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03 月 28 日 , 星期六, 21:53 (GMT+7)

2020 年 03 月 18 日, 星期三, 07:19 (GMT+7)
美国的大中东战略及其影响

在美国历史上,从艾森豪威尔总统(冷战时期)到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华盛顿不断执行大中东战略来控制这整个重要的地区。 这已经和正在对世界乃至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造成影响。

回顾美国大中东战略

大中东地区是一个包括北非-中东延伸至巴尔干、北高加索、中亚和南亚等国家领土的地理区域。这是国际政治棋盘上极为重要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地位的区域。因此,美国长期以来将该地区置于大中东战略(全球战略的重要内容之一)的重点。在艾森豪威尔学说的基础上,该战略的第一个版本建立于20世纪50年代,填补英国和法国殖民者在该地区许多国家民族解放运动的压力之下开始逐渐撤回其影响后所留下的战略空缺。第二个版本是在70年代初尼克森学说的基础上建立的,旨在“中东化美国的存在”。第三个版本是根据卡特学说于80年代建立的,其用于应对苏联在阿富汗的军事存在。第四个版本是根据雷根学说来建立的,旨在在世界范围内建立战略区域链,其中中东地区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第五个版本建于90年代初,其借鉴了曾经改变苏联政治体制和东欧社会主义各国的 “天鹅绒革命”经验教训。

在苏联已解体的条件下,美国夺取对世界秩序的全面控制权并在单极世界秩序中扮演“国际警察”的角色,华盛顿公开宣布将通过使用军事力量推翻美国认为是“反民主”和“侵犯人权”制度等国家来执行“促进民主”的主张。在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事件发生后,华盛顿将恐怖主义视为“第一敌人”,并以进行“全球反恐战争”为借口将世界分为两个“阵营”:美国为首的反恐“阵营”和包庇恐怖主义的“阵营”。以“捍卫人权”和“反恐”为借口,美国为了平息大中东地区开始进行“十字军东征”,首先是于2001年在阿富汗启动,后来于2003年在伊拉克开展,但美国之后都在这两个国家陷入困境。

为了使美国摆脱“大中东泥沼”,奥巴马总统在2009年上台后已经调整了对该地区的战略,转而采用“智能力量”,其中优先使用“软实力”(即非政府外交,政治和经济等实力)和“硬实力”(即军事实力)。据此,奥巴马总统在2009年5月首次访问埃及之行中宣布,他将与该地区各国共同为改革与民主实施“新的起点”。到2010年底,美国与大中东国家之间关系的这种“新的起点”以该地区许多国家政治-社会动荡的形式发生并被命名为“阿拉伯之春”,其始于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根据奥巴马总统的认定,“阿拉伯之春”对北非-中东各国的意义和影响与1989年柏林墙倒塌事件具有同等的价值,它将为该地区打开了“新的时代”。

在“阿拉伯之春”的政治动荡期间,美国使用“软实力”来支持“反对力量”进行推翻各国的政权,其中以突尼斯和埃及作为典型。在“软实力”不起作用的国家,美国转用“硬实力”。以利比亚作为代表,在无法使用“反对派力量”推翻黎波里政权之后,由美国为首的北约以“建立禁飞区”为借口发起了军事干预战役,旨在消除卡扎菲总统。在利比亚的军事干预行动结束后,美国政界立即警告称,利比亚事件的剧本将再次发生在叙利亚、伊朗和许多其他国家。在叙利亚,在未能向“反对派力量”提供全面的政治、经济和外交支持来推翻大马士革政权的背景下,美国拉拢北约和中东各盟国以“反恐”的名义进行了直接的军事干预,旨在消除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然而,在俄罗斯和伊朗的政治和军事支持下,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政府仍然稳住,同时维护了其国家主权。

2017年上任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做出了许多决定来实现大中东战略尚未完成的贯穿目标,即改变叙利亚和伊朗的政权。为了消除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特朗普总统决定继续执行直接的军事干预,这始于2018年4月13日美国凭着叙利亚军队“使用化学武器”的理由而对其进行攻击,而这即便是奥巴马总统必须在2013年已放弃的一项冒险决定。然而,由于叙利亚收到俄罗斯和伊朗的大力支持,导致特朗普总统这一决定已被破产。在宣布“已打败恐怖分子”后,特朗普总统宣布从叙利亚撤军,为了“保护该国的油田不被落到恐怖分子手中”只留下一小部分力量。同时,他还宣布从叙利亚东北部撤军,而此举在土耳其的军事行动的背景下被认为是“放弃库尔德人伙伴”。

为了消除德黑兰的政权,特朗普总统决定将美国退出联合国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和德国关于执行P5 + 1小组与伊朗所达成协议的《全面联合行动计划》,同时还指责伊朗是“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从而,华盛顿对德黑兰实施了最严厉的制裁措施,试图将伊朗推向全面危机,为“反对力量” 推翻该国家政权创造条件。然而,美国所对伊朗实施此最大压力的政策难以实现。为了继续使伊朗陷入危机,特朗普总统下令采取行动,消灭伊斯兰革命卫队主要指挥官之一并在德黑兰政治体系中具有巨大影响的卡西姆·蘇萊曼尼将军。尽管如此,伊朗在面对美国的各种破坏行动仍然站稳脚步。为了建立一个以以色列为核心,以该地区国家之间的联盟为轴心的“中东新北约”,特朗普总统于2020年1月28日正式宣布了名为“世纪协议”的“中东和平计划”。据此,其将给以色列带来前所未有的优势,例如:巴勒斯坦必须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美国承认以色列在巴勒斯坦违反国际法占领领土上的定居区。这些优势完全违反国际法,但特朗普总统相信“中东新北约”的成员国将支持该计划。

美国的大中东战略的影响

据专家称,美国的大中东战略对世界乃至该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带来了许多影响。首先,美国以“人道主义干预”、“促进民主”和“保护人权”为借口,严重违反了联合国宪章所指出不得干涉其他国家主权的原则。其次,由美国为首的北约自2001年以来在阿富汗发动了全球反恐战争不仅没有根除恐怖主义,而且这种恐怖危机还正在向全世界蔓延。第三,目前,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和也门等经历了“阿拉伯之春”的国家都陷入政治、经济、社会与安全等领域的全面不稳定状态,这与美国“带来自由”和“促进民主”的口号完全相反。第四,北非-中东国家的战争和政治、经济社会危机等局势创造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一波难民涌入欧洲浪潮,使该地区的国家陷入困境、分歧和分裂状态。第五,“阿拉伯之春”产生了一种新型的战争,被称为“暴乱战争”或“互联网革命”。受社交网络的影响激发了北非-中东各国的政治动荡,美国的政治分析家认为,“阿拉伯之春”已打开了“互联网革命”的时代。因此,许多国家借鉴了“阿拉伯之春”的经验教训,调整了使用互联网的政策,防止政治暴乱。此外,世界上一些国家还必须通过网络安全法来保护国家安全。第六,特朗普总统提出的中东和平计划完全违背联合国关于公平、全面、可持续并根据两国和平共处原则处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冲突的措施的相关决议。据此,以色列必须撤出所非法占领的领土,而巴勒斯坦则在1967年之前的边界线建立了首都为东耶路撒冷的一个独立国家。

正因如此,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坚决反对并把该计划视为针对中东和平进程的“世纪之掌”。与巴勒斯坦一道,约旦、土耳其和伊朗等其他国家也表示反对并认为该计划将很快就被破产。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史蒂芬·迪雅里克肯定,联合国将对根据以色列于1967年六天战争期间所占领的西岸和加沙地带之前的边界线的两国方案保持承诺。阿拉伯联盟秘书长艾哈迈德·阿布·盖特宣布,对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之间的冲突采取所有的措施都不会成功。因此,特朗普总统的和平计划被喻为一枚“慢速炸弹”,而其将把中东推向新的冲突和战争漩涡,其负面后果和影响将超出区域的范围。(完)

作者:黎世亩大校

TAG

大中东,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