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01 月 24 日 , 星期五, 05:28 (GMT+7)

2019 年 12 月 02 日, 星期一, 06:57 (GMT+7)
虚构还是诋毁民族英雄形象

近期,一些人在文学、艺术创作过程中擅自给自己“虚构权限”,编出抹黑、冒犯民族英雄的非真实细节。这的确是非艺术行为,借助艺术宣传反动且篡改历史的非人文价值,需要做出谴责并对此进行排斥的斗争。

那就是一些文艺家或是由于历史知识的缺陷或是由于艺术能力的薄弱而作出体现“诋毁”、“诽谤”历史文化名人、民族英雄的态度并丑化其形象、贬损其名誉的创作或发表。他们基于“革新精神”从人类的自然性、本性的视角描述民族英雄,通过艺术将英雄、伟人描述为日常生活中的人物,使之变得更加“真实”、“人性”。他们还认为,“不应该神圣化某人,应将其回到真正的位置”。甚至,有人认为,虚构历史上的英雄人物是“文学家的创作权”,同情还是反驳是读者的权利,那就是“民主看法的表现”。

所谓“民主看法的表现”或者借助民主、利用文学艺术捏造并发表模糊且错误的文章,以便歪曲“铭记”在人民群众心中的形象,使得人家对民族英雄人性产生怀疑,对其历史文化及文化人格具有偏见、错误的看法,伤害民族的传统和道理。那的确是背叛历史、抹黑祖先、否认历史文化价值及我国民族数千年来塑造的传统、道理的行为。

人所共知,文学、艺术属于社会意识范畴,通过具体艺术形象反应现实社会生活。文学、艺术功能诸多,如教育、认识、审美、娱乐、交际、组织、调整社会等。不可否认文学、艺术的妙处,它帮助人类认识、探索客观现实,改变人类和社会的思想和感情、调整其生活行为并满足其审美需求。才华文艺家是敏感把握时代理想的人,塑造一个艺术形象引导人们的高尚思想、行动。虽然艺术形象蕴含着生活各个方面,但不是现实生活的原原本本抄写,而艺术形象塑造过程需要概括化原则和典型化原则的结合。即文艺家从现实生活实践问题中概括起来,找出生活的本质、规律。典型化是在共同之处找出个性、个别、典型的。为了做到艺术形象中的概括性和典型化的结合,文艺家需要虚构。然而,虚构必须有界限。

想象、虚构是文学、艺术的属性,同时也是文艺家的创造权利,但是必须建立在真、善、美最高的原则之上。虚构必是从一个或多个不同的现象中收集、安排、选择材料,从此通过想象力再次创造并塑造既能描述生活本质又能表现与众不同的新事物、现象。在艺术创造中的任何作品都包括现实生活和虚构两部分。这两个部分地位相等,缺一不可,互不对立、分离。某位作家只关注、重视现实生活而创作的作品将会成为记录生活的史料,而不是创造艺术。反之,如果某人洋洋自得称:我是文艺家,我创造历史作品,我不顾历史的准确性,我只需要虚构,那么此作品将会非实际、非历史。如此,他们将会失去自己的真正文艺家的地位。

对于民族英雄主题,为了更深入认识他们自己,虚构被视为文学、艺术中的一个典型化规律,使得对民族英雄的认识更为深刻,让民族英雄的艺术形象更为生动、典型、概括,意味着具有更为真实而没有失去文艺家的创造自由权。虚构是为了满足大众所敬仰的历史人物真实本质、“人性”本质的探索需求,但是必须带来更加全面、深入、人文的看法。

越南民族数千年建国和卫国的漫长历史上诞生了许许多多解放民族、抗敌的民族英雄,他们也是文化名人、建国和卫国文化代表。那就是人民群众中心目中的偶像,是共同体寄托思想、道德、期望的最高反映,同时也是塑造越南民族文化特色的材料,文学艺术对此负有责任。正如范文同总理生前曾经说过“一个国家、民族最珍贵的在于文化价值,文学艺术最大的任务和作用在于创造此种珍贵价值”。因此,文学、艺术中的理想化看法塑造了姿态豪情的核心任务。他们就是一个英雄民族的化身,拥有朴素、平易近人之德却有不同寻常的革命精神。所以,在艺术创造过程中,民族英雄应被描述为最伟大、崇高的人物,富有战斗力而不牵强、生硬,反之变得栩栩如生、贴近实践生活,使得这些形象永远对后代留下美好而深刻的印象。

以民族英雄为主题的文学、艺术创作中,作家首先要怀着“道德之心”,不可将“邪心”寄托在作品里面。因为,针对民族英雄的创作是通过艺术形象以艺术的特殊接受方式间接概括历史规律、人生教训。塑造文学、艺术作品中的民族英雄形象是印象深刻的易记且生动有趣的教育形式,让读者、观众充分了解前辈子的传统历史价值,建立民族自豪感、自尊之心及继续发扬此传统价值的意识和责任感。在审美观及对民族英雄的深刻感受、知恩、敬仰的基础上,文艺家通过自己的创造能力并出于公民责任需要创造有关这些历史人物的文学、艺术作品,有助于提高认识,教育、引导人们的向往。因此,文学艺术中的民族英雄虚构绝对不是夸大、捏造、附会历史人物一些陌生的性格、思想、感情。反之,虚构一直受到艺术和历史的逻辑制约。通过民族英雄形象的虚构艺术作用于人们的思想、感情,留下深刻、长期的印象,不生硬、勉强而自愿、自觉、自行感染,起着劝导作用。那就是自我教育、体验、承认并按照那个作品所塑造的艺术形象的道德水准调整自己的行为等过程。人们将会自我吸取教训、自行调整生活行为和方式,以便在生活中不断完善自己。

作为拥有重要的地缘政治的国家,越南国家和人民历史悠久、灿烂,历史上发生诸多变革和动荡,每一时代的英雄为数不少并留下了时代的印记。这就是文艺家队伍随心所欲创作的开放性无价资料库和基础。革新开放三十年来,倾向于这一趋势而创造的越南文学、艺术作品纷纷出炉并在思想、艺术方面取得一定的价值。通过贴近日常生活的描绘手法,这些作品在一定程度上帮助大众接近民族伟人、英雄、历史人物,让大众瞻仰并践行,从此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但是包括关于民族英雄的艺术创造在内的文学创造实践尚未满足社会的期望和共同体的欣赏需求,未能与区域中若干国家相比。当前,我们缺乏诸如《绣六金字之旗》、《章洋水月》、《放风筝之状元》等有关民族英雄的人文价值深刻的历史作品。而如阮翠爱的《荔枝园之回顾》类似作品以“添枝加叶”方式虚构诋毁文化名人、民族英雄阮斋的细节。此作品中的阮斋被描述为沽名钓誉、政治图谋的人,这种论调万万不可接受。其实,这就是利用文学、艺术歪曲、篡改历史、贬损民族英雄形象、庸俗化高尚美德、严重损害民族良知和道理的不良行为。那也是黑暗势力、反动分子利用、找借口进行历史反思并否认民族传统、道理的因素和条件,逐步淡化我国人民群众的美好文化和传统,从此逐步使之失掉。那些思想、行为急需整个社会共同体的坚决斗争、谴责,使之没有“滋生之地”,携手共建文明、现代的社会。(完)

作者:政治军官学校 范光清大校博士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