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04 月 17 日 , 星期六, 07:35 (GMT+7)

2021 年 02 月 19 日, 星期五, 15:26 (GMT+7)
New START条约的波折

《新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已于2021年2月正式到期。 在实施的10年中,双方经历了许多波折,甚至可能崩溃。 但是在最后一刻,当新任美国总统乔·拜登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交换意见时,该条约已经得到了“拯救”。

诞生背景

如果限制战略核武库对全球安全来说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那么经过一年的谈判,由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和俄罗斯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于2010年4月签署并于2011年2月5日正式生效的New START条约 被视为世界上两个主要核大国之间合作的象征。

限制战略武器库的问题已经在上世纪50年代初被提起,但由于各种原因,美国与苏联之间的“限制战略武器”(SALT)谈判直到1970年4月才真正开始。经过两年多的谈判,SALT-I条约于1972年5月正式签署。据此,每个国家在每个自行选择的位置上不能安排超过100个弹道导弹发射器。美国只有1,000枚洲际弹道导弹(ICBM)和710枚潜射弹道导弹(SLBM);苏联最多可拥有1,409枚ICBM和950枚SLBM。该条约限制了许多类型的核武器,但仍有许多问题有待解决。两国批准SALT-I条约后不久,美国和苏联讨论了一份更全面的文件,但是谈判没有取得任何突破性的进展。到1979年6月,在维也纳举行的一次峰会上,美国总统吉米·卡特和苏联领导人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签署了SALT-II条约。此后不久,这个备受期待的条约由于被美国为了抗议苏联对阿富汗的入侵(1979年12月)所搁置而“夭折”。

认识到限制核武库的重要性,两个大国敦促寻求其他协议来替代。 据此,美国和苏联就减少战略武器条约(START-I)进行了谈判。由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于1982年5月9日在美国提出并于1991年7月31日由美国总统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和苏联领导人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正式签署的START-I被认为是历史上规模最大、最复杂的武器管制条约。该条约延期15年并于1994年12月5日正式生效,通过规定双方减少核弹头的数量至6,000枚核弹头,减少洲际弹道导弹和轰炸机的数量至1600台而消除了当时世界上约80%的核武器。然而,之后不久,俄罗斯由于苏联解体而成为了继承苏联整个核武库的国家。因此,莫斯科和华盛顿必须谈判一个新条约,即START-II条约。这项条约由当时美俄分别两位领导人是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总统及鲍里斯·叶利钦总统于1993年1月3日签署的。尽管顺利进行了谈判和签署,START-II也遭受了同样不幸的命运。莫斯科认为,START-II条约只能在双方遵守限制反弹道导弹系统条约(ABM)的条件下存在。因此,START-II在华盛顿于2001年退出ABM条约时被正式终止。为填补这一缺乏,双方于2002年5月24日签署了裁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也称莫斯科条约,该条约于2003年6月1日生效。据此,俄美两国都必须将处于备战状态的核弹头数量限制为2200枚。

经过一段漫长的时间,许多协议得到签署后却不能落到实处,New START条约实质上是替代了START-I和SORT条约。 先前文件中的经验和规定是该条约得到迅速批准的原因。另一个原因是New START比START-I更为简单。 如果START-I需要12种测试,每年进行28次测试和152种通知形式,则New START仅需要2种测试,每年18次测试和42种通知形式。此外,New START在增强双方灵活性方面也显着其优势。START-I所达成一致的重型洲际弹道导弹最高限额已经消失,限制核系统现代化的措施也已经消失。该条约进一步降低了洲际弹道导弹和潜射弹道导弹的最高限额,将这两种导弹的发射工具和重型轰炸机及其相关弹头从1600台减少到800台并将6000枚弹头降低到1500枚。然而,New START不会因此而变得虚弱。监查员认为,New START运作更加有效并在签署后,俄罗斯即便将该文件视为控制战略核武器的“金标准”。该条约有效期为十年,而其第十四条允许各方最长能够延期五年。

New START 条约是全球控制毁灭性武器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也是冷战后时代对减少核武器的第一个重大承诺。拥有世界上最大核武库的两各大国的合作被视为俄美关系发展的良好信号。此外,随着New START 条约的诞生,两国在关键问题上建立了战略信任,为今后进一步减少核武器铺平了道路。该条约还明确体现俄美两国将继续履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中的承诺。随着其特别重要的作用,这一事件被认为是奥巴马政府的对外活动成就之一,奥巴马总统已宣布要在其任职第一时间就奉行防止核武器扩散的政策。

落实中的坎坷

本着“美国优先”的观点出发,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任期开始时便倾向于将美国从国际协定中撤出。因此,对于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在与美国领导人的首次会晤中提出的延长 New START的提议,特朗普总统就通过对该文件明确表示怀疑作为了回复。 据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及其高级顾问的说法,New STAR对美国不利,因为其不包含了俄罗斯超过60%的战略武器。自协议签署以来,巴拉克·奥巴马总统政府已知道这个问题,但尚未提出具体的对策。美国认为,随着对核武器生产的基础设施进行了巨额投资,俄罗斯的核武器在射程距离、破坏能力和类型上都稳步增长。这意味着俄罗斯的核弹头数量远大于条约中所规定的数量。 而这种能力被莫斯科逐年加以补充。因此,唐纳德·特朗普政府的看法是要将与俄罗斯的新协议包含了所有核弹头。美国元首也对New START条约仅影响俄罗斯武器库的45%,而控制着美国90%至92%的武器库之事表示不满。唐纳德·特朗普政府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亏损,其使华盛顿在争取世界领先军事大国地位和开发新战略武器的竞赛中可能被拖延。

第45届白宫主人对New START延期谈判所提出的条件是要扩大本条约的对象,其中中国必须成为该协议的缔约国之一并把这视为先决的条件。根据美国的说法,New START是建立在冷战两极世界观基础上的控制核武器协议。当前,在中国正在大力巩固其国防能力的世界中,这种方法已不再适用。据美国科学家联合会的数据显示,俄罗斯是世界上拥有核弹头数量最多的国家,即6370枚核弹头,美国拥有5800枚排行第二,中国拥有320枚排在第三。尽管在核弹头数量上无法与俄罗斯和美国有成相比,但唐纳德·特朗普政府表示,中国在国防工业上有巨额投资并试图巩固其核仁力量。华盛顿认为,中国正渴望成为一个大国,因此它应该表现得像一个大国,要采取行动,通过参与双边或三边对话机制来扭转各种巩固核仁力量的活动。对美国的这一举动作出回应,中国申明不想进行谈判,同时宣布如果美国愿意将其核武库削减到中国的水平,它将参与对话。 当然,对美国而言,这是不可能的。因此,直到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离开白宫并将其职位让给在2020年11月赢得美国总统大选的乔·拜登之候,New START的“命运”仍然未知。

最后一刻的突破

在第一个通话中,俄美两国领导人同意按照规定将New START条约延期5年。 俄罗斯参议院和众议院立即通过了该决定。 这个备受期待的事件帮助世界避免了两个大国之间最后一次核武器协商崩溃的恶劣情况,也是力争减轻全球紧张局势的正确方向。

执政初期同意延期New START条约展示了白宫新主人在控制战略武器方面的热情,同时肯定了他对全球安全的重视。实际上,自从担任参议院对外委员会负责人到巴拉克·奥巴马政府副总统的时期,乔·拜登总统已多年参与武器控制计划。他也是在美国第一任黑人总统任职期间为促进批准New START条约付出了许多努力的人,同时他承诺在无条件的情况下将该条约再次延长5年。

虽然New START条约没有破裂并延期至2026年,但双方没有太多时间开始进行谈判新的条约,现在则是希望呼吁美国重回“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 的时间。尽管乔·拜登总统已充分表明其立场是不支持核武器竞赛以及俄美之间战略平衡的必要,但作为国家元首,他却不能忽略通过发展最先进的弹道武器来增强美国的国防潜力。这是一个瓶颈,预示着未来两个军事大国之间就有效的核武器控制机制进行谈判过程中所会遇到的困难。(完)

作者:云卿-阮友恩

网友评论 (0)

将巴黎公社有关夺取与执掌政权的经验教训运用于当前卫国事业
1871年巴黎公社是工人阶级和劳动人民推翻资产阶级政权的世界首个革命,虽然其存在了72天(从1871年3月18日至1871年5月28日),但是对勤劳阶级、工人运动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