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03 月 09 日 , 星期二, 05:13 (GMT+7)

2020 年 12 月 18 日, 星期五, 09:53 (GMT+7)
越南西南边境保卫战争中的力量使用艺术

1979年西南边境保卫战争的胜利是具有重大意义的,粉碎了波尔布特—英萨利反动集团的侵越阴谋和行动,帮助柬埔寨人民摆脱出灭种惨祸,重新恢复国家。这场战争已留下了许多有关军事艺术特别是力量使用艺术的宝贵经验。

1975年4月上台后,受到国外反动势力的后盾,波尔布特—英萨利集团已背叛了柬埔寨人民的革命事业,破坏越柬两国人民之间的团结友谊传统,在国内实施残酷的灭种政策;无缘无故把越南视为“传世敌人”、“第一仇人”。

1975年5月,越南统一之后,波尔布特已出兵侵占越南富国岛和土珠岛,屠杀了500多个无辜平民;对边防部队进行挑衅,侵占越南西宁、菎嵩、多乐等省边境。1975年底,1976年初,波尔布特军突然深入入侵我国领土,有地方深入十多公里,如菎嵩省沙泰县,对越南人民犯下许多滔天罪行。波尔布特造谣诬蔑,大声认为“最需要注意的灾祸是越南”1。因此,他们加强各挑衅行动,在第五、第七和第九军区地区边境进行侵占;加紧准备战争,从解放时主力军七个师组建并发展到正规军十二个师,拥有齐全各兵种以及数万地方军,组织出动41%兵力和军火逼近我国边境。不顾越南和平外交的一切努力,波尔布特仍声明:“越柬矛盾是无法调和的生存矛盾,也无法以谈判方式解决的而要以军事措施解决的”2。1977年4月30日晚,利用我们军民纪念南方完全解放、国家统一两周年之际,波尔布特集团向越南安江省边境全线发起进攻,正式开始对我国西南边境发动侵略战争。

面临波尔布特军的阴谋和粗暴侵略行动,1977年5月23日,中央军委给南方武装力量下指示“坚决保卫我国领土主权,不容忍柬埔寨反动挑衅力量对我国领土的任何侵略行动;同时,尊重柬埔寨领土主权。想尽办法挫败挑衅者的士气,粉碎分裂印度支那半岛上各兄弟国家的阴谋”3。在我党、中央军委而直接为总参谋部英明、坚决、及时的领导、指导下,南方军民而核心为武装力量已英勇、智谋、创新战斗,把波尔布特军赶出边境,牢固保卫祖国的领土主权。与柬埔寨人民革命武装力量和起义运动配合,发起攻击,歼灭大部分波尔布特军,夺取政权,铲除残暴的灭种制度,建立人民民主制度,重新恢复柬埔寨国家。该场战争已留下了许多关于革命警惕精神、边境保卫就地力量的防守防御、军事斗争与政治和外交斗争相结合、来自我方边境的军事进攻与友邦境内的斗争、起义相结合等宝贵经验。

在防守、防御、反攻、进攻歼灭敌军,保卫祖国西南领土主权之中的武装力量使用艺术体现在以下一些基本问题上:

第一,调整、更换兵力,组织防守防御与运动战、反击、追击相结合,把敌军赶出边境,保卫人民、目标和地区。战争第一阶段,由于我方尚未预见到战争局势,因此受被动、出人意料,面对红色高棉军的侵入行动应付不好。但不久之后,我方已及时指导各省县和武装公安力量(即边防部队)赶紧调整编制组织,补充力量,在边境线上加强防守防御能力。在第五军区,我方派出嘉莱菎嵩省304营和得苏县17连与军区主力军29团和95团1营结合布置驻军在布朗(Bu Prang) ——德立地区去增加作战力量。设立各防御哨所和哨所群并形成各就地机动分队,与省县武装力量和边境各哨所武装公安打好配合进行营级、团级规模防御战斗、反攻、进攻,以便反击、追击,把驻扎在沙泰江、布朗(Bu Prang)哨所、张进宝等地区的敌军赶出边境并镇守、防御阵地,保卫人民。

中央军委通过关于保卫西南边境决议之后,我方就赶紧调整、更换并安置省地方部队各团、军区主力师,同时用国防部的一部分机动力量投入战斗,保卫河仙、朱笃、西宁等各重点。总参谋部派第三军团320师64团和10师代替第七军区力量,从东保滩(Bai Bau)至斜挪 (Ta Not)、巨江三岔口攻击敌军。在第九军区的重点方向,总参谋部派341师270团和炮兵连在河仙作战,7师141团、210炮兵团和装甲连在安江作战。同时,指导并赶紧重新安置和巩固地方军各单位、乡村民兵自卫队,与武装公安各单位打好配合,巩固工事、阵地、护栏、 障碍物等系统,夺取主动权,阻止并抵御敌军的入侵,保卫人民,维护边境安全秩序稳定,随时迎战敌军。

第二,将就地力量与战役战略机动力量结合起来,全方位攻击敌军。1977年7月,波尔布特军向安江、坚江、隆安、同塔等省份发起第二次大进攻,向西宁方向发展,对越南人民犯下许多令人发指的滔天罪行,大屠杀西宁省新边、边求两县的一千多个无辜平民。在我方尚未部署好坚固的边境防线的条件下,总参谋部下决定用国防部的一部分主力机动力量在许多边境地区打退敌军的进攻,夺取被侵占的地区。由于时间紧迫,我方不布置成进攻或反攻战役,而在各方向上部署进攻、反攻战役战略规模的机动力量。其中,用第四军团与第七军区武装力量配合在一号公路方向进攻歼灭敌军,第三军团10师和第七军区5师在沙密 (Xa Mat)方向攻击敌军,这两批力量同时向柬埔寨领土发起第一次进攻,在西宁方向击退敌军各次进攻,然后撤退巩固力量。发现我方向后撤军,1977年11月,波尔布特军继续发起新进攻,企图攻占西宁市,总参谋部已用国防部第三和第四军团的各主力师与第七和第九军区各主力师(共八个师)在七号、一号和十三号公路方向同时发起反攻,把波尔布特军赶出边境并向柬埔寨领土二三十公里纵深追击;攻占敌军各进攻跳板并停在棉末 (Mimot)、七号公路上一些地点、一号公路上鹦嘴 (Mo Vet)地区,打败了敌军五个师,挫败了敌军向西宁市侵占的计划。我方此阶段主要用国防部战略机动师和各军区各师在每个方向进行独立作战,在行进中进行突破、进攻,根据已确定的决心和计划击中目标,类似于胡志明战役中各方向的力量群。

第三,使用优势的集中力量,发挥军兵种作战的协同力量,组织一齐反攻、进攻,结束战争。1978年,尽管遭到严重失败,但由于受到外来军事顾问和军火的支持,波尔布特军仍新增力量,逼近我国边境进行挑战、进攻、侵占。尤为注意的是,当年年底,波尔布特布置五个师和四个团准备向西宁进攻,企图向我国领土扩大侵占地区。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已赶紧通过战略总反攻、进攻决心,歼灭全部敌军,胜利完成祖国西南边境保卫战争;同时帮助柬埔寨革命武装力量站起来打倒波尔布特灭种集团,将政权夺回到人民手中。知道我方的总反攻、进攻计划,1978年12月23日,波尔布特军出动正部署在边境地区的19个师中的10个师,在我国 西南边境全线发起进攻。面临此情况,在西南战线的国防部前方已指挥越南志愿军同柬埔寨革命武装力量在边境全线上发起总反攻、进攻。我方综合使用陆、空、海军4,以各种规模和形式连续反攻、攻击敌军,把波尔布特军全部赶出去,夺回祖国的全部领土主权。同时,继续进攻,快速冲破敌军的外围防线,歼灭了堵塞通往金边之一号、七号和二号公路的三个波尔布特主力军群(每个群体共四至五个师),与各方向和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武装力量打好配合进行总攻击,解放首都金边。我方和柬埔寨革命武装力量已歼灭并打败波尔布特军十八个师(其中扫除掉五个师),歼灭了12,000名敌人,活捉8,800名,解放了四百万柬埔寨人民,粉碎了波尔布特集团的统治,建立了柬埔寨人民共和制度。

西南边境保卫战争已经远离,但军事艺术尤其是作战中力量使用艺术的宝贵经验仍保留着原有的价值,借以我们研究并运用于卫国战争之中。(完)

作者:阮黄松上校、博士

                         

[1] 从敌军手中缴获的资料,文件号KC559,该资料保存在越南军事历史研究院图书馆。

[2] 越南军事历史研究院《越南军事史》,第十三卷,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14年,第99页。

[3] 同上,第104页。

[4] 从1978年12月24日至1979年01月02日为止,我方用三个军团(第二、第三、第四军团)、三个军区(第五、第七、第九军区)、173架各种飞机、160艘战船和运输船,总共约有25万军。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