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02 月 28 日 , 星期日, 00:55 (GMT+7)

2020 年 11 月 23 日, 星期一, 06:56 (GMT+7)
朝着自主、自强、两用方向建设越南国防工业

“朝着自主、自强、现代与两用方向促进国防工业发展”是提交越共十三大的政治报告草案的内容之一。这就是具有战略性意义的重要定向,满足新形势下建设军队和保卫祖国的要求。

武器和技术装备上独立、自主问题是世界上任何国家的目的地;其取决于国内外许多要素,尤其是每个国家的实力。因此,在提交越共十三大的政治报告草案中将“自主、自强、现代与两用”这个词组作为越南国防工业的发展目标,与我党以往各项决议中建设和发展国防工业的方向相比,这是一个新的发展。这就是必须达到的核心性问题,也是将来国防工业所有相关活动的指南针。这也完全符合我党在新形势下军事国防路线和我国经济发展定向以及当今世界国防工业的发展趋势。

首先,关于“自主、自强”标志

在建国和卫国的整个历史中,我国人民基本上都依靠自己力量制造出武器来抵抗外侵,形成了“自主、自强”意志——卫国文化和军事文化的特征。特别是从越南共产党诞生以来,领导争取民族解放战争、保卫祖国,武器和技术装备上独立、自主问题是贯穿的政治思想;是始建各军械厂并发展成今日的国防工业行业的依据。“自力、自强”是持久价值,是我党、政府和人民的高度政治决心去继承我们祖辈抗敌卫国的光荣传统。

武器和装备上“自主”反映出国防工业的能力。那就是在国内外因素基本稳定之条件下的单纯能力;武器装备制造许多工段很可能来自许多不同来源。然而,为了“自强”,武器、装备的本土化就要达100%,满足备战要求并拥有独特、创新、秘密、出人意料且适合人民战争艺术。因此,“自主”要与“自强”相结合,从而打造封闭式链条:制造、转移、训练、演习宣传战斗力量,将本土化武器和装备的独特介绍给国际朋友并给人民建立信心。这一问题明显在当前制造陆军用武器和弹药的领域内反映出来。越南不仅拥有多种多样的产品目录,而且还能在研究、制造、生产流程改进、输入材料制造到总装、实验射击等环节,打造了全封闭式生产链条。尤其是掌握最敏感技术的能力,如:推进剂、炸药、雷管、火具、发射剂等制造的。决心制造,不购买外国的,让陆军于2030年走上现代化大道,这就是有力证明我们的“自主、自强”能力。

“自主、自强”不意味着以封闭式闭关模式自律的,而且要利用国家的新优势和在政治、经济、国防领域内的国际合作关系,以便促进国防工业融入,与全球武器市场和军事工艺接轨。这使我们能够主动选择有利的合作伙伴;减少对供应商的依赖;多样化资源和国防工业发展投资措施。其中应集中提高竞争力、合作、合资合伙效果,促进“越南制造”品牌的军事产品出口。

如果发生战争,我国容易处于被敌人战略划分、封锁、制裁、火力进攻等的高风险境地。“自主、自强”是战时的生存可能性;制造出的武器、装备要及时满足战争要求。因此,需要在战略后方地区布局规划和建设武器、装备研究和制造基地,与国家工业结合、交叉、融合;在战争或被包围、制裁、封锁的条件下能形成工业动员能力并维持生产,确保为作战稳定保持就地供给来源。

其次,关于“现代、两用”标志

世界上有许多不同的国防工业发展模式,如:依靠国家财富来优先发展最新式的现代武器;牺牲许多经济社会利益,最多筹集资金来发展武器和装备;两用化,符合国家潜力。模式选择或许多不同方式的最佳结合取决于每个国家的政治思维、目标、条件、环境和文化传统。但是大部分国家按照两用模式以自己的方式获得武器独立性。因此,在国防工业发展之中的“现代、两用”是正确选择的,适合国际趋势,符合我党、国家在抄近路、迎头利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巨大机会中的主张和政策。

那就是两项紧密结合的重要标志,能对国防工业发展过程的有效性作出评估。军事技术革命和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并正将提出战略要求——要“越过中等发展阶段”。即是从设计水平提高,“机器”武器制造是主要的,进而制造新式武器、高科技武器、遥控武器和集成系统武器等。如果步兵武器制造工艺基本上用于军事领域,高科技武器制造工艺却具有很高的两用性。导弹、雷达、军用飞机等制造工艺与卫星助推器、气象雷达、航空、航海、民用飞机等制造工艺非常相似。武器和军事装备的电子板生产和控制软件编程与商业产品生产和软件编程完全兼容。因此,“现代”标志与国防工业的“两用”利益是离不开的。

在越南工业行业乃至越南经济体朝着数字平台应用方向发展的背景下,国防工业“现代化”就必须应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成就。那就是在数字空间平台上建设和发展,将真实与虚拟结合起来形成一种新生产方式。“现代化”不仅仅是每种武器、装备,而要面向系统集成去形成综合力量,性能上有突破口;在许多“智能武器”产品集成的基础上形成智能系统。因此必须要有工艺、人事和管理上的智能。为了面向该长期目标就必须做好以下五项主要内容:(1) 成功地发展一些“智能武器产品”和“智能国防工业厂”模式;(2) 改革、创新、发展数字基础设施以及两用高技术领域;(3) 对国防工业管理体系和各单位所在工商管理进行数字化转型;(4) 建设和发展优质人力资源;(5) 在国内和国际上建立关系、分配和专业化并促进武器出口。

“两用”性也通过技术能力、人力资源、基础设施、产品和市场等要素体现出来。技术最新的成就一般常应用于军事领域;国防生产过程与经济相结合是转移给民生服务的试验步骤。相反,想要用于国防产品生产的各种新技术创新要有国内各所研究院和各工业生产基地的直接或间接参加。换句话说,国防工业起着国家工业与国防安全之桥梁的作用。

越南国防工业的特殊许多任务在工业化过程尚未得到解决;人力资源结构中反映的技术水平上的多层次;其中,优质人力资源的比例还低,是在实现上述目标之路上的大障碍。为了克服这一点,必须以切实可行的步骤构建战略性项目;并非没有全部国防工业单位的通用公式,而要接受与当前“多水平”起点相对应的“多速过程”。其中,发展要有重心又有重点;一些模式直接走上工业4.0水平;其他一些模式集中于一些生产工段或生产车间的现代化。

为了达到“自主、自强、现代与两用”标志必须有许多可行有效措施。其中,三项最重要的要素是:科技潜力、人力资源和体制。关于科技潜力:优先有效应用科技进步成就;主动参加第四次工业革命;在一些军事技术和特殊两用技术等领域内必须抄近路、迎头赶去;针对技术流水线、研究院、实验室和基础设施、技术设施进行现代化建设,在设计能力上和在战术、技术性能有突破性的产品制造上形成转折点。关于人力资源:为了吸收人才,应着力革新优惠制度政策和人才重用。其中,尊荣、激励、信任并把值得的任务交给他们;须有战略性方向和机制去确保长期稳定的人力资源;提供研究条件、研究设施和实践体验机会;为科学家奉献热血并坚持职业生涯带来专业发展和国内外科技信息更新的机会。关于体制:应革新思维、做法和相关规定,如:朝着先进、现代、融入、精简、灵活等方向制定机构组织、管理机制和布局规划。国防工业企业必须按照国家工业管理机制和国际融入的结合、分工、专业化的要求进行重组,以便在国内外市场上有足够竞争力。

与此同时,我党、国家、军队要有高度政治决心;坚定长期战略;建立坚实的法律体制;一贯主张和政策,以便从纵向和横向、封闭式且一切环节都有足够能力建立一个同步、合理专业化分工的组织体系。这就是调集资金、技术基础设施、科技潜力、人力资源的关键要素,在实施一个进度准确且适合每个阶段的贯穿过程中发挥国家综合力量,使越南国防工业朝着至2030年及后续些年目标和方向而正确发展。

作者:段雄明少将、副教授、博士

网友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