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08 月 13 日 , 星期四, 10:08 (GMT+7)

2020 年 04 月 12 日, 星期日, 09:36 (GMT+7)
从文学角度认清与驳斥歪曲、否认胡志明思想、道德的论调

歪曲和否认胡志明思想、道德一向是敌对势力的破坏目标。为此,他们采取多项形式和手段,其中,利用文学、艺术来破坏是一个阴险的手段。因此,从文学角度认清与挫败敌对势力的图谋是紧迫和长期的工作。

胡志明主席的身世和事业已成为历代文学艺术家的无尽创作兴趣源泉。仅在文学领域,关于胡伯伯的文学和诗歌已成为了大主流,诗歌方面的有素友、制兰圆、春妙、黄忠通、明惠、远方、陈登科等,在散文方面的有山松、胡芳、黄广渊、阮世光,研究、批评方面的有邓台梅、黄春二、何明德、风黎、潘玉、黎春德、段仲辉、阮清秀等。近年来,承接山松作者1981年《绿色莲花蕾》与关于胡伯伯的一些作品,胡芳作者的《父亲和儿子》(2007年)、阮世光的《江河的歌曲》(2013年)、黄广渊的《北坡太阳》(2010年)、《解放》(2013年)和《盼望故国》(2017年)等作品已进一步阐明胡志明的伟大形象。由此可见,越南作家对胡伯伯的敬爱和仰慕之心如滔滔江水,永不枯竭的。研究、了解、歌颂和推崇胡伯伯的身世和事业对笔杆子来说,这既是自愿的迷爱,又是神圣的本分。

胡志明主席同文学艺术家交谈

胡志明形象在越南现代文学中具有特别地位,并成为富有吸引力的题材。实际上,不仅越南诗人,世界上诸多诗人,诸如法国的Madeleine Riffaud、英国的Ewan MacColl、德国的Ernst Schumacher、俄罗斯的Pavel Antokolsky、保加利亚的Georgi Veselinov、古巴的Lisandro Otero、海地的Rene Depestre等都以胡志明为创作题材。古巴诗人Lisandro Otero还已用一首诗的诗题强调:胡志明:诗感的名字。

近些年代,敌对势力“和平演变”战略集中破坏的目标之一是歪曲和抹黑胡志明形象。他们捏造称,之所以越南共产制度至今仍存在是依靠“胡志明传奇”的形象,因此,想要推翻越南的共产制度,那么,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取消这个“形象”。从海外,他们造谣传谣,否认胡志明思想、道德。国内外持着错误观点的一些研究者、记者、作家也助桀为恶,创作带有文学形式的阿谀刊物。

30年来歪曲和否认胡志明思想、道德的刊物和材料基本上以两种形式存在:虚构(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与非虚构(回忆录、研究、批评)。这些刊物包括:黎友目的《胡志明不是《狱中日记》的作者》(1990年,研究),陈光辉的《灵验》(1992年,短篇小说),裴信的《真实面目》(1994年,回忆),武舒轩的《白天的夜子》(1997年,回忆录),明武的《胡志明-综合认定》(2003年,研究),杨秋香的《光辉顶峰》(2009年,长篇小说),2009年在旅美越侨社群中放映的《关于胡志明的事实》纪录片等。这些作品都提出有关胡志明的错误信息,其体现在以下几个内容:

首先,歪曲胡志明主席的私人生活。多年来,胡志明的私人生活是敌对势力集中歪曲和抹黑的方面。海外的一些文学刊物和研究材料捏造称,胡志明不是为民族牺牲个人生活,而曾有妻子和许多爱人。他们大肆归罪胡志明无道德,因不敢承认,忍心放弃妻子。这些信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是没有明确的根据,没有说服力的证据。叙事内容只是“听说”别人的话。连听者和讲者都不是证人,不是个中的人。

第二,歪曲人格。多年来,敌对势力一向歪曲胡志明的崇高人格,伪造与实际完全相反的胡志明形象。他们捏造故事,将胡志明描写为寻常、本能、奢侈享乐的人,并不像“共产党所宣传”那样简朴、清高。这些论调主要出现在明武的《胡志明-综合认定》一书,书中加以明武作者非常极端的评论和认定。此外,抹黑胡志明人格的庸俗内容还繁多出现在杨秋香的小说中。像歪曲私人生活的信息一样,歪曲胡志明人格的信息都没有具体的证据,许多信息只是鸡零狗碎,持着狭窄视野,不可用作评价胡志明—一个国际伟人的根据。

第三,否认作者权利和歪曲作品。在《胡志明不是<狱中日记>的作者》一书中,黎友目认为,写狱中日记的人是李老爷(和阮爱国一起坐牢的人),胡志明冒认该诗集是自己创作。黎友目的上述论调是主观、强加和推演的。因此,1993年已被潘玉学者在《狱中日记作者故事》文章中,用精当的立论给以驳斥,揭穿许多错误的内容。

第四,否认胡志明爱国、民族思想。胡志明思想是民族独立和社会主义的有机相结合。他老人家既是爱国者,又是一个共产者,既为越南民族牺牲,又提高无产国际主义精神。他老人家的身世和事业已说明这个事实。1987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关于纪念胡志明诞生100周年的决议已强调:“胡志明主席是民族自我肯定的出色象征,为越南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贡献了一辈子,为世界各民族为和平、民族独立、民主和社会进步的共同斗争作出贡献”。但是,敌对势力不顾历史事实,诬告胡志明没有爱国爱民,而一辈子推崇国际共产主义,为中国、苏联帮手,从而结论胡志明是“卖国者”。这是明武在《胡志明-综合认定》一书中的观点,他赞扬拥有类似观点的声音,而排斥Jean Lacouture和David Halberstam的不同观点。此外,明武还提出不顾客观实际、毫无道理的认定。

第五,否认胡志明救国、解放民族和建设新制度基础的事业。胡志明领袖对越南的伟大功劳不仅是为民族争取独立自由,而且还为新制度设立基本基础,在几乎所有领域上建立了从无到有的民主共和制度。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是,在《辉煌顶峰》一书中,杨秋香作者又彻底否认现在越南社会制度,将其视为下等、落后社会,并归罪于胡志明主席。否认胡志明在建国事业中的功劳,杨秋香否认由我党和胡志明主席领导的八月革命与两场抗战的成果。这位作家的黑暗目光不仅说明其极端、片面的思维和认识,而且还体现其是一个忘恩负义的人。类似的,陈光辉的《灵验》短篇小说用讽刺的论调描写阮爱国见到列宁主义时刻。以隐喻写法,这篇小说阿谀阮宣-明武提出的所谓:“胡志明追求外来主义,给民族带来灾难”的论调,并暗示胡志明利用人民群众来实现自己的目的。

如上所述,多年来,关于胡志明的文学作品主要歌颂和推崇他老人家的形象和遗产。直接斗争驳斥歪曲论调的文章仍很少。但是,敌对势力拥有明确的主张和目的,而且在“取消形象”战役中日趋大肆,使用诸多社交网来进行疯狂的破坏活动。因此,认清并加强斗争,驳斥歪曲、否认胡志明思想、道德的论调是当务之急。

为了加强斗争,驳斥歪曲、否认胡志明思想、道德的论调,要掌握胡志明思想,充分了解他老人家的革命生涯。与此同时,要掌握中央政治局、书记处、中央宣教部关于文化、文学艺术的观点和文件系统;具备文化、文学、史学和其他社会科学行业的知识;将“反”和“建”、直面斗争和间接斗争紧密相结合。在文学领域,对干部和人民关于胡志明思想、道德的教育宣传工作应继续以两个形式进行,即研究和传播关于胡志明的作品;推动关于胡志明的创作活动,进一步阐明他老人家的思想和道德榜样。保卫胡志明思想、道德和作风就是保卫真理和事实,因此,其既是紧迫的,又是长期的工作。(完)

作者:军队文艺杂志副总编辑范唯义中校、作家、博士

TAG

文艺,

网友评论 (0)

继续推进烈士遗骨搜寻归宿与姓名确定工作
烈士遗骨搜寻归宿与姓名确定工作是神圣的政治任务,一向得到党、国家、全民和全军给以特别关心。为了缅怀各位英烈的万泽之恩,满足烈士家属、全国同胞和战士的深切感情与正当愿望,各部委行业、地方,尤其是军队应继续相互紧密配合,完成好这一神圣政治任务。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