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01 日 , 星期二, 00:11 (GMT+7)

2016 年 05 月 05 日, 星期四, 07:54 (GMT+7)
抗美救国战争的决胜因素

抗美救国战争是越南民族在20世纪中为争取独立、自由而打击外国侵略者的最伟大的事件。这是一场由一个国土不大、人口不多、经济贫穷落后的小国——越南对抗一个经济、军事潜力居资本主义首位的帝国——美国的战争。经过21年(1954至1975年)艰苦牺牲的抗战历程,在越南共产党和胡志明主席的领导下,越南人民已一次又一次挫败了美帝国的各种战争战略,取得了逐步胜利,并于1975年春季取得完全胜利。抗美救国战争的历史表明,这一革命成果是由许多因素构成的;其中,较为显著的包括以下基本因素:

第一,党的正确、创造性的政治军事路线和革命战争实施方向是抗美救国战争的决定性因素。在分析、评估各方面情况,尤其是国内与国际形势的基础上,我党已决定同时在南方和北方分别实行民族民主革命及社会主义革命两大革命战略,高举民族独立和社会主义的旗帜。

在上述正确、创造性的战略路线和南方革命实践的基础上,我党已针对革命的不同阶段及时制定正确的领导路线,确保南北两方全军全民的斗争取得越来越大和全面的胜利。这要求我们实行越共二大十五中全会决议和1960年越共三大的决议,南方革命从保存力量局势转为进攻之势,因而挫败了美国“特种战争”战略。越共三大十四中全会决议已成功指导1968年戊申春节崛起总进攻,使美国的“局部战争”战略失效。在1973年二十一中全会的指导下,我军的战略反攻已取得了胜利。尤其是197410月和1975年初的政治局会议已及时、正确地对敌我两军的力量进行评估,把握历史时机,通过并下战略决心实行南方全部解放战略。基于此,我国全军全民已胜利地实现了1975年春季总进攻与崛起战役。

第二,进行人民战争,全民、全面构成综合力量,取得胜利。面对抗美救国战争,当敌方的军事力量及经济潜力比我强大几倍,我党确定要进行人民战争的路线,同时划出与其相对应的方针及方式,确保我军越战越强、力量日益发展,创造并保持战略主动之势,促进抗战稳步前进,走向完全胜利。

我党的战争指导艺术的独特之处还表现为:在进行全民、全面战争,迫使敌人出力应付的同时,我党重视将力量向各重点地区聚集并运用各种军事攻击打败敌人。抗美救国战争的实践证明:必须进行军事攻击,并且只有军事胜利才能消灭和瓦解敌人的军队,即侵略战争的“脊椎”,从而挫败美国的侵略意志,推进世界人民乃至美国人民反对侵略战争、要求美国退兵并结束其对越南的非议战争的浪潮。

正是武装力量的军事攻击打破了敌人的各场进攻、反攻,挫败了美军在越南实行的各个战争战略。同时也促进了政治斗争,为外交斗争创造了有利条件,为反美统一阵线创造了推动力。因此,人民战争体现在紧密、协调地结合各方面的斗争,其军事斗争在抵抗美帝国的战争中起着关键作用,为取得胜利构成综合性力量。

第三,正确地解决战略后方与当地后方、国内后方与国际后方的关系。

我党特别重视后方的地位,包括:北方的战略后方和南方的直接后方,其中北方的战略后方起了决定性作用。尤其是从1965年起,十一中全会议强调抗美救国是全党、全民、全军的首要任务,北方发挥了其社会主义体制的优越性,形成强大力量,确保大后方能够边建设边打仗以稳固地自我保护,同时动用更多人力、财力来援助南方抗美。

与此同时,当地后方的形成和发展与南方革命的强大一直保持着密切关系。由于正确、和谐地结合并解决全国的战略后方与当地后方的关系,保持、维护运输血脉,特别是北方不断强大的形势,因而促进了南方革命的发展,稳步前进。反过来,南方革命的每一次胜利均有助于捍卫北方的社会主义建设,增强信心,支持北方军民为骨肉相连的南方和祖国统一事业而刻苦牺牲,加倍努力,“一人干两人活儿”。

40多年已经过去,但抗美救国战争取得胜利的决定性因素仍未过时。这是多么宝贵的经验,我们要不断地对其进行研究和总结,以付诸实践,满足新形势下捍卫祖国任务的要求。(完)

作者:越南军事历史研究院 阮功熟大校、博士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