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09 月 26 日 , 星期三, 14:30 (GMT+7)

2018 年 04 月 29 日, 星期日, 11:10 (GMT+7)
谈1975年春季总攻势的协调配合艺术

1975年春季总攻势,其顶峰为胡志明战役粉碎了西贡政权,解放越南南方、统一祖国。抗美救国战争的胜利标志着越南军事艺术的飞跃发展步伐。各个力量、斗争形式的协调配合艺术是其中最有特色之一。

第一,歼灭敌人过程中各军兵种间的作战协同艺术。1975年春季总攻势以邦美蜀战役为初战。为了获胜,我军一开始就主张使用大量兵力彻底歼灭此战场中的全部敌人。因此,在每一个进攻方向,我军部署的力量大大超越敌军的。具体是,邦美蜀战场上,我军的步兵力量是敌军的4.5倍(18步兵团/4步兵团),装甲车数量是敌军的3.5倍(64辆/18辆),炮兵数量是敌军的5倍(78门/16门)。我军在顺化战役和岘港战役中使用的步兵力量方面上占优势(1.2/1)。我军在胡志明战役中的步兵力量占压倒优势(是敌军的1.7倍)。尤其是,在此战役中,我军还使用海军力量解放长沙群岛,首次使用空军直捣匪穴。

 西贡人民组织庆祝集会( 资料图片)

在兵力方面占绝对优势,同时保证各军兵种的大规模协调配合要求的我军有足够能力对敌军的每一主力师、军团各个击破,逐步打破其战略防御系统并获胜。西原战役中,特种兵深入敌后攻击邦美蜀县级城市的各个目标,尤其是占领桥头为各个单位按照战役协同计划纵深攻击敌军目标创造条件。炮兵高度发挥攻破力及压制能力,对市内目标实施炮击,同时支援步兵、坦克兵进攻。防空兵跟踪每个进攻方向击毁敌军战机,保护战斗队形。装甲兵与步兵对敌军防御系统实施突袭,带领其他单位纵深攻击重要目标。通信兵、工兵按照其职能、任务充分发挥能力尽快实行运输任务,为战役提供最快、最及时的运输服务。由于与特别精锐单位进行协调配合发动进攻,我军出色完成战役的第一关键初战,为对撤退敌军的反击和追击创造顺利条件。

西原战役的胜利标志着大规模兵种协同作战配合艺术的飞跃发展,继续为我军开展治天化(广治、承天、顺化三省)战役和岘港战役创造良好的优势和力量。发挥兵力的优势,我军3月19日进攻解放广治省以后,我军先后于3月25日和3月29日继续进攻分别解放顺化市、承天省及岘港。各个战役的胜利充分体现我军的部署艺术,即使用机动性的主力兵团与治天军区及第五军区协调配合进行纵深、分割、包围等作战行动,尽快取得胜利。岘港得到解放后,实现政治局定下“在雨季前解放西贡和南方)的决心,各个主力兵团迅速行军逼近西贡,形成包围、孤立敌人的阵势。据此,在确定战役司令部的决心基础上,5个主力兵团以及数十个师、旅、团及南部当地力量分五路攻击西贡,占领了独立宫、伪军总参谋部、新山一、首都特别区、警察总局。我军依靠压倒的优势及各个力量间的紧密协调配合尽快击败敌军外围之师团并实施纵深攻击内边的目标,彻底取得胜利。从战略的高度出发,政治局与中央军委派遣海军力量进攻解放西贡政权手里的长沙群岛及其他许多目标,完成了辉煌的南方解放与国家统一事业。可见,1975年春季总攻势是大规模军兵种间的协同作战艺术的大教训,创造绝对的优势和力量,迫使敌军走到战略被动、精神低落的困境,导致快速瓦解。

第二,进攻与崛起相结合、在山林和农村、平原、城市等地区一齐崛起与进攻的艺术。那就是主力军在兵种协同作战基础上发动大规模的军事进攻与革命群众的强劲崛起相结合,粉碎了伪政权在基层机构的剥削系统,争取了当家做主权利。关于获胜方式,我方主张“军事进攻要做到先声夺人,与群众的崛起相结合”,以便歼灭敌人,夺取做主权利,创造压倒敌军的力量。其中主力军的军事进攻创造顺利条件,起着“引火”之用,让人民群众一齐崛起做出斗争。反之,人民群众的崛起使得敌人兵力分散、西贡政权士兵和职员的精神处于慌乱、动摇之境,为武装力量歼灭敌人创造顺利条件,最终赢得大捷。

1975年春季总攻势的实践表明,军事进攻与群众的崛起的紧密结合在性质、规模、力度方面都迈了一大步。西原战役一开始,敌军就极为恐慌。把握契机,德乐市委指导宣传武装队进入县级城市恢复基层单位的活动并发动人民群众崛起,根除敌军的13个屯区、35个战略村邑及统治机构,彻底解放70个少数民族村庄、11个官邸,各级的革命政权快速得以建立。在敌军指挥总部被我军主力军攻击的同时,各个乡村的人民群众与地方的游击队和部队也一律崛起追击、歼灭恶棍,夺回基层单位的政权,继续巩固主力军的力量。西原战役的胜利鼓励了南方战场各地的城内及郊区的人民群众崛起夺取土地。

在治天化、岘港战役中,主力的兵团、师团准备攻击城内时,郊区的群众及地方武装力量及时崛起粉碎敌军在乡村的统治政权,为主力军开展攻势创造有利条件。与此同时,城内的政治力量带动人民群众上街游行,给敌军的政权施加压力,使得在岘港的西贡军队士兵恐慌、动摇。治天化战役取得胜利,西贡军队的战术性的第一、第二区被占领,战争的全部压力都聚在西贡嘉定中心。我军的5个方面军进攻西贡城内之前,人民群众的崛起准备工作热热闹闹。西贡嘉定市委部署数以万计的干部、党员、核心群众、志愿宣传队随时与主力军兵团的各个方面军协调配合崛起夺取政权。在基层干部的指导下,从1975年4月29日至30日早晨, 共有107个地点爆发崛起(城内76个地点,郊区32个地点)。实践证明,1975年春季总攻势是进攻与崛起、崛起与进攻紧密结合的艺术顶峰,以便瓦解并击败敌军全部力量,在最短的时间、对我军最有优势的前提下结束战争。

第三,军事、政治及兵运之间的结合。在革命斗争中,我党确定要对敌军同时开展军事、政治及兵运等三个进攻方向。其中,军事进攻起着直接的决定性作用,而政治、兵运斗争是为了增加军事力量,创造综合实力,实现战争局面的转变,从此结束战争。军事、政治及兵运的结合在整个抗美救国战争中进行的,但是在1975年春季总攻势的力度加快,其规模更加广阔,创造强大而广泛的人民战争阵势。此阵势不仅歼灭敌军的大量兵力,使得西贡军队士兵偷偷退伍回到革命一方,而且使得敌军政权职员离开了办公室或自愿向革命力量移交政权。甚至,许多地方的政权在武装力量进入之前已经土崩瓦解。

为了让1975年春季总攻势的兵运、敌运工作取得高效,兵运、敌运力量必须掌握契机。据此,党我军的各个兵、师粉碎敌军外围的据点,崛起与兵运、敌运斗争力量进行传单分散,用话筒喊话,直接与敌军政权士兵、职员进行接触,劝告他们投降。实践表明,胡志明战役中,我军的5个方面军开始攻击城内的目标,在城内的兵运、敌运斗争力量计划参加起义,争取基层单位的政权。从我军各个主力兵团的强劲进攻出发,4月28日起,崛起与政治斗争的力量瓦解了数千名西贡军队士兵,许多敌军政府机构自愿向革命力量移交。截至4月30日,敌军的几乎所有基层单位的政权系统土崩瓦解。这有助于各个兵团占领并控制所定的目标。

历史已经远去,但是从1975年春季总攻势的胜利吸取了珍贵经验教训仍然保持原来的价值,必须继续对战争实践做出总结与研究,以便发展科学理论、越南军事艺术,创新地运用到当今的建国与卫国事业之中。(完)

作者:越南军事历史研究院博士阮文亮大校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