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 星期日, 05:10 (GMT+7)

2020 年 04 月 23 日, 星期四, 14:32 (GMT+7)
论1975年春季总进攻的创造优势与实力艺术

1975年春季总进攻开始于1975年3月4日,结束于4月30日,发起了针对西原、顺化和岘港、西贡的三大战略攻击,同时还发起各个战役、作战活动。为了让总进攻取得胜利,解放南方,统一祖国,在党的英明领导下,我方军民灵活且有效运用人民战争艺术,创造比敌人强得多的势力和实力,成为制胜的决定性因素,也是越南军事艺术的特色,引出若战略性的学术问题。

武元甲大将和中央军委领导就胡志明战役的演进进行跟踪讨论

第一,我们在西原战场上的战略性攻势的初衷是部分消耗敌军的重要力量,解放邦美蜀市和西原地区南部,扩大范围,西原与东南部地区连接,进行割断,打造战略性的新局面。为了实施该计划,在力量和器材方面创造优势是重要因素,战场总司令部、指挥员及策划机构细心划定,充满军事艺术。据此,我方主动将就地力量(步兵营28个和游击民兵力量)与总司令部增援的力量(步兵营14个)和第五军区、东南部地区的主力军结合在一起,形成强大的战略集团,与敌军相比之下创造兵力和器材方面的优势,尤其是战役的主要进攻方向和邦美蜀重点突破口。尤其是,在这一战役中,疑兵、创造优势、占有主动权等艺术也是我方在战役级、战略级的突出和成功之处。通过一系列精心的疑兵措施,我军引起敌军西原北部的主力机动力量并对他们进行牵制,使得西原南部出现漏洞,有利于我方集中力量进行强劲的攻势,让他们出乎意料,进而遭到失败。这种疑兵艺术改变敌我双方在西原战场上的利于我方、不利于敌方的力量对比。虽然我方只增援四个步兵师(316号、968号、10号、320号师),但是赢得了压倒性优势,尤其是战役的主要攻击方向。与此同时,我方将包围、分割作战方式与灵活、尖锐、凶险、稳扎稳打的战法委婉结合在一起,所以关键之邦美蜀初战快速获胜。

邦美蜀初战的胜利为我方歼灭伪军在福安地区驻军的23号师提供有利条件和基础,有利于战略、战役方面的发展势头,使得西原武装力量破坏敌军的防御阵势,全部歼灭、击败敌军在西原的力量,解放全部西原地区,快速攻击中部沿海地区,将敌军的战略部署阵势割断,一分为二,为战略进攻发展成为南方整个地区的总进攻创造有利条件。据总参谋部1976年公布的1975年春季总进攻总结资料显示,如果1975年2月份,在南方的敌我双方力量对比为1.7/1,其中主力军力量对比为1/1.03,地方军力量对比为4.9/1,那么1975年3月18日在整个南方地区发起总进攻时,敌我双方兵力对比为1.38/1, 其中主力军的为1/1.26,地方军的为4.5/1. 实践表明,西原战场上的战略攻击胜利不仅在战略、战役发展迈出一大步,而且有助于改变战略性力量对比,有利于我方。

第二,当西原战场上的战略性进攻初战集中攻击在邦美蜀进行反击的敌军并部署力量拦截、歼灭伪军第二军团在7号公路撤退的残余力量时,我方的广治顺化军区、第五军区、第二军团一齐发动中型规模的两个战役,攻击伪军的第一军团、第一军区。当西原战役获得胜利时,敌军的战略阵势面临一分为二的分割危机,伪军第三军区受到直接的威胁,我方迫使敌军撤离广治,进行战略龟缩。在我方战场上各方面快速发展的背景下,1975年3月24日,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决定开展针对岘港的攻击。在中央军委和总司令部的直接领导、指导下,我方广治顺化军区、第五军区和总司令部的主力军第二军团快速把中型规模的战役发展成为大规模的进攻战役,快速歼灭敌军大量兵力,解放岘港和顺化。

虽然我军在此进攻过程的兵力、武器装备不如敌军的,但是从优势上看,我军显得优越,表现为西原战役的胜利优势,包围分割局势,更为重要就是秘密、突然抓紧时机创造压倒性的优势和实力,各个力量快速攻击顺化、三奇、岘港等目标。因此,开展一个月多时间的进攻,我方以西原战略进攻和顺化、岘港战略进攻获得巨大的胜利:歼灭并击溃敌军在兵力强大的两个地区的全部军事力量和伪政权系统,解放16个省份、5个城市及许多县份、分区、军事要地。解放区范围得到扩大,占南方土地面积四分之三、占人口二分之一。顺化、岘港战役(1975年3月29日)获胜之后,敌我双方力量对比为1/1.14(敌军士兵464,000名,我军士兵530,000名)。其中,主力军对比为1/1.95(敌军235,000名,我军457,873名),地方军对比为3.2/1(敌军229,800名,我军71,727名)。如此看来,在与敌人斗智斗勇的一段很短时间内,敌我双方在战场上的战略力量对比明显改变。敌军力量大大下降,而我方力量明显提升。

很明显,我方以决定性意义的西原战略进攻的胜利和快速且轰动的顺化、岘港进攻胜利粉碎敌军的战略龟缩企图,有助于改变敌我双方的战略和战场规模的优势、实力对比。从此,在战争局面引起了质变,打开前所未有的新战略局面,是我方达到更大的战略目标、预期目标的重要基础和前提。

第三,在西贡嘉定市直捣匪穴的战略决战。在提前预测“时机计划”的基础上,当完全解放南方的时机出现时,政治局主张:尽快集中力量(12个师以上)、技术、武器装备在雨季前解放西贡嘉定。随后(1975年3月30日和1975年4月14日),政治局正式下决心发动胡志明战役,这是以军兵种大规模协同进攻形式结束战争的战略决战战役。

该战略性战役中的创造优势和实力艺术就是及时发现、把握并彻底利用战役、战略时机,灵活且创造性运动智谋、优势、时机,指挥部的正确且英明的领导、指导、指挥艺术等。那就是各个力量神速机动、协调配合军兵种、进攻、崛起的科学基础,创造比敌军优越的优势、实力,在攻击西贡的各个进攻方向完全占有压倒性的优势。

对于阵势,我方主动、积极建立艺术高度发展的人民战争阵势,两种力量三种军的阵势,包围分割阵势,人民群众的进攻和崛起阵势,在要地驻军的阵势等等。而敌军正陷入崩溃、惊慌、败局等阵势。对于实力,我方以大规模进攻消耗敌军大量兵力并降低敌军实力。况且,我军主动组成强大的主力兵团,改变了敌我双方根本性的利于我方不利于敌方的力量对比,敌我力量对比分别是1/1.7(主力军为1/3),对于技术武器,我方集合地面火炮516门、防空导弹和火炮550枚、门及A37型飞机一连、坦克和装甲车320辆,而敌军处于“力不从心”困境。那就是根本性的有利条件,营造优于敌军的综合实力,粉碎西贡政权和军队的最后企图,解放南方,统一祖国。

如此,敌我双方经过55天的斗智斗勇之战,在我党的英明领导、中央军委和总司令部、指挥官及战场、战役机关的智谋、创造、灵活指导、调控、组织、指挥下,我方军民以1975年春季总进攻创造二十世纪的历史奇迹。此胜利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经验教训,其中战役作战过程中创造优势和实力这一教训永远是历代越南人在全民国防体系的优势和实力建立事业中继续继承、研究、运动的军事精髓,以便捍卫祖国。(完)

作者:黄春然副教授、博士、大校和苏辉渠硕士、上校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