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03 月 09 日 , 星期二, 04:37 (GMT+7)

2014 年 12 月 30 日, 星期二, 07:57 (GMT+7)
2014年世界军事政治重大事件回顾

2014年是国际军事政治形势继续发生较大变动的一年。尽管和平、合作与发展仍是全世界的主流,但武装冲突、民族与族群矛盾、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地缘政治竞争、海洋海岛主权争端等问题此起彼伏,形势复杂,严重危及全世界的和平与安全。以下是2014年世界时政“全景画图”中带有“暗、亮”交叉色彩的突出事件。

2014年6月30日北叙利亚街道上的“伊斯兰国”士兵 (图片来源:路透社)

一、“伊斯兰国”组织(IS)的崛起及由美国带头的困难重重的反IS之战

IS突然崛起,攻占了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多座大城市,在因特网上传播野蛮的罪恶行为,成为世界上比臭名远扬的“基地”恐怖组织还要危险的又一场灾祸。这样看来,多年来本以为恐怖主义已被根除,如今死灰复燃,变成更为残忍和危险的组织。国际军事政治分析专家认为,与“基地”(al Qaeda)组织相比,IS拥有更多的优势,包括:丰富的财源(因其占领了北伊拉克、东叙利亚地区各大油田,也受到多款“黑”资助)、较为正规化的组织,(拥有先进的武器装备及擅长打仗的士兵)。值得一提的是,IS组织还大声喧嚷“世界属于伊斯兰人,伊斯兰教徒要为占有全世界而努力战斗”的极端圣战思想,吸引了世界各地教徒的参与。这为IS在中东北非乃至全世界开展行动提供前提条件。据统计,IS队伍中有数十万来自世界多国,其中包括西方国家的士兵,而且该数目还会不断增大。

由于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国家利益受到威胁,促使其不得不调整反恐战略,而IS就成为其主要攻击目标。为此,美国及其盟友军队进一步对伊拉克和叙利亚IS目标进行空袭,并为伊拉克保安力量及叙利亚库尔德部落提供更多资助、武器及训练,使其能够抵抗IS。此外,美国还在许多国际论坛上呼吁国际社会成立反IS联盟。对于美国的反IS战略,多国军事专家评论称,此战略实质上只是“新瓶装旧酒”,且还存在许多不足。他们认为,在伊拉克保安力量仍较微弱、叙利亚局势持续动荡不稳的情况下,美国光靠空袭是不够的,应让步兵也参与其中才能有效地克制IS。然而,深陷“伊拉克泥潭”十年后,重返中东对美国来说并非易事。此外,美与西方近来的反恐实践表明,他们偏重于采取军事行动而却忽略了要想从根消除恐怖主义就得采取配套措施来消除贫困饥饿、不公正、不平等、霸权主义、干涉别国内政等恐怖主义的根源。他们这些军事行动不但不能有效地打击恐怖主义,反而还为恐怖主义滋生蔓延甚至更加轻举妄动提供良好温床。美中情局(CIA)对于数月来反IS的军事行动作出评价称,美国及其盟友针对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空袭未能取得如期效果,加入IS的外国士兵数量仍在不断增加。该组织还在计划将其活动范围扩大到中亚、东南亚等地区。

二、乌克兰危机在美国及西方与俄罗斯间的地缘政治竞争中引起震动

2014年,在黑海岸边的乌克兰危机发生了更复杂、更危险的转折性变化。2014年2月22日,乌克兰国会宣布罢免亚努科维奇总统,成立亲西方政府,使该国陷入史无前例的分裂和混乱。乌克兰东部的克里米亚政府就是否要并入俄罗斯一事进行了民意征集,顿涅茨克、卢甘斯克等其他地区则掀起了从乌克兰分离出去的高潮。尽管乌克兰各方及国际社会作出了很大的努力,但乌政府军队同反对派的武装冲突仍在爆发,致使数千名无辜平民死亡。不久前,乌总统波罗申科宣布不承认由该国东部自行建立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并废除了乌东部特殊地位的法律。他也强调,基辅政府将重新武装,为战争做好准备。这些举措使乌克兰危机变得更加严重。

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有关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的决定导致俄乌关系紧张升级,并引起俄罗斯同美国和欧盟地缘政治竞争中的震动。分析人士认为,乌克兰之所以陷入难以收拾的困境是因为该国在美国和西方操控“后苏联”空间和孤立俄罗斯等战略之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为实现此阴谋,美国和西方于2004年闹出了一场“橙色革命”,但在2009年亲俄派总统亚努科维奇上任后以失败告终。2013年11月趁着基辅拒绝同欧盟签署联盟协议的机会,美国和西方又一次为反对派做后盾,闹出“第二次橙色革命”以推翻亚努科维奇政府,成立亲西方新政府。对俄罗斯来说,乌克兰是一个重点战略要地,是该国石油输向欧盟的重要纽带,也是俄罗斯在北约包围形势日益严峻的背景下具有生存意义的战略缓冲区。将其正在部署黑海舰队的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实际上是俄罗斯不得已而为之的冒险一步,旨在维护俄罗斯国家安全与核心利益。美国和西方将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一事视为“不可接受”的举措,并连续采取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他们谴责俄罗斯违反国际法,使乌东地区严重恶化等等。目前,美国和欧盟还在继续对俄增加经济制裁。与此同时,北约在俄边境附近举行数次联合演习以展示自己的实力并对莫斯科施加军事压力。俄方则宣布坚决维护国家安全与核心利益,其中包括在乌俄罗斯人的利益。俄罗斯领导人要求西方与乌克兰政府尊重乌东地区人民的政治选择权利,并将其视为稳定乌克兰局势的必要条件。国际舆论担心,针对乌克兰危机的激烈矛盾可能促使俄罗斯同美国和北约的关系陷入新一场“冷战”,甚至是一场“热”对峙。

三、武装冲突和海洋海岛主权争端不断升级给世界安全全景染上“灰暗”

许多国际分析人士认为,2014年除了在中亚、中东、非洲、东南亚等地区发生悬而未决的长期冲突之外,还出现多场武装冲突、海洋海岛争端,隐藏着对地区乃至世界安全与稳定的极大风险。其中引人注目的是以色列为反击哈马斯对加沙地带进行的军事攻击。战事虽然只持续七个星期的时间,但其对巴勒斯坦人民带来了极大的人道主义灾难,造成2,000余人死亡,9,500余人受伤,近10000间住宅受损等。联合国还指责这场灾难是战争罪恶行为。2014年8月5日,以色列同哈马斯突然达成长期停火协议,但他们之间的冲突纠结仍未得到化解。国际舆论担心这一停火协议只是双方为新一场任何时候都可能爆发的更加残酷的战争做准备的“休息”时间。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泰国、布吉纳法索等地的军事政变、东海、华东海紧张局势、朝核问题、伊核问题、中东和平进程仍处于僵局等国际难题。所有这些造成了以“灰暗”为主要颜色的2014年世界安全全景。

四、国际和地区接轨与合作趋势迈出更具实质性的步伐

2014年,世界形势也出现了许多积极“亮点”。国际和地区接轨与合作在诸多领域与层级上呈现了活跃局面,其形式也丰富多样。值得指出的是,为实现2015年建成共同体的目标,2014年东盟在经济、政治安全、文化社会三大支柱等方面集中加快合作进程,加强区内与对外关系,满足既定要求。同时,东盟还通过东盟地区论坛(ARF)、东亚峰会(EAS)、亚欧会议(ASEM)、东盟防长扩大会议(ADMM+)、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等多边对话渠道,在本地区内及跨地区的合作架构中发挥主导地位和积极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东盟内部的团结一致得以加强。当中国在越南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非法架设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时,东盟发表了有关东海问题的联合声明。该联合声明明确肯定了维护东海上和平、稳定、安全、航行自由、航空自由的重要性,要求有关各方保持克制,不使用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在恪守《东海各方行为宣言》(DOC)、2012年东盟有关解决东海问题六点原则的声明及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的基础上和平解决东海问题。东盟发表的联合声明得到国际舆论的好评,充分体现了东盟对地区内有关和平、稳定与安全问题的团结一致、高度责任感与核心地位。

2014年,在美俄关系严重恶化的背景下,上海合作组织(SCO)的合作举措备受国际舆论关注。2014年9月上合组织首脑会议通过了2015年接纳观察国程序、加强防务合作特别是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促进国防工业的合作、在国际和地区的重要问题上相互支持等文件草案。许多专家认为,上合组织对国际和地区安全架构起着日益重要的作用。

从2014年世界军事、政治全景来看,许多分析人士认为,2014年是自“冷战”结束以来世界和平与安全面临最大挑战的一年。这一形势会给2015年带来什么样的影响?2015年世界形势会如何演变?这些问题的答案仍是个未知数,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取决于每个国家及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完)

作者:同文

网友评论 (0)

2020年世界十大军事国防事件
2020年,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快速传播使世界局势继续发生深刻复杂变化,冲突矛盾、地缘政治竞争、地缘战略竞争、军备竞赛的加剧使得世界军事国防景象变成灰色。《全民国防杂志》综合并向读者介绍“2020年世界十大军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