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 星期三, 11:52 (GMT+7)

2020 年 07 月 29 日, 星期三, 06:42 (GMT+7)
越南军事文化中的宽容思想

在我们民族十分丰富的巨大文库中有一个反映千难万苦但战功无比显赫的反外侵斗争事业的内容,是形成军事文化——越南文化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的科学依据。军事文化体现出特殊、本色、风格和独特的,但总之而来为维护、定型、重修人民生活中的真善美价值观作出贡献。在建国和卫国及维护独立的事业中,为了在各场战争中取得战胜,越南民族不是用一切代价的而是用十分文化的行为换来的,其通过每场战斗、军事艺术乃至取得战胜时而体现出来。之所以有那种文化,是因为越南民族一直以“仁义”为政治、军事、救国、卫国路线中的贯穿思想。该路线、政策是宽容思想、人文性、利他之心的——越南军事文化的核心思想价值观。

1. 只在敌寇强制我们进行时才进行战争

作为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因此在建国和卫国史上,越南始终想尽办法遏制、消除并化解战争危机,避免国家遭受战火破坏。实现“保邦于未危”,和平时就为国家做好准备,“太平须努力,万古此江山”[1],实际上是提高防备能力,粉粹外寇的侵略图谋。越南各封建朝代在历史上都有明智、柔软又灵活的外交措施,以期保持和好,避免干戈;发生战争危机时,始终想尽办法遏制、消除、化解战争并只在别无其他选择时才进行战争。

在三十年革命战争中,胡志明主席和我党已作出一些敏锐又正确的决策,旨在分化敌寇,迟缓并化解战争;同时在敌寇故意挑起战火时积极为国家随时应战做好各方面准备。1945年八月革命成功之后,年轻的越南国家面临法殖民主义侵略的危机,我们已签订《越法初步协定》,在枫丹白露会议上争论,然后是《越法临时协定》,这些都是为了迟缓、化解并不让战争发生,有条件巩固国家。当这种善意得不到满足时,迫使我们进行战争。这一问题明显体现在胡志明主席的全国抗战号召书“全国同胞,我们要和平,我们已让步。但我们越让步,法国殖民主义者越得寸进尺,是因为其妄图再一次侵占我国!”[2]

当前,执行卫国任务,我党始终坚持全民国防、人民战争路线,其中以预防、消除战争和冲突危机为主要,主动从早从远卫国;根据“添加好友减少仇敌”观点,从确定仇敌转成确定对象和合作伙伴。坚持以和平手段解决争端和分歧的指导方针,避免被卷入对方的挑衅;维持内部稳定,重视消除不利因素,特别是可能导致突变的内部因素。实行多边化、多样化的开放外交政策,越南是亲友,是可靠的合作伙伴,是国际社会的负有责任成员国,那就是军事文化的人文性。

2.以方法取胜代替以军火取胜

在民族解放战争中,越南已有效发挥造成我军战斗力的两项基本要素的作用——那就是人和军火。但从力量和战争武器装备上对比,与敌寇相比较,我方处于不利之势,因此我方重视以方法取胜的,而不是以战争武器装备取胜;其中以发挥全民族综合力量,军事艺术,政治、外交斗争与军事斗争相结合为主要的,决定的。

坚持并高度发挥人民战争路线的作用:发动人民战争这一问题已成了越南民族独一无二的传统和文化。由于坚持人民战争路线,因此爱国之心和民族共同体固结之神得以高度发挥;同时明显肯定人民的作用,“全民为兵”,“众志成城”,“举国迎敌”,唤起民族的坚强意志,“臣首未至地,陛下无烦他虑”[3]。“陛下先断臣首,然后降”[4],“宁为南鬼,不为北王”[5]。这一问题还体现出,为保持越南文化根源和本色而战。“为长发而战,为黑齿而战,打得他只轮不返,打得他片甲不留,打得他使知英雄南国之有主”[6]。在胡志明时代,“不论男女,不论老幼,不分宗教、党派、民族。只要是越南人就要起来抗击法国殖民者,拯救祖国。有枪的用枪,有刀的用刀,没有刀枪的就用锄镐棍棒。人人都要奋力打击法国殖民者,救国”[7]。坚持全民国防、人民战争路线这一事是我党的基本观点,是新情况下军事国防战略的核心思想,是越南军事文化的高度发挥。

以计谋而打仗,以时势而赢胜:以独特的军事艺术打败敌寇是军事文化的,某方面上也体现出越南军事文化的宽容思想。以独特军事艺术打败敌寇的传统集中于“以小胜大,以少敌多”,“以弱制强,或攻人之不备;以寡敌众常设伏以出奇”,“以短兵制长阵”的艺术,以短制长是越南兵法的常事。发挥民族独特的抗敌传统,越南军事艺术不断发展并日益完善。重视以“力、势、时、谋”抗击敌人,以“谋、计、势、时”战胜敌人;基于全民力量以发挥综合力量为基本,在限制敌寇的强点并深挖其弱点的基础上实施有重点的歼灭性打击与广泛的消耗性打击结合。在选择作战目标时,尽力避免民事、居民区、医院、学校、文化工程等目标;选择重点作战地区时,大部分是有利于我方、不利于敌方、我方有条件歼灭敌人而不大影响到民事活动的山林地区。

一直提高军事活动中的人文性:越南民族在战争中的基本观点是节省兵力,限制伤亡,使敌人陷入困境,削弱和失败。敌寇已投降或被逮捕时,包括外籍俘虏、降兵在内的都受到宽大对待,保护生命安全,尊重人品。陈朝代,陈日燏在自己队伍中还组织了一支宋人队去抗侵略。敌寇被包围,被消灭危机之时,“予亦体上帝孝生之心”,甚至还给粮草和船只马匹以便返还国,因此“既渡海而犹且魂飞魄散”,“已还国而益自股栗心惊”。连不共戴天的敌人,胡志明也肯定“打滚美军,打倒伪军”,“边打边谈”,为对方在名誉上结束战争提供条件。那就是战争指导方针,同时体现深度的人文思想,超过了一般文化价值观,成了任何时代军事文化价值观的顶峰。

与其它斗争形式相结合:越南民族一贯以“不打而胜”思想为卫国良策;以军事斗争与政治和外交斗争相结合从而形成战胜敌寇的综合力量为战争指导方针。黎朝代,我民族十分重视与敌寇讲和以期准备作战,“外表假托和亲”以便“内里锻冶军械”,“捐钱、募兵、杀象犒军”;围城时就坚决消灭援军,废除粮草资源,实现“我谋伐而心攻,不战自屈”[8],强制敌寇投降并撤军回国。在民族解放战争中,我方十分重视政治斗争,积极开展兵运、敌运工作,打入人心,拉拢迷途出轨的人返归正义,限制流血。实施边打边谈艺术,而最突出的是1954年《日内瓦协议》和1973年《巴黎协定》,那就是战争外交艺术顶峰的发展,有助于战场上的作战。在战争中一直分清敌人与敌国人民,将民族力量与时代力量紧密结合起来,分化敌人,在最有利条件下争取优势结束战争,限制伤亡,避免国家遭受严重破坏。

3.终结过去,展望未来

这就是明显体现越南军事文化中的人文性和宽容思想之美。战后,实现全民族大团结政策,越南始终人道性对待迷途出轨的人,其人格得以尊重并为其能与社区融合和谋生提供条件。对侵略军、俘虏和降兵,都得以宽待,为其返回国家与家人和亲戚团聚提供条件,日后要想探访越南,都被友谊地热情欢迎。对在越南参战各国,我们已逐步建交,进而正常化关系,本着越南是亲友、可靠合作伙伴又是国际社会负有责任成员国的精神加强各领域上的合作关系。那些事只来自越南民族崇高的人文性和利他之心的。

军事文化中的宽容思想是我们民族在建国和卫国史上的特色、传统及最为关键的内容。因此我们要在建国和卫国事业中继续研究、运用并不断发展这个思想。(完)

作者:陈太平中将、副教授、博士和周友军大校、博士同著

________________

[1]吴士连著《大越史记全书》,第一卷,文化通讯出版社,河内2006年,第328

[2]胡志明,《全集》,第四卷,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11年,第534页

[3]越南军事历史研究院,《越南军事史》,第四卷,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3年,第148页

[4]同上,第四卷,第169页

[5]同上,第四卷,第176页

[6]同上,第七卷,第186页

[7]胡志明,《全集》,第四卷,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11年,第534页

[8] 阮梁壁著《阮廌抗敌救国》,人民军出版社,河内1973年,第640页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