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10 月 21 日 , 星期日, 01:02 (GMT+7)

2018 年 05 月 28 日, 星期一, 16:31 (GMT+7)
走向和平,叙利亚是否有机会?

叙利亚内战延宕了七余年,可尚没有和平与稳定的积极信号。尽管伊斯兰国组织(IS)被击败对该国人民打开了一个和平的机会,不过这机会并没有得到实现,而叙利亚继续作为大国之间竞争日益激烈的重点地区。 那么叙利亚是否有机会走向和平?

回顾冲突

也许,源于叙利亚的地缘政治位置,这个中东国家的冲突从2011年拖延至今一直没有找到解决办法。据观察家称,叙利亚主权下的地中海海域有许多丰富的资源,特别是储量丰富的石油。叙利亚沿海地区可建立一些大型军港,控制地中海的大面积海域 。在政治方面,叙利亚是俄罗斯和伊朗的重要盟友,而这两个国家都是美国和西方国家的破坏性目标,使叙利亚成为内外地区大国间的地缘政治竞争焦点 。自从2011年3月15日爆发一场名为“阿拉伯之春”的政治暴乱浪潮开始,于是变成了忠于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力量与华盛顿及其在该地区内外的盟友所支持的反对派力量之间的内战,其使叙利亚推入了“肉罐”、暴力和不断动荡的处境。

叙利亚发生的地缘政治竞争体现在地区和全球两个层面。在区域层面,主要是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土耳其一方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之间的竞争。虽然伊朗是大马士革政府的盟友并始终支持叙利亚的领土完整,但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卡塔尔又想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政权,试图拉拢叙利亚。在全球层面,主要是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与得到伊朗和叙利亚政府支持的俄罗斯之间的竞争。因此,考虑到这两个层面的竞争,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和卡塔尔自然成为美国的盟友。因为他们具有相同的目的, 控制整个穿越叙利亚的天然气管道。对美国而言,它还希望控制欧亚大陆的大部分石油和天然气资源,试图把俄罗斯推出中东和欧洲传统市场。俄罗斯却不能对唯一的盟友叙利亚被分裂为诸多派别以及对两个苏联时期留下的两个军事基地(拉塔基亚和塔尔图斯) 的生存等问题而坐视不管,意图继续保持其在中东的影响力。正是因为叙利亚的地缘政治位置和各方的国家利益,这个中东国家已经成为一个大战场,不知何时才能获得和平、稳定。

外部势力的企图

自从2011年以来,美国和西方国家利用所谓的“反对力量”进行“通过他人之手的战争”,试图推翻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并建立一个由华盛顿控制的新政府。“反对派力量”包含多个成员组成并得到美国、西方国家和该地区盟友的支持;其中,在一定的程度上还包含了基地和伊斯兰国等两个恐怖组织。因此,尽管于2014年8月决定组建打击伊斯兰国的国际联盟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对伊斯兰国组织进行空袭,但在实际上,由美国领导的联军已借用了“打击伊斯兰国”的理由,袭击了叙利亚的经济和军事基础设施,为“反对力量”在战场上夺取优势、占领越来越多的领土并对阿萨德总统的政体施加压力创造有利条件。

4月14日,美英法三国对叙利亚化学武器研究中心发射了导弹
(图片来源:Reuters

2018年年初,叙利亚在俄罗斯和伊朗的帮助之下已打败伊斯兰国组织并对恐怖分子进行打击。由于无法打着“反恐”的幌子继续在叙利亚境内开展非法的军事存在,美英法联盟在没有足够和有说服力的证据下,于2018年4月14日指控叙利亚军队“使用化学武器屠杀平民”并允许自己有权开展军事攻击。这一行为严重违反了国际法,因为根据莫斯科2013年的提议,大马士革政府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禁化武组织严格监督和查证下取消了所有化学武器,为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2118号决议打下了基础。在叙利亚开展任何涉及化学武器的外部军事干预只在联合国调查结果出炉后才能进行的。因此,最近“惩罚”叙利亚的联合军事行动已经把该中东国家的冲突攀升至前所未有的危险程度,不利于刚被点燃的和平进程。

对于俄罗斯来说,自从爆发反大马士革政府的游行活动以来,莫斯科坚决围护国际法、联合国宪章以及叙利亚处理内政的权利。当然,在莫斯科维护叙利亚国家主权的同时,其也保护了俄罗斯在该国家的利益。在2015年9月中旬,包括伊斯兰国组织在内的反对派极端势力控制着叙利亚的大部分领土并威胁了大马士革政府。为了解救叙利亚,落实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反伊斯兰国的决议并收到了叙利亚政府的请求,俄罗斯总统于2015年9月30日建立了包括俄罗斯、伊拉克、伊朗和叙利亚政府军队在内的反恐联盟。从此以后,这个由俄罗斯领导的联盟在叙利亚境内击败了伊斯兰国组织,保护叙利亚主权及阿萨德总统政权并夺回了大部分的领土。

对于靠近叙利亚的土耳其来说,他一直都有将叙利亚分裂成为安卡拉所控制的缓冲地带的想法。为了实现此目标,他致力于支持并为包括“叙利亚自由军”在内的叙利亚“反对力量” 提供训练和装备。然而,面对伊斯兰国组织的威胁时,尽管遭到大马士革政权的反对,安卡拉仍然派军到叙利亚领土内,直接攻击伊斯兰国组织。值得注意的是,在参加叙利亚反恐战争的同时,土耳其还执行另一个目标,那就是摧毁所被安卡拉认为是“恐怖组织”的库尔德人武装力量。2018年1月20日,土耳其甚至在叙利亚阿夫林地区发起了针对库尔德武装力量开展“橄榄枝”行动,在解决叙利亚危机的努力仍然陷入僵局的背景下引起了担忧。实际上,土耳其希望阻止库尔德人建立一个“自治王国”。因为,如果这成为事实,其将对土耳其库尔德人激发相同的抱负。

与此同时,伊朗和以色列的影响也是叙利亚冲突的一个重要因素。作为最亲近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政权的国家之一,伊朗向叙利亚政府军及支持阿萨德总统的力量提供武器、财政和情报 。参与这场战争对伊朗创造了伊斯兰教什叶派社区 “监护人” 的形象 。什叶派是伊朗占多数的伊斯兰教教派,与叙利亚的伊斯兰教什叶派相同,两者都是对立逊尼派军事和恐怖组织的攻击目标。伊朗正在通过叙利亚伊斯兰教什叶派的武装力量来控制叙利亚西部地区。德黑兰希望通过伊拉克和叙利亚建立一个畅通无阻的运输走廊,以便向黎巴嫩的真主党武装力量不断提供支援,并对以色列施加压力。相反,自从冲突爆发以来,以色列对叙利亚境内的真主党组织及伊朗军事基地进行了多次空袭。以色列之所以要深入干预叙利亚的战争局势,是因为他想防止伊朗在该中东国家扩大其影响力。

对东道国叙利亚来说,该国军队在俄罗斯和伊朗的援助之下,对“反对力量”赢取许多的军事胜利,并希望尽早恢复和平、稳定及领土完整。然而,据军事专家称,过去七年所发生的事情使各派难以接受阿萨德总统成为最高领导人。另一方面,自从冲突爆发以来,叙利亚政府忽视了库尔德人的问题,而只顾着对付伊斯兰教逊尼派,所以叙利亚库尔德人占上诸多优势,并在美国的后盾之下加紧巩固政治组织和建立独立的武装力量。

叙利亚走向和平的机会?

在叙利亚击败伊斯兰国之后,似乎即将到来的和平却因为美英法联盟对叙利亚进行了空袭而灰飞烟灭。华盛顿直言不讳地宣布,美国将在该国保持长期军事存在,直到大马士革“放弃使用化学武器的意图”为止。在莫斯科对中东地区日益发挥更大的作用和影响的背景下,这只是掩盖美国在叙利亚保持军事存在并继续与俄罗斯进行地缘政治战争的谎言。然而,美国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是非法的,因为这个存在在名义上没有得到叙利亚政府的批准,并不排除以正当回应美国和其盟友于 2018年4月14日对叙利亚开展空袭的活动,对美国军事基地进行攻击 。据军事专家分析称,由于叙利亚根据国际法采取行动所以上诉的回应是可行的。当时,这并不排除美 - 俄军事对抗的可能性。为了避免这种危险的局势发生,华盛顿向“阿拉伯版北约”联盟(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首次访问中东地区所形成的组织)的国家提议,派军到叙利亚代替美国落实“叙利亚战争的阿拉伯化”的剧本,旨在把俄罗斯与该地区的其他国家分割。因此,分析人士称,联军刚对叙利亚开展的军事袭击只是美国、北约和“阿拉伯版北约”联盟与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大规模军事对抗之“前奏”。

在当前极其复杂的条件下,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曾表示,解决叙利亚长期冲突的办法只能是通过政治的手段,但这并不容易。 当中东国家各派尚未达成共识时,其因为各自利益而难以聚在一起。 因此,叙利亚的和平机遇还远未实现。(完)

作者:黎世母大校 – 黄孟游大校、硕士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