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10 月 20 日 , 星期六, 03:11 (GMT+7)

2018 年 03 月 23 日, 星期五, 07:55 (GMT+7)
“阿拉伯之春”下伊朗政治和社会变迁

近期,反政府游行示威浪潮突然在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爆发。这是德黑兰政府从2009年面对的最大政治挑战。那么,这个带有“阿拉伯之春”色彩的游行示威的本质是什么,这是国际舆论所关注的问题。

美国和西方国家的盘算

据中东研究专家,从2011年,伊朗已是带有“阿拉伯之春”色彩的政治和社会变迁的目标,其目的是改变德黑兰掌权制度。因为,伊朗久已体现是对全中东地区拥有影响力和支配力,但不听从美国和西方国家的“上令”的实体。也就是这个原因,在这些国家眼里,德黑兰政府就像一个“刺儿”一样,必须除掉。 但是,为何十多年来,美国和西方国家对德黑兰核计划采取仇敌禁运政策,但大规模的政治社会变迁仍未在伊朗发生,而最近,尤其是在伊朗与P5+1国家组织的核协议得到签署后,这个变迁又纷纷爆发。这些问题是否都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盘算之内?

据国际观察者,尽管伊朗与P5+1国家组织达成了核协议,但实际上,伊朗的经济社会因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制裁政策而仍然遭受种种困难。另一方面,伊朗人期望制裁政策被取消后,他们的生活将会得到改善等。利用这一问题,美国和西方国家已想方设法把薄弱、贪污和落后等归咎于德黑兰政府,企图掀起该国内部的反抗浪潮。这个图谋明显体现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已主动捏造舆论并为推动“阿拉伯之春”在伊朗重演打下前提。据此,首次到访阿拉伯沙特时,特朗普宣布成立一个“阿拉伯国家的北约”,其第一个目标是抵抗伊朗。此后,2017年8月5日,美国国会通过了H.R.3364法案,其中确定伊朗是“侵略国家”。此外,在美国2017年12月18日公布的最新国家安全战略中,美国也确定伊朗是“资助和出口恐怖主义的国家” 。

2017年12月30日在德黑兰爆发反政府游行示威(图片来源:AFP

特别的是,在伊朗爆发的游行示威浪潮时,特朗普总统已在社交网上呼吁伊朗人民崛起推翻德黑兰的“专制政治制度”。此后,2018年1月9日,美国众议院已通过决议,支持在伊朗的反政府示威者,并指责德黑兰政府镇压游行的行动。该决议强调,美国众议院“支持伊朗人民参加和平、合法的游行,只在反抗贪污和压迫制度”,并指责该国“针对伊朗人民的严重违反人权事务”。以此为借口,美国和西方一些国家建议联合国安理会通过谴责德黑兰政府“违反人权”行动的决议,并对其采取制裁措施,甚至是进行军事干涉。上述问题表明,在伊朗的反政府游行暴乱好像都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盘算之内。

在伊朗爆发游行示威的目的

反思伊朗近期所爆发的“事件”,该伊斯兰国家“阿拉伯之春”的贯穿目的是推翻当前政府,设立一个满足美国和西方国家利益的新政府。但是,仔细一看就知道,“推翻一个资助和出口恐怖主义的政府”口号的背后目的是消灭一个正在与俄罗斯和叙利亚带头参加反恐战争的力量,因为,恐怖是西方国家一些势力进行冷战后地缘政治战争的“武器”。因此,一些示威者的口号不仅是要求改善人民生活,而且以“耗资”和“无益”等理由还表示反对德黑兰政府参加在叙利亚的反恐战争。

 在伊朗“阿拉伯之春”的另一个目的是破坏刚刚形成的俄-伊-土联盟。该联盟不仅改变中东地区,乃至亚欧陆地的政治面貌,其主要目标是打败“伊斯兰”国组织。更重要的是,这三个国家都面对一个共同对手——美国。实际上,该联盟已经和正在对美国和西方国家在中东的利益构成直接威胁,甚至是竞争对全部亚欧陆地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在H.R.3364法案中,俄罗斯和伊朗被视为“侵略国家”,土耳其也被美国和北约视为需要促使瓦解的“焦点”。看出这个危机,土耳其已决定购买俄罗斯的S-400防空组合,以便“防身”。此外,土耳其和伊朗都面对得到美国保护的、领土包括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和土耳其许多地区的独立库尔德斯坦国家形成的危机。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美国防长马蒂斯已直截了当地宣布,反“伊斯兰”国组织只是针对伊朗大战役的一部分,因为,据华盛顿的观点,伊朗是“资助恐怖主义的国家”。因此,尽管宣布“打败了‘伊斯兰’国”,美国总统特朗普仍批准为华盛顿在叙利亚“各伙伴”提供总值达3.93亿美元的大量武器的计划。以这个计划,2018年,五角楼将继续向叙利亚运输武器,其中有数千个反坦克武器和精度高的防空火箭。

在伊朗“阿拉伯之春”的变体及其结局

据分析家,近期在伊朗爆发的游行示威,实质上只是曾经扫过地区许多国家的“阿拉伯之春”的变体,其体现于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出发点都是以反贪、降价必要消费品、解决失业等经济社会口号的和平示威。这些口号基于伊朗当前正在遇到经济、社会上由于美国和西方国家长期制裁政策带来的困难。

第二、 从上述要求,许多示威者以当前经济、社会困难等理由提出推翻政府的政治性声索以及呼吁政府停止参加在叙利亚和也门的反恐战争。

第三、曾受外国情报培训的极端分子已混扎示威者,使用狙击枪杀害平民,并归咎于政府力量,以便从外边干涉。这个剧本较为典型的,只不过是埃及、利比亚、叙利亚的“阿拉伯之春”与乌克兰的“品行革命”的模板。

但是,上述剧本又不按他们的图谋发生。据分析家,尽管带有政治色彩游行示威纷纷爆发,但示威者以及反对派的心思并不想让自己国家陷入像也门、利比亚或叙利亚等国家那样的惨境。另一方面,西方国家内部在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一事上发生了分化。因此,2018年1月5日,当美国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召开关于伊朗游行示威事件的紧急会议时没有收到许多同盟国的支持。

与此同时,吸取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国在“阿拉伯之春”与乌克兰“品行革命”中的失败经验,伊朗已采取“柔刚结合”战术,以应对游行示威力量。据此,德黑兰政府宣布,人民有游行示威的权利,只在向政府提出他们的正当要求。但政府也坚决镇压进行暴乱、捣乱等非法行为;鼓励支持政府的广泛集会。以积极因素控制消极因素的“柔刚结合”战术已为伊朗政府挫败在伊朗进行“阿拉伯之春”的阴谋。截至目前,伊朗情况基本上稳定。

但是,据观察者,过去时间在伊朗爆发带有“阿拉伯之春”色彩的游行示威尽管被遏制,但其也预兆该伊斯兰国家将会面对的种种困难。国际舆论认为,伊朗政府和人民应加强团结,寻找共同语言,努力越过困难,坚持维护和平、稳定环境,以便发展国家。尤其是避免翻上错误,导致外来的干涉,否则像叙利亚、利比亚的冲突会席卷该国,致使全中东地区陷入新的冲突和不稳定的旋祸。(完)

作者:武权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