

与充分准备兵力和粮草的同时,陈国峻和统帅部还注重布置攻打敌军的作战方案。掌握住元蒙军侵略计划和我军势力,因此陈国峻不在边界附近地区或敌人大军可进入升龙之路上布置大本营和朝廷主力军。为了能顺利在陆路和海路上灵活机动打仗,他已布置了一支朝廷主力军的重要水兵力量镇守天长至塔山一带,布置军部镇守升龙和万劫中间。为了阻止敌军前进,杀伤消灭敌人,他还在湍急河流险隘山区布置朝廷军与各路府军和乡兵、民兵配合。以抓紧准备抗战,布置既险阻又牢靠、既可攻又可守、既可退又可进的阵容等这些事项,陈朝军民已镇守险要地区并在陆水两道在内的一些地区迎击敌军。

第二,“避其锐气;击其惰归”。第三次进攻侵略大越,除了将我国变成其郡县级的阴谋以外,元蒙军还希望能清洗前两次失败的耻辱。为了一定能胜,侵略之前,元蒙皇帝忽必烈已嘱咐其将士:不得认为交趾是小国而鄙视,不得焦急烦躁等。但依仗兵多将勇,且想立功,太子脱欢就“速战速决”妄图抓活全部陈朝君臣。明白敌军,同时已充分而周到准备力量、作战方案、兵器、粮草,尤其是对民族精神力量的绝对相信,陈国峻已同统帅部“以佚待劳”抗击元蒙军。为了“避其锐气”,他率领主力军安全撤退,只留下一支小兵力去阻止敌军,一边降低攻击速度,一边让他们主观忽视。敌军进攻升龙京城时,朝廷军和人民却暂时退到红河下游地区,设下“清野”——空城计。不抓到国王和统帅部,也不与陈朝主力军交战,而兵力在进攻路上却遭受重大损失,已使敌军疲劳,被迫停止巩固已占领地区。在敌军占领区的我军民连续进行小规模进攻,围歼敌军,让陈国峻及其统帅部有时间在打算疑兵引敌来攻的地区摆出反击阵势去打决战。对抗敌军的关键问题不仅用兵抵抗,而且还用奇谋去愚弄敌军。或用我方的遮眼法去愚弄敌方,或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法,以情为骗,以利为骗,以愚为骗,以智为骗,也以混淆虚实为骗,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敌方若骗我方必知,从中为战争赢得胜利而创造转折点。

未能达到侵略目的,又被孤立,陷入绝望,担心粮草补给困难,士卒疲劳,不知如何长期抵抗,因此脱欢忙于决定按陆水两道撤军回国,企图分散对方,希望能保全兵力。正确明了敌军的撤兵方向,陈国峻便在白腾江安置主力大军去消灭敌军水兵,同时用较强力量同民兵埋伏在通往边境道路上。以既险阻又牢靠的阵容布置和强烈的战斗气氛,我方已进攻全部消灭由白腾江撤退的水军和由经过内庞关的陆路撤退的敌军。同时打败退路上的两大军是“击其惰归”,仅用一半力量,却能攻击增加了一倍多。据孙子兵法,“归师勿遏,围师遗阙,穷寇勿迫”,但为了彻底消除元蒙军侵略大越的意图,陈国峻已灵活地创造性运用孙子兵法,在白腾江上打决战。

第三,焚烧、封锁、切断敌军的粮草、辎重、运输设备。粮草是保证远征军生存的最关键因素。从前两次侵略大越战争中得出教训,遭受失败的原因之一是缺乏粮草,此次,为了保障大约三十万名兵卒所需的粮草,除陆运之外,忽必烈皇帝命令水师将领张文虎跟随大军从海路运粮七十万石。为了护送此军粮船队,同时发起一个从水路进攻,忽必烈皇帝下令乌马儿、樊楫等人率领五百艘船从钦州进入大越。焚烧、切断敌军的一切粮草援助来源这一事是极为重要的,因此陈朝军民已设下“清野”计,并彻底消除其粮草运输队。

1287年11月末元蒙军开始侵略大越,由脱欢率领的军队攻取万劫之后尽力多方面巩固,以期继续进攻京城,但粮草缺乏问题已对其成了严峻威胁。为了保障战斗力,敌军已派兵抢劫当地居民的粮草,但他们遇见了“空城”景象并受伏击。1287年12月,由乌马儿率领的水兵护送张文虎所率的军粮船队,从钦州出发进入我国东北海区。陈庆余率水军截击,但失利,因此要撤军保全兵力并为下一场战斗做好计谋。经分析、评估情况之后,认定:乌马儿会主观、轻敌,快速机动在万劫与脱欢会面,将其军粮船队放在后边——此是他们的致死弱点。面临此情况,陈庆余设下埋伏阵容并率水军攻击摧毁了敌军的全部军粮船队。我军获胜并俘获大量俘虏、军粮和武器。敌军缺乏粮食,又生病,还被陈朝军民到处袭击,因此收到军粮船队被摧毁的信息时,全部将士精神疲惫,战斗锐气减弱;而陈朝大军的力量仍被保全,磨练意志,随时反击消灭外侵。这样,云屯海区战胜,彻底摧毁了敌军的粮草船队,陈朝军民使敌军极度绝望、慌张、恐惧不安,正如陈仁宗国王认定:“元兵所资者粮草器械,今既为我获,恐彼未知,犹或陆梁,将被俘人员释放回元军阵营,使他们闻悉粮食被夺而军心动摇”。

陈朝军民第三次反元蒙抗战中所用的“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军事艺术是非常宝贵的经验,应更深探讨并运用到卫国战争中。(完)

作者:第一陆军军官学校 阮文青大校、博士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