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09 月 24 日 , 星期四, 06:40 (GMT+7)

2020 年 08 月 21 日, 星期五, 07:20 (GMT+7)
八月革命的胜利及武装力量建设的经验

1945年8月,越南全民一齐站起来进行总起义,推翻了殖民主义制度和封建制度,将政权夺回到人民手中,创造了一个伟大的转折点,开辟了民族独立与社会主义相结合的新纪元。该成功已肯定越南共产党和胡志明领袖的正确领导,尤其是武装力量建设和革命斗争问题。

深刻领会马列主义关于群众武装、用暴力革命斗争夺取政权的观点,我党从一成立已确定通过群众的暴力革命去“推翻法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使越南国获得完全独立;建设工农兵政府;建立工农军队”[1]。据此,各斗争高潮都注重建设武装力量。在义静苏维埃运动中,各地方已建立起自卫队,其任务为保护乡村和群众。“这些自卫队是武装力量的第一个萌芽——由党领导的、人民的、为人民的革命军队”[2]。1931年底,在殖民主义和封建政权的残酷镇压下,人民的斗争运动陷入了低潮阶段,包括自卫队在内的革命组织遭到了严重损失。为了保全力量,印度支那共产党的行动计划确定:“将队伍安排整齐,随时准备武装暴动,决心推翻压迫者”[3]。以此指导思想,因此在革命碰到困难的时期,工农自卫力量仍被组织起来,等待时机蓬勃发展。

武元甲同志检阅为1945年9月2日独立大典准备的越南解放军

1. 为建设革命武装力量做好各方面准备

在1935年3月召开的越共一大上,越南共产党已作出有关自卫队和确定自卫力量建设原则的专项决议,这就是我党关于武装力量建设的最基本的第一个观点。1940年9月,北山起义爆发,我党的第一个武装组织——北山游击队从起义中诞生了,预报越南革命的新时期——成立革命军事组织、进行政治斗争与武装斗争相结合去夺取政权的时期。

1941年5月,在阮爱国领袖的主持下,我党八中全会已确定:“印度支那革命必须以一场武装起义而告捷”[4];其中已决定成立各自卫队和各救国游击队、游击小组,以其作为各地革命运动中的冲击力量。这是我党关于武装力量和武装斗争思维的新发展,为全民进行总起义夺取政权打下基础。落实中央的主张,各地救国会已积极选拔热情奔放的人,建立各救国自卫队以保护群众和包围反动分子。每个乡又选出一些优秀队员建立乡级战斗自卫队,以其作为承担警戒、保卫干部和会议、与上级保持联络沟通、购买武器并随时接受任务等工作的骨干和机动力量。1942年02月,我党继续肯定:“必须组织并巩固各自卫队和游击小组,同时给这些组织进行军训”[5]。据此,全国许多地方已建立了武装组织,准备斗争夺取政权。

与力量建设的同时,我党和胡伯伯还重视作为驻扎基地和力量建设及巩固的各根据地建设。所建成的头两个根据地是以高平武装队活动为核心并由胡志明领袖直接指导的高平根据地和由中央直接组织的北山—武涯根据地。1943年底,该两个根据地被连接在一起,形成扎实而连环阵势,为含高—北—谅、河江、宣光、太原等省份及周边地区在内的越北解放区的诞生而提供前提。与此同时,陈兴道(东潮)、光中(和平—宁平—清化)、韵—贤良(富寿—安沛)、永山、大山(广义)等抗日战区陆续诞生。

2. 成立三种军武装力量

从红色自卫队、北山游击队和南圻游击军的活动实践出发,我党作出认定:尽管战斗非常勇敢,不怕牺牲,吃苦耐劳,为保卫干部和革命群众及限制敌人导致的损失做出贡献,但这些武装组织还分散活动,在力量建设和发展中尚未统一。为了克服上述局限,就在成立越南宣传解放军队——一种越南革命新型军事组织形式,即今我军前身的指示上,胡志明领袖明确:“要想行动能获得结果,就军事而言,主要原则就是力量集中原则”[6]。与前诞生的救国军队一起,三军武装力量组织体系已初步形成,包括高—北—谅根据地的主力军队、各省县的集中游击队以及各乡的救国自卫、战斗自卫力量。1945年4月,北圻革命军事会议上决定把全国武装力量(越南宣传解放军、救国军和其他武装组织)统一成越南解放军。1945年5月15日,在定边上(太原)举行了把各武装力量成为越南解放军的合并典礼,在越北解放区,一些省的各解放军单位也得以成立。

从1945年5月底,全国各救国组织也建立了各自卫队、集中游击队,如陈兴道战区,刚成立时的游击队共约有200个人,但一个月后已共有500个人。在光中战区,除了各战斗自卫排以外还有一个常设解放军武装排。在北江、海阳、河东、河南、和平等许多其他地方,各救国自卫队和各集中游击队也得以建立和发展起来。在中部地区,工人自卫队、救国自卫队在荣市和水滩成立;承天顺化各乡都有越盟组织的自卫班、自卫排;巴丝游击力量(广义),成立时只有一个排,但五个月后就已发展成两个驻扎在永山和大山战区的集中游击连。仅在河内,到1945年8月中旬为止,“集中战斗自卫力量增加三个支队,共有700多个人,另外还有几千个就地战斗自卫”[7]。许多省还成立各武装冲锋青年队和各除奸灭反“名誉”队。

3. 以武装力量为总起义夺取政权的核心力量

从1945年5月起,武装力量不断成长,促进抗日及其走狗斗争运动的发展,面向全国总起义。代表为陈兴道战区武装力量,已解放了广宁、海防、海阳等省份的一些县。收到日军即将向盟军投降的信息,我党和胡伯伯认定:夺取政权的时机已到,全国起义委员会于1945年8月13日正式成立并颁布了“第一号军令”,下令总起义,号召越南解放军“应集中力量,赶快打进敌人的各城镇;阻击他们的退路,缴获他们的武器”[8]

落实越盟总部和起义委员会的指导,从越北根据地到各战区的各解放军单位和游击军组织进攻敌人,为群众站起来夺取政权打开道路。一个主力武装单位从新潮基地前往太原,配合人民成立革命政权并直往河内。在谅山,解放军单位同人民攻克同煤营寨,迫使日军请降;韵—贤良战区的各游击,和日军激战一天后,已迫使他们派人调解,承认交出武器。配备武装的福安自卫小组已帮助游街团进行包围并解散敌人政权。潘廷逢游击连从永山战区已散布去进攻各军营,然后配合黄花探游击连成为群众站起来解放各县并占领广义省会的骨干力量。全国许多地方,在各级党部和起义委员会的领导下,人民群众的广大政治队受到武装队的支持已一齐站起来夺取政权。1945年8月19日,河内十多万人民上街游行示威并很快变成一场总起义。河内人民在战斗自卫队的协助下先后攻占了敌人的北部钦差府、保安营等首脑机关。河内人民斗争夺取政权的胜利标志了总起义所取得的成功,促动全国各地站起来将政权夺回到人民手中。以武装力量为靠山,以武装斗争为核心,全国各省市的总起义夺取政权已快取胜,限制伤亡。显而易见的,“如果我党以前不建设武装力量并不建立广大根据地,以其作为政治力量和政治斗争运动的靠山,并且当条件已成熟时而不快速发起武装起义,那么革命也就不能快速取胜的”[9]

武装力量建设和革命斗争是一个长期而耐心的过程且必须置于党的绝对、直接、全面领导之下。只有这样,无论敌人如何残暴镇压,那么该力量也不被消灭,反而继续得到保持并日益成长壮大,成为雄厚力量,在革命斗争中起着核心作用。1945年八月革命武装力量建设及其作用是一个有价值的经验教训,应得到进一步研究、发展并运用到建国卫国事业的实践之中。(完)

作者:越南军事历史研究院 黎青排大校、博士


[1] 越南共产党《党的文件全集》,第二卷,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1998年,第二页 

[2] 越南人民军队党部历史,第一卷,人民军队出版社,河内2009年,第30页

[3] 越南共产党《党的文件全集》,第四卷,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1999年,第28页

[4] 越南共产党《党的文件全集》,第七卷,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0年,第129页

[5] 越南共产党《党的文件全集》,第七卷,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1999年,第299页

[6] 胡志明《全集》,第三卷,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11年,第539页

[7] 越南军事历史研究院《越南军事史》,第四卷,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19年,第478页

[8] 越南共产党《党的文件全集》,第七卷,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0年,第421页

[9] 越南共产党《党的文件全集》,第21卷,国家政治出版社,河内2002年,第631页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