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07 月 21 日 , 星期六, 01:30 (GMT+7)

2018 年 05 月 08 日, 星期二, 15:20 (GMT+7)
社会形态学说活力蓬勃

世界社会主义走向低潮后,马克思社会形态学说成为抵制社会主义之势力进行批驳和攻击的重点内容。然而,该学说的科学革命本质是不可否认的。

社会形态学说是历史唯物主义观念——马克思最大发现之一的“基石”。那是充分认识人类社会运动和发展的科学方法论基础,成为真正共产党和工人阶级认识到时代性质并制定出正确的战略和策略的重要理论依据。

带着点与唯心主义思想完全不同的观点,并克服了寻常唯物主义的不彻底性质,马克思创造了人类世界观革命的重要转折点,提出了社会形态学说以便于认识社会。马克思社会形态学说肯定,社会发展的动力不是从人类的意识出发而是从社会物质生活而来,并肯定财务生产就是社会生活的基础。与此同时,马克思通过概括化的抽象的科学方法,指出历史上任何社会形态都由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三个主要因素组成。三个因素之间存在有辩证关系并遵循生产关系符合生产力发展水平的规律以及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关系的规律。生产力的水平决定着生产关系的性质,因此决定着社会上各种社会关系的性质。反过来说,造成上层建筑的所有生产关系将会决定着有关政治、法治、哲学、道德、宗教等方面的观点以及与之相适应的社会机制,诸如:国家、党派、宗教组织、社会团体等。该学说指出社会形态的更替是历史的自然过程,遵循客观的规律。据此,人类社会历史经历了五种社会形态: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俄罗斯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成功以及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打开了由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时代。后来,东欧、亚洲、美洲等地区许多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充分证明了马克思社会形态学说的科学性与革命性。批判马克思的人也肯定“五种社会形态说具有像事实本身一样的说服力”。就连布热津斯基——《大失败——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兴亡》的作者也承认:对于富有鉴定分析能力的知识分子而言,马克思主义理论为他们提供了了解人类历史的钥匙及评析社会发展和政治动荡的方法。马克思理论是打开经济生活之秘密及系列社会驱动力因素之见解的重要理论。

作为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社会形态学说一向遭到反共势力的批判和否认。因为它不仅为各种社会形态的更替提供科学的论据,还肯定资本主义社会必定会被共产主义社会所取代。二十世纪末社会主义体系土崩瓦解,资产主义理论家为五种社会形态学说的“告终”兴奋不已。批判意见丰富多样,但归根结底多是否认社会形态学说的价值,认为五种社会形态学说已经过时,只适合“中古代到近代转移”的时代,所以解释不了信息化文明时代社会的问题(!)从而,这些人提出放弃马克思五种社会形态学说,重视阿尔文·托夫勒所提出的三种文明理论,认为人类会经历“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后工业文明”。这实际上就是否认马克思五种社会形态学说,更深远的是否认社会主义国家,包括越南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

其实,文明这个概念对马克思主义并不陌生。不管通过任何方式,文明还是社会形态,都是以生产力为社会发展和更替的决定性因素。恩格斯本身也曾经研究文明的发展,并赞成摩尔根的说法,将人类社会划分为蒙昧时代、野蛮时代、文明时代(自从出现社会阶级)。而马克思则在《哲学的贫困》一文中肯定了生产力在社会更替中的作用。他写道:“社会关系与生产力息息相关。由于人类出现新的生产力,生产方式得到更新。生产方式的更新也会带动社会关系的改变。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为首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为首的社会”。因此,在此种角度上看,以文明划分社会和社会形态划分并不矛盾。再者,以文明划分社会对社会历史具有一定的意义,并成为当前时代社会形态的重要补充。然而,以文明划分社会有所片面,并不能完全取代社会形态的社会划分。以文明划分社会将生产力的作用予以绝对化,错过生产力与生产方式的辩证关系,所以不仅抹煞不同社会制度的界限,而且还不顾历史发展运动的动力,回避阶级问题、阶级斗争问题及政治体制问题。用文明状况划分社会不让人们认识由基本因素和非基本因素所造成的完整社会,不指出哪个因素是带动社会各种因素发展主要动力。同时,还把社会进步归为科学技术进步,这不完全是“社会本身”,也不充分地反映社会发展的动力。社会形态学说并不认为生产力——经济因素对历史的发展具有唯一决定性意义,而是归根结底决定性因素。恩格斯认为:“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底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我和马克思并没有肯定更多的内容。因此,如果有人篡改地认为经济因素是‘唯一’决定因素,他们则已经让那句话变的空洞、抽象且毫无意义。经济情况是基础,但上层建筑其他因素都会影响到历史斗争过程,很多场合中会对斗争方式起着决定性作用”。

当代资本主义尽管仍具有发展的潜力,但本质上依然是压迫、剥削和不公的社会制度。资本主义本身的基本矛盾尤其是资本与劳动、生产力与生产方式之间的矛盾日益深刻。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政治社会动荡此起彼伏并呈现出日益增加的趋势。2007年美国金融危机蔓延到全世界。“占领华尔街”运动爆发,“99%的穷人反对1%的富人”。多年来在美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发生的危机证明了资本主义社会对其本身所发生的社会矛盾问题的无奈。正是那些内在矛盾的运动和劳动人民的斗争将会决定资本主义的命运。

对于社会主义社会,苏东、蒙古社会主义的解体是共产主义运动和工人阶级运动的重大损失,但并不意味着社会形态学说的“告终”,因为那只是“苏维埃式” 集中计划社会主义模式。其主要原因和直接原因是由于执政党政治路线、思想和组织上的教条主义和纠正主义以及那些国家若干最高领导人对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则的背叛。在充分认识社会形态学说的科学革命本质的的基础上,包括越南在内的其余社会主义国家坚定不移地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深化改革,取得新的成就,肯定各自国家发展趋势及其在国际舞台上日益提高的地位。

目前,社会主义国家以及共产主义运动、革命左翼运动遇到不少困难。世界各国为和平、民族独立、自主、发展和社会进步而进行的斗争面临着诸多挑战。敌对势力不择手段加以破坏,想方设法取消社会主义制度。但是,正如我党所肯定:“根据历史进化规律,人类必定走向社会主义”。当今时代仍是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阶段。社会形态学说仍会保持原有的价值与活力。(完)

作者:阮玉回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