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01 月 24 日 , 星期日, 02:19 (GMT+7)

2020 年 11 月 26 日, 星期四, 06:48 (GMT+7)
波莱梅(Plây Me)战役中特色战法

在抗美救国战争中,波莱梅进攻战役是我军首次在西原战场上与美军直接交战的战役。该战役的胜利是抗法战争中战役艺术的创新运用和发展,其中,战法艺术是一个特色之处。

1965年,为了将“特别战争”转为“局部战争”战略,美帝国调动大量精兵进入越南南方战场,参战人员达18千多,其中有第一骑兵师。凭借枪兵力和火力与三十多万伪军,美帝国打算快速“寻灭”南方解放军主力,协助伪军快速绥靖越南南方。实现这一阴谋,他们调动第一骑兵师驻守安溪,遏制我军并分割西原和沿海平原,攻占西原、十九号公路,控制中部沿海地区,进而控制全印度支那第五。

波莱梅(Plei me ) 战胜纪念碑

面对此情况,党中央主张决心打败“局部战争”战略,夺取主动权,逼迫敌军陷入被动局面。据此,我军决定开展波莱梅战役,旨在消灭一部分美军,继续打垮伪军,打败他们1965年旱季军事行动。我军参战力量主要是步兵单位和地方武装力量,武器主要是泰康式,不熟悉战场,但在严格贯彻人民战争路线、党的进攻革命思想,本着“见美军就打,找美军而灭”方针,决心打败美帝国侵略者。因此,我军以决战决胜精神进入战役。在党中央、战役党委、司令部的领导指导下,经38个昼夜(从1965年10月19日至11月26日),连续、英勇战斗,我军已取得了重要胜利,其在抗美初期深林战场上具有决定性意义,体现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选择适合的战法。1965年夏季后,西原战场上的伪军严重衰弱,不足能力开展具有战役意义的反攻。为了协助伪军夺回主动权,并实现控制西原的阴谋,美军已在嘉莱新建一个军事机场,把一吨物资运输到波来古,并调动第一骑兵师调动到安溪。此情况使我军面对诸多问题,诸如:选择进攻目标,确定作战地区,最重要的是正确评价作战对象,以此为确定适合战法的基础。对于伪军,我军已了如指掌,但对于美军仍缺乏了解。尽管在缺乏打美军的理论和经验的条件下作战,但战役司令部已主动研究和预计诸多打敌办法和方案;分析情况并组织侦查掌握敌情。因此,我军已确定出战役的作战对象是第一骑兵师——新作战对象,得到现代装备,又采取“跨越式”、“空中突击”等作战手段。

在正确评估作战对象的基础上,我军已运用“围点、灭援”战法,即包围进攻一个据点,逼迫敌军要动用陆路和空路营救,那时,我军就进攻消灭工事外的大量敌人。在波莱梅战役中,司令部已指导各单位围困波来麽屯,消灭诸唬(Chư Ho)屯,打关键战,消灭伪军第三铁甲战团的援兵,逼迫美军要参战。当第一骑兵师空降、袭击我军后方时,这是我军打第二关键战,消灭该师团。这样,因正确研究、评估作战对象,运用“围点、灭援”战法,以攻击工事外的敌军为主,波来麽战役已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第二、灵活运用多种战术形式和战斗手段。波来麽战役时我军与拥有兵力、武器装备、机动能力优势的美军在智和利上的交量。但是,因创造性地运用战役战法,尤其是灵活运用多种战术形式和战斗手段,诸如:包围、伏击、袭击、机动进攻等,我军的每一战的战斗效率都很高。

贯彻“围点、灭援、以消灭工事外敌军为主”的指导思想,在战役准备阶段,司令部已使用包围和逐步侵占战术,把敌军拉出工事之外而打。我军消灭诸唬(Chư Ho)屯时,伪军更为困难。多次破围不成,力量和设备遭严重损失,敌军迫不得已调动第三铁甲战团营救。这是我军在路上伏击消灭该战团的良机。

伪军第三铁甲战团被消灭时,美军急忙调兵参战,支援伪军,这是我军继续组织进攻、消灭远征军的良机。在波莱梅战役中,与美军交战时,我军进行了三场袭击,消灭大量敌人,尽管未取得圆满胜利,但吸取的诸多宝贵经验,尤其是消灭美军工事外的连级、营级力量。此外,战役中,我军还开展两场机动进攻,消灭了大量美军,为我军此后“机动进攻与驻守相结合”战术的形成。

第三、打胜关键战和起决定性的关键战。为了胜利实现战役的目的和任务,司令部确定两场关键战。打胜第一关键战将消灭大量伪军主力,逼迫美军出兵参战。这也是进行第二关键战——起决定性关键战的基础,为打败美帝国“局部战争”战略作出贡献。据此,战役司令部动用33团进行包围、把伪军拉出工事之外;320团伏击,打第一关键战,66团打第二关键战,消灭美军援兵。

1965年10月23日,伪军第三铁甲战团被调去解救波来麽屯,这是伪军的善战力量。掌握敌人的意图,我军部署320团在21号公路埋兵伏击,拦截、断后、两侧进攻敌人。经一日激烈战斗,我军消灭了800个敌人,破毁两门105毫米火炮,弹车六辆,坦克、装甲车和其他军车59辆。面对次情况,威廉·威斯特摩兰(William Childs Westmoreland)已下令第一骑兵师“寻找敌人夺回主动权”。这样,320团的第一关键战已取得出色胜利,把美军拉到战场。第一关键战若不取胜,美军可能不会出面露头。战情正如我军所料,从1965年11月14日至17日,66团已在德浪河谷直接与美军两国骑兵营交战,开展战役起决定性的关键战。66团的胜利已为加快战役胜利作出重大贡献。

波莱梅战役的胜利是我军勇敢战斗、智谋创新精神的胜利,充分体现胡志明时代越南军事思想“以欠现代打胜现代”艺术。其中,战法运用的教训仍保留原来的价值,在当前捍卫祖国战争中应继续得到研究、运用和发展。(完)

作者:第一陆军军官学校黎国辉上校、博士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