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07 月 17 日 , 星期二, 18:43 (GMT+7)

2018 年 07 月 13 日, 星期五, 20:31 (GMT+7)
对方眼里的1968年春夏9号公路-溪生战役

自从1968年春季9号公路-溪生进攻战役结束以来,美国和西方一些国家已纷纷出版诸多相关刊物、研究项目和文章,其中提及直接参战的美国将领的见解。尽管提及角度有所不同,但大部分意见都认为,美国在此独一无二的战役遭到严重惨败。

溪生对参战两方均有战略地位。对于越南南方解放军,这是北方大后方和南方大前线的连接枢纽。对于美军,这是战略防御线,遏制北方军队的进攻和支援,保卫南方共和制度,因此,双方都誓必占领和守住这个地区。为此,双方已跟踪彼此一举一动,旨在划定自己的战略。从1967半年末,发现南方解放军诸多主力单位在全战场上转移,五角大楼已判断越南北方准备进行大规模的军事计划。

面对此情况,白宫和西贡已纷纷召开多场特别会议,美国政界、军界商讨并推论道,越南北方想在9号公路-溪生重演另一场“奠边府”战役。极度担心这个问题,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Lyndon B. Johnson)要求各位将领“用鲜血签名”,承诺保障溪生不被失守。据此,美军驻越总指挥威廉·威斯特摩兰( William C. Westmoreland) 将军立即把美军三个师调动到越南南方北边。尽管把南方解放军在溪生的行动视为“共产派进攻的主要事件”,但威斯特摩兰仍“自信”宣布,凭借现代的武器装备和强烈的火力,尤其是坚固的基地,“溪生将给美国带来胜利”。评论这个事件时,Neil Sheehan作者写道,越南共产者并不想在此重演“第二个奠边府”战役。他们的目标是威廉·威斯特摩兰,而不是被保卫的堡垒。这只是一个陷阱,使美军总指挥预料不到真正的目的。

的确的,越南国防部已主动开展9号公路-溪生进攻战役的战略疑兵,同时攻占这个战略地区,打通北方想南方的战略运输线。

观察战役过程,Maicol Maclia史学家已把此战头日子里的恶劣性质描写为:“1968年1月21日凌晨,北方军队的远程火炮以高度精度打响了溪生包围战”。法国报纸,尤其是日报都纷纷登载溪生的战事,并评论道美军保障问题遇到很大困难。“在溪生周围高地群,粮食和饮水情况非常严重。饥渴、破烂折磨着驻扎881高地和861高地的美军”。国际期刊已开门见山地评论道,美军和西贡政府的实际情况各方面都恶化,不知道战事往哪儿走,西方国家热爱自由与和平的人民都感到不满。该战争也许将要结束了。

从已获解密的材料可见,美军将领在1968年6月致给美国驻西贡大使馆的报告已承认,溪生是美军头一次因对方的压力而撤军一个重要军事基地的地方。西贡《光线报》6月27日描写,美军的撤军非常正规,但仍被对方发现和努力拦击。法国《巴尔的摩太阳报》1968年6月28日也报道,美军已被逼迫撤军溪生——坚固防守军事基地,结局非常悲惨。

撤军后,美军担心要面对国内报界。因为,此前四个月,美国总统约翰孙已宣布“以一切代价驻守溪生”,美国政府发言人John Carol还宣布“战胜”,“溪生已获解围”。但是,《巴尔的摩太阳报》记者已揭穿这个事实,6月34日,美军已被逼迫撤军溪生。当然的,美军指挥部立即反驳这个消息,但John Carol强调,水兵陆战员知道这件事,越南北方知道这件事。白宫的笨拙隐瞒已被揭底,美国和世界各国热爱和平人民的斗争浪潮纷纷兴起。这样,美方打断越南北方的支援线的阴谋已遭到惨败。

总而言之,尽管对9号公路-溪生战事的认识仍未达成共识,但对于南方解放军,1968年春夏9号公路-溪生进攻战役的胜利有助于对美帝国侵略阴谋给以严重的打击,逼迫约翰孙政府下级战争,停止从20纬线以北地区轰炸,派团参加巴黎会议,与河内进行谈判。对于美国,9号公立-溪生的失败已加剧内部分化,推动各阶层人民的反战运动。正如史学家罗纳德.斯佩克特(Ronald Spector)表示,没有理由认为溪生战事是美国所宣布的胜利。以无谓的牺牲和错乱的战术,撤军溪生事件已深深地刻在诸多美国人的脑海里。

自从9号公路-溪生战事结束以来,美国和西方一些国家若干战略家、将领和记者已集中研究分析、评价并指出美军失败的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美军因不能保障驻扎溪生兵士的生活物质而失败。六千多兵士思想非常慌张、动摇,最大的威胁是死亡的临近。截至目前,美国老兵John Scott Jones仍悲叹,我们已躲避在那些小小的地洞,很多炸弹已被投掷,很多人死亡和受伤。美国联合通讯社(AP)评论道,在溪生生活就像死囚坐在电椅上一样。

第二、南方解放军建立了已得到1954年奠边府战役检验的围困工事、阵地系统,以对付美军现代武器装备和强烈的火力。驻扎溪生的美军司令在报告中写道,他们要使用一千枚炮弹来破坏30米战壕和几个南方解放军兵士。

第三、南方解放军边进行战略疑兵,边决心攻占9号公路-溪生。Michael Mc Lear 在《越南:一万天战争》一书中已评论,戊申春季的各场战斗让人家感到溪生只是一场包围战而已。这样,越南北方是疑兵的老师。这个问题还得到武元甲大将在1994年9月就9号公路-溪生战役接受采访时肯定,美军空军能力非常强大,重演一个“奠边府”是不可能的,我军实际上的目标是给美军造成损伤,使美军被沦陷,失去战斗意志而最后不得不撤兵。上述目标经交战六个月后已达到,美军大量生命力连续被消耗。

第四、南方解放军的优秀领导指挥队伍与全体官兵和其他力量坚决、连续进攻美军,这是造成强大突破力量、快速取胜、限制伤亡和损失的重要因素。值得一提的是,各单位、战斗方向的政治精神和作战任务的建立工作已为巩固决战决胜精神作出贡献。

美国一些书报仍故意为美军的错误辩护。但是,他们怎么说也辩护不了美军在溪生的惨败。《纽约时报》在香港报道,亚洲70%人民相信美军撤兵溪生的理由是因为被对方打败。(完)

作者:越南军史研究院副院长张梅香大校、博士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