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1 月 19 日 , 星期二, 11:40 (GMT+7)

2016 年 07 月 18 日, 星期一, 13:31 (GMT+7)
加大努力确保全球核安全

近日,第四届国际核安全峰会在美国召开,来自50多个国家的代表出席了此次会议。会议做出了加强核武器、放射性材料的安全及反对核恐怖主义的最大限度的承诺。这是推进全球核安全架构建设过程中所作出的进一步努力,引起了世界各国的广泛关注。

第四届国际核安全峰会全景(图片来源:VNA)

一、设想与初步成果

核安全峰会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09年入主白宫后提出的倡议。该峰会是从1945年联合国成立以来最大的全球核安全论坛,旨在通过各国间的通力合作,实现消除核武器、控制和阻止核扩散危机等目标。自2010年至今,围绕着“维护一个和平安全的无核武世界”这一主题,该峰会已举行了四次会议,此次也是关于加强高浓度核裂变材料铀和钚的安全管理系列会议的最后一轮。国际分析人士认为,虽然是美国的倡议,但在这个问题上,华盛顿的目的不仅限于达到峰会的目的,而是在实质上阻止和消除有意用核武器挑战美国在各个地区乃至全世界上霸主地位的对手。然而,由于核安全问题及核威胁已逐渐成为全球性问题,因此这一倡议就引起了许多国家和国际社会的关注。这一点体现在2010年4月首届核安全峰会召开时就有来自50个国家的代表前来参加。到2012年3月举行的第二届峰会,除了50个国家的领导人外,国际原子能机构(AIEA),欧盟(EU)、联合国及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均派代表参加。不仅如此,每届峰会都有新的进展。如果说在第一届峰会上,与会各国乃至国际社会就预防核恐怖、加强打击放射性材料走私的国际合作及尊重世界各国为和平目的使用核能的权利这几个问题达成了一致,那么在2014年3月举行的第三届峰会上则是集中在消除核武器、核不扩散、和平利用核能、加强核安全、减少核恐怖危机并强调在核安全领域进一步加强合作的必要性等问题上。核安全峰会由此取得了许多成果,如:数百项各国作出的承诺得以落实,12个国家完全终止了铀浓缩(HEU)活动;世界上数十个核材料生产处理机构的安全保障得以提升等。这是国际社会在寻求如何采取措施来控制和使用核材料以确保国际安全环境这一方面所做出的巨大努力。

二、最大限度的承诺

国际分析人士认为,2015年世界发生了迅速和复杂的变化。随着多极世界中许多国家地位的崛起,国际社会面临着恐怖主义的挑战,尤其是自称 “伊斯兰国”(IS)的圣战组织不仅在中东嚣张,更有可能在全球蔓延。此外,IS拥有放射性炸弹(俗称“脏弹”)并造成大规模放射性污染的可能性比较大,这会给各国经济和人民健康带来严重后果。据美国估计,世界上现存的可利用核材料约2000吨;而制造一枚原子弹仅需25公斤浓缩铀,至于“脏弹”,其原料和技术含量则更为简陋。此次核安全峰会也透漏,过去20年发生了2800起核材料走私、盗窃或遗失案件。这表明核恐怖已逐渐对全球安全构成最严重的威胁。

面对这一形势,在此次会议上几乎所有与会国,尤其是美国、法国和中国等核强国都重申消除核武器、核不扩散、和平利用核能和降低核恐怖可能性等承诺。据此,法国总统奥朗德承诺,巴黎将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来确保核电站及核材料的安全。日本、韩国、挪威等国领导也纷纷表示决心将为实现一个无核武世界采取一切措施。美国作为世界上唯一曾经使用过核武器的国家继续承诺带头销毁核武器,并提出加强欧洲各核电中心网络安全的各种措施。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和中国已发表了有关开展核安全合作的联合声明,全文共10条,其内容包括通过减少核恐怖侵扰及开展保障核安全、尤其是朝鲜半岛核问题等方面的合作来促进和平稳定的国际环境。

作为国际社会各领域的积极和负责任的一员,越南参加此次会议旨在肯定其对于全球核安全威胁,尤其是核恐怖活动的共识。同时表明越南不主张核扩散并将彻底消除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装备的坚决立场。强烈反对利用核武器威胁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的行为,支持和呼吁加强国际合作,在国际法和各国法律框架内提高核恐怖预防与斗争效果。因此,今年的核安全峰会被视为各国领导就加强核安全、放射性材料安全及全球核恐怖主义预防等问题作出高度承诺的论坛。

与此同时,会议还讨论了核安全领域各个国际组织和倡议的五项行动计划,如:国际原子能机构、联合国、国际刑警组织、打击核恐怖主义全球倡议(GICNT)及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全球合作(Global Partnership)。由此,各项行动计划将制定具体目标,以便世界各国来参与该国际倡议所追求的体制。其中,关于打击核恐怖主义的全球倡议被会议认定为广泛传递其它核安全组织重要照会的有效机制,因为其成员国数量较多(86个国家)。基于此,该计划将能够促进信息与专家交换以及搜寻指引等活动,帮助各国发展核能研究,提供解决核危机的技术等。国际社会对此寄予了厚望,认为上述问题将促进全球核安全架构的形成,并将得到世界各国高层的支持。

三、摆在眼前的挑战

核专家认为,从2010年第一届核安全峰会至今,虽已取得许多积极成果,但某些国家在核威胁预防方面所作出的努力却呈下降之势;世界上很多核能机构之间的安全合作还存在许多悬而未决的漏洞。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专家詹姆斯•刘易斯(James Lewis)表示,预防核恐怖最有效的措施之一是进行密切地“国际合作与分工”。然而,此次重要会议却缺席了诸如俄国、伊朗、朝鲜和白俄罗斯等核领域重要国家的代表。其中,国际核安全体系的基本架构问题尚未得到彻底解决;核安全漏洞仍一直存在于信息共享、呈批机制及实施标准制定流程等国际管理框架内。与此同时,世界各国,尤其是核强国之间的猜疑也给该领域的合作造成较大影响。

另一方面,多年来,从某种程度上讲,全球常年会议框架内的关于核安全的共识与合作,一直颇受美国这一世界第一核大国的政治旋涡的影响,尤其是此次会议恰恰在世界核安全形势因拥核国家日益增多和恐怖主义活动日趋嚣张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挑战性时却拉上了帷幕。这种情况若在当今多极世界继续延续,则全球核安全问题将无法得以控制和解决。因此,舆论认为,要想形成一个稳定的国际环境,减少核恐怖威胁,加强全球核安全,就必须建立一个合理的影响范围较广的足以解决各项全球问题的机制,该机制应与其他国际准则兼容,从实践经验出发,符合所有国家的利益,并且不受任何少数国家的支配。这或将成为建立一个全球核安全架构的前提,有利于实现打造一个和平、安全的无核武世界的目标。(完)

作者:同春寿副教授、博士

TAG

核安全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