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2 月 11 日 , 星期三, 15:45 (GMT+7)

2019 年 10 月 25 日, 星期五, 06:56 (GMT+7)
美国新的中东和平计划及其对地区安全的影响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冲突已经延长多年。 政治人物和外交人员的许多和解进程仍然无法取得有效的成果。 最近,美国开始执行中东和平的新计划,希望能够解决冲突,打开一个光明的未来,但与此同时,该计划也潜在把这两个国家的双边关系和地区更加陷入危机的风险。

巴勒斯坦人民反对美国的中东和平计划(图片来源:AFP)

难以解开的许多瓶颈

1917年,大英帝国战胜土耳其之后占领了包括巴勒斯坦在内的中东地区,并退出了《巴尔福宣言》(Balfour),承诺支持在这片土地上(当今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整个领土)成立犹太人的政府。这刺激了复国主义的发展,各地的犹太人都向往这里加快移民。自1920年以来,由于担心犹太人潮不断回到此地定居,阿拉伯人开始攻击他们,从而打开了两个种族之间长期存在的冲突。

为了防止持续不断的血腥战斗,联合国于1947年投票通过了关于将巴勒斯坦区分为两个国家的第181号决议,其中犹太占了56%、 阿拉伯占了43%。对于耶路撒冷来说,这是犹太教,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等三大宗教的圣地,据此联合国因其复杂性决定将该城市置于国际特殊的控制之下。然而,联合国当时的裁决并未使阿拉伯人满意,他们认为犹太人后来才回到这里定居,却获得了更宽大的土地。自从英国于1948年5月14日正式撤离这片土地以及犹太全国议会宣布成立以色列国后,处在巴勒斯坦的阿拉伯人和本地区的其他阿拉伯国家发动了多场战争和中小型冲突,试图讨回公道。不过,随着每场战争的爆发,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支持下,以色列日益得寸进尺并扩大了其控制的范围。 在1967年长达6天的战争之后,以色列的领土扩展超过了7,000平方公里,其中包括西奈半岛、加沙地带、戈兰高原等宽大地区,而且虽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承认,但以色列仍宣布耶路撒冷为其永远不会被分割的首都(1980年)。

经历了多次冲突之后,在1988年,由亚西尔·阿拉法特为首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宣布建立巴勒斯坦国并立即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但是,确定巴勒斯坦的领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独立宣言中,巴勒斯坦国尚未明确指出其领土是联合国1947年分区计划中的领土还是1967年与以色列的战争之后的其余领土。该国还宣布耶路撒冷为其首都,尽管当时该城市已完全处于以色列的控制之下。这就是以色列、美国及其盟国不承认巴勒斯坦国存在的原因。

促进两国和平的努力所取得的最大进展也许就是在1990年代。第一次海湾战争之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宣布承认以色列的存在,同时以色列也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是巴勒斯坦人的代表者。1993年9月13日,双方签署了关于巴勒斯坦人在西岸和加沙地带的有限自治权的协议。五年后,在美国总统克林顿的“指导”下,巴勒斯坦领导人亚西尔·阿拉法特与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于1998年10月23日共同签署了“土地换和平”的协议。据此,以色列从约60%加沙地带的面积(不包括犹太定居区域及周边地区)和在06日战争期间被以色列占领的一个西岸城市-杰里科市撤军。相反,巴勒斯坦承认以色列,同意打击恐怖主义和防止暴力。然而,对耶路撒冷的所有权归属仍然是两国的主要障碍,尽管美国继任总统乔治·布什(George Bush)于2003年致力执行中东和平计划,但两国仍无法消除仇恨。

“和平列车”不断“出轨”导致针对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暴力浪潮不断增加,而以色列同时也继续实行其压制巴勒斯坦人和在所占的领土上扩大犹太人定居区域的政策,使中东的“世纪冲突”陷入僵局。

美国正在火上加油

继前任领导人的使命,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2017年上台后委托白宫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也是特朗普总统的女婿)、美国总统中东问题特使杰森·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和美国驻以色列大使大卫·弗里德曼(David Friedman)制定了一项新的中东和平计划,名为“世纪协议”。违背国际舆论的期望,华盛顿设计的方案被认为是中东和平的“丧钟”。据分析人士称,该计划是从“萌芽期间”就已“夭折”,因为各“建筑师”并未着眼解决以巴多年冲突的关键问题,即是建立了两个国家:巴勒斯坦国和犹太独立国家。尽管政治措施应该要作为头等优先的因素,但“库什纳和朋友们”选择以另一个渠道来处理这一任务,那就是着眼于经济方面。

为了维护自己的立场,美国于2019年6月25日通过在巴林举行题为“和平到繁荣”的经济会议启动了该计划的第一个阶段。该计划的重点有四个主要目标,即包括使巴勒斯坦的国内生产总值增加一倍,创造超过一百万个工作岗位,减少巴勒斯坦人民的失业率和贫困​​。白宫高级顾问指出,为了实施该计划,捐助国和投资者将预计在十年内捐款约500亿美元。 其中,280亿美元将流向巴勒斯坦领土,即包括西岸(被以色列占领)和加沙地带,约旦为70亿美元流,埃及为90亿美元,黎巴嫩为60亿美元。此外,在被提出的179个经营和基础设施的项目中,包含了价值为50亿美元且连接西岸和加沙地带的交通走廊项目。

然而,巴林经济会议面临巴勒斯坦当局的严厉反应,巴勒斯坦当局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明确的政治解决措施是所有和平谈判的先决条件。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一些文件的内容在网上被泄露的事实表明,华盛顿正在偏向以色列。不久前在中东主要报纸上发表的一些引文中指出,和平计划草案将由以色列、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和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等三方进行签署。巴勒斯坦国将被称为“新巴勒斯坦”,它将在以色列占领的西岸和加沙地带上建立,但不包括犹太人定居的区域。耶路撒冷不会被分裂,反而会成为以色列和“新巴勒斯坦”的共同首都,其中行政和土地管理权归属于以色列。在“草案”中值得注意的是,“新巴勒斯坦”将没有军队,只有警察作为唯一配备轻武器的力量。该国家和以色列将必须在以色列确保“新巴勒斯坦”安全的前提下签署一项国防协议。此协议签署后,支持巴勒斯坦的哈马斯组织将把所有武器移交给埃及,该组织领导人将由阿拉伯国家赔偿和发放工资。拒绝签署或违反此协议的一方将被美国取消所有经济援助。

据一些分析人士称,该计划的核心内容是美国政府希望将和平、经济发展以及阿拉伯世界对以色列的承认等方面联系起来。巴勒斯坦被迫接受“自治”的现状,而不是他们仍然索取的“主权”。因此,华盛顿正在朝着服务美国及其战略同盟以色列利益的方向来考虑中东问题。这种观点是完全扎实的,因为中东和平计划的三个“作者”都是正宗犹太人并对以色列有关的。具体来说,大卫·弗里德曼和贾里德·库什纳通过家庭慈善组织,多年来一直向西岸的犹太人定居区域捐款。而杰森·格林布拉特于1980年代曾经在耶路撒冷附近的一个定居区参加了一个叶史瓦学院就学。此外,为了对巴勒斯坦施加压力使其接受了有关该计划的谈判,美国政府于2018年8月份停止向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救济机构提供援助,并对西岸和加沙地带的人道主义项目减少了近2亿美元的资金。面对华盛顿的这些动态,巴勒斯坦外长里亚德·马利基(Riyad Al-Maliki)最近表示,美国似乎正在退出一个使巴勒斯坦向以色列“投降”的计划而不是一个和平的项目。美国政府的所有建议表明,华盛顿并不关心巴勒斯坦人的权利并忽略了国际法和国际共识。

在此同时,联合国始终支持的措施都是基于“两个国家”和平共处的原则,以色列必须撤出非法占领的领土。若这些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那么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冲突将无法实现和平。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Antonio Guterres) 毫不犹豫地指出,致力追求和平,实现“两个国家”的目标对中东和平进程起着重要的作用。 换句话说,对巴勒斯坦建立和发展国家的财政支持和经济援助只是下一个阶段的问题。

尽管“世纪协议“正在处于起步阶段,但其已潜在许多体现一个前景黯淡的因素,难以为中东和平进程创造突破。这是一项不建立在各方利益平衡的基础上,而只是顾着美国及其盟国的算盘,同时有可能在一个充满不稳定的地区引发新的危机。正如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主席,美国原副国务卿威廉·伯恩斯(William J. Burns)所表示:白宫宣布“世纪协议”将是国际社会追求“两个国家”措施的“悼词”。(完)

作者:琼杨 - 黎友宣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