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26 日 , 星期一, 17:15 (GMT+7)

2020 年 09 月 28 日, 星期一, 09:15 (GMT+7)
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全球非传统安全挑战

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席卷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在坚决开展各项措施加强防疫工作的同时,各国也注重应对生物安全挑战 - - 非传统安全挑战,并将其视为国家安全战略的紧急要求。

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全球危机

2019年12月初在中国湖北省武汉市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因自己的危险性和“超快” 传播速度而使世界局势变得动荡不安。截至2020年8月24日,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席卷全球220多个国家和地区,感传人数超2300万人,死亡人数超80万人。疫情对世界各国经济、政治、社会、外交、安全等领域造成严重破坏。

在经济和贸易方面,许多组织的调查结果表明,疫情导致生产放缓、劳动生产率下降、全球供应链中断,对世界经济造成的损失估计超过五万亿美元。原被认为是世界经济重要“动力”的投资、贸易、航空、旅游、服务等领域受严重下滑。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预测本行业2020年的收入将下降约55%,相当于3140亿美元。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已将全球经济的增长预测数据从03%下调至1.4%,到2020年底为0%。一些国家政府不得不提出紧急经济援助计划,以拯救在疫情“风暴”中下滑的经济。美国大会共识一项价值高达2.2万亿美元的大规模援助计划,欧盟设立一项价值高达7500亿欧元(相当于8590亿美元)的援助计划等等。然而,许多分析师称,如果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不能被控制,救助金只是“盐在海中”,全球经济将陷入衰退,并可能达到创纪录的规模,甚至可能创美国1930年经济大萧条德纪录。包括发达经济体在内的世界各大经济体将面临崩溃危机。

在社会方面,社会社交距离限制、关闭边界等措施有助于减少人际感染,但也导致消极效应,使大量企业、生产商、经营商和服务商面临破产危机,失业率大大增加。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LO)估计,全球约有12.5亿工人因受疫情影响而收入降低或失业,贫困率、极端贫困率同比增长一倍多。这是影响到许多国家政治安全和社会秩序的一个“突出”问题。

在政治和外交方面,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世界权力中心严重受损,不仅影响国际关系格局,而且使世界地缘政治和地缘战略竞争变得更加剧烈、复杂并难以预测。由于担心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爆发,许多政治、外交、文化、运动等国际事件被推迟,甚至取消,本地人对疫情区人的歧视情况有所增加,大大影响各国关系以及地区和国际合作。

在安全方面,许多研究学家认为,疫情加剧了世界“热点”地区的冲突,使许多地区的民族宗教冲突变得更加严重,在冲突、战争中使用生物武器的风险越来越大。各国专家担忧,若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时间更长,其对世界各国造成的破坏将更加严重并难以预测。疫情也有可能破坏人类近一个世纪的成就。

生物安全 ——非传统安全挑的“警钟”

在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前,世界经历了数十次危险的毁灭性大流行病。典型的有:查士丁尼瘟疫(公元541 - 750年)夺走约5000万人的生命,占当时世界总人口的二分之一,这是世界范围内发生的第一次大规模瘟疫;十九世纪发生的“黑死病”鼠疫共造成全世界7500万人死亡;十五世纪至十七世纪发生的天花病致死2000万人,占当时美洲原住民人口的近90%;霍乱大流行被医学界认定最初于1563年在印度发生,然后由此传播到世界各地,造成数千万人死亡。西班牙(1918年)、香港(1968年)大流行性流感造成100万人死亡;免疫缺陷病毒感染/艾滋病(HIV/AIDS)最早被发现在1981年,约有7500人感染,3200人死亡,目前艾滋病仍是人类健康重大威胁。最近,SARS(2003年),H1N1流感大流行(2019年初)感染了数亿人,数十万人死亡。

面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全世界共同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许多医学发达国家很快就成功地解码了新型冠状病毒新的基因组,从而加速新冠治疗药物及疫苗的研发与生产。截至2020年8月初,全球有超1200万新冠患者已治愈,一些国家成功研制新冠疫苗,开始临床测试,并计划投入使用,为新冠患者打开了希望之门。然而,世界医学专家无法深入研究或未知的新型冠状病毒和其他传染病的感染、传播机理和其变种之“谜” ;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许多国家再次爆发;世界尚未制定新型冠状病毒治疗方案等等。这些困难给全球疫情防控工作带来不小的挑战。

国际专家认为,疫情一定会得到控制,但即使被控制,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经向世界发出警告,由于具有极大的复杂性和危险性,生物传染病是人类过去、现在和将来最严峻的非传统安全挑战。因为,风暴、洪水、干旱、地震、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挑战只会在一定的时间对一个国家或地区造成破坏,而传染病有可能导致世界大规模死亡,并威胁人类生存。根据流行病学调查结果,在当今世界,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免疫缺陷病毒(HIV)、埃博拉病毒(Ebola virus)、2019新型冠状病毒等新型传染病的患者数量比上世纪增加了三倍,自1980年以来,每年疫病爆发的数量几乎增加了两倍。

当今世界传染病数量增加的“逆理”是由许多原因造成的,但主要原因是:第一,全球化背景下的国际交流增加了传染病的传播与扩散危机,人类能够在短时间内乘飞机到世界上任何地方旅行,若不加以适当控制,这将使流行病在全球范围内“超速”传播。第二,世界人口迅速增长(在过去的50年中,世界人口增加了一倍),使传染病传播的风险更高。第三,移民浪潮(最近发生了欧洲移民危机,即从非洲进入欧盟国家寻求居留而产生的移民潮),在各大洲爆发的抗议浪潮增加了社区传染风险,疫情将很难得到控制。第四,疫苗耐药性现象导致出现变种更多、毒性更高的病毒,典型的是被认为是与2003年导致非典的病毒SARS-CoV属于相同病毒种并突变得更危险的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第五,气候变化增加了病原微生物和寄生虫的数量。埃及伊蚊 - - 传播导致新生儿小头畸形症和许多神经症的寨卡病毒的中间体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和其他大流行病肆虐并有可能导致人类灭绝的“生存风险”的背景下,专家认为,除了采取各项紧急措施防控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之外,各国必须采取各项基本和长期的措施来应对包括生物安全挑战在内的非传统安全挑战,并以此当作国家安全战略的紧急任务。

生物安全挑战 - - 非传统安全挑战及其应对措施

根据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防控实践,专家认为,为了有效防控传染病(如果爆发)和应对包括生物安全挑战在内的非传统安全挑战,我们必须同步采取各项措施,其中,首要任务是加强教育宣传工作,让人民充分认识到国家安全捍卫任务的目标与要求,从而提高其对国家的责任感。各国政府必须制定民防工作计划,时常组织防疫演练,有效应对紧急情况,尤其是生物安全挑战,确保不处于被动,不出乎意料。提高预警系统的效能,及早发现包括生物安全挑战在内的非传统安全挑战,以及时开展各项防控措施,并“冻结风险”。加大对国家医疗卫生部门的投资力度,尤其是研发生产疫苗的医疗中心和制药公司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补充与完善医疗卫生机制与政策,提高社区医疗服务质量,加强国家医疗物资储备实力。当生物安全情况发生之时,每个家庭必须成为一个“防疫堡垒”,及时采取各项预备措施,严格遵循“预防、发现、隔离、定位、防治”原则进行防疫工作,优先发挥现场资源,将应对非传统安全挑战与促进经济发展和提升社会保障水平紧密相结合。

在全球化与国际一体化的背景下,世界成为了“人类共同家园”,因此,国家与民族安全离不开地区与世界安全,反而言之。充分认识到这一点,各国必须在遵守国际法律、联合国宪章、尊重主权与领土完整的基础上加强合作关系,携手预防应对“传统”及“非传统”安全挑战,努力共建稳定、安全、发达、繁荣的世界。(完)

作者:明德

网友评论 (0)

越南民族历史上的伟大事件
八月革命暨9月2日新越南成立的七十五年纪念活动正逢全党、全民、全军立下好成绩迎接各级党代会尤其是党十三大召开之时,我们更加了解八月革命的珍贵价值,充分认识到当今一代人在运用和进一步发展八月革命经验教训并将其运用到革新和建国卫国事业与融入国际的事业之中,以求实现民富国强民主公平文明的目标。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