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 10 月 24 日 , 星期二, 10:54 (GMT+7)

2017 年 03 月 15 日, 星期三, 08:26 (GMT+7)
相互尊重各自国家政治体制——越美关系的基础

自从1995年7月12日越美双方实现外交关系正常化、建立外交关系以来,两国关系不断发展壮大。自2013年起,两国本着“搁置过去、缩小分歧、求同存异、面向未来”的精神,建立了全面合作伙伴关系。

阮富仲总书记与奥巴马总统于2015年7月在白宫举行会谈(图片来源:越通社)

然而,为了取得这些成果,越美双方历经坎坷、挫折。历史曾经见证了与两国的两位领导人相关的可谓机缘巧合的故事。美国第三代总统托马斯·杰斐逊——《1776年独立宣言》起草者、民主共和党(今为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创始者——在自己还是个农耕者之时曾经研究过越南农业,并力图把越南的一种稻米带回自己的农庄种植。胡志明主席——《1945年独立宣言》起草者、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创始者在寻找救国之路的时候曾于1913年抵达波士顿——美国独立革命发源地——对这个国家进行研究。后来,胡志明于1945年9月2日以新越南国家主席的身份在国民同胞面前宣读《独立宣言》之时,文章开头就援引了《美国独立宣言》:“人皆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不可剥夺的权利,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我党、胡志明正是在吸收包括美国《独立宣言》在内的人类进步思想的基础上确定了民族发展道路以及国家政治制度。

越美两国曾有机会走得近些,但又被美国错过。越美曾是反法西斯阵线上的盟友。早在我国八月革命爆发之时,越盟部队救活了被日军击落的一名美籍飞行员并移交给驻扎中国昆明的美国部队。美军也曾派过军事情报机关(OSS)的一支特种部队在越北地区伞降着陆,并在此地协助越盟进行战术、无线电操作、爆炸物使用等方面的训练。八月革命取得胜利之后,胡志明主席主张与美国建立全面合作的关系。他曾给美方尤其是该国总统杜鲁门寄过14封书信,希望他们“支持越南新政权的独立”。然而,我们的善意并没有被对方接受。其原因正如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2016年5月访越期间所说:“反殖民主义的斗争本来应该让越美两国迅速团结起来。但是,对共产主义的忧虑、冷战和敌对把两国推进了一场战争……”正是因为美国不尊重越南人民所选的道路,同法国站在一个战线之上,协助法国殖民者打压越盟,扑灭“由共产主义者领导的民族解放运动”,“遏制共产主义在中南半岛的扩大”等等。胡志明主席与越南人民为民族团结、缔造和平而竭尽了全力,但仍要面对由美军在背后鼓励并提供财力人力和武器援助的法军。截止1948年5月,当美国为法国远征军提供直接援助之时,胡志明依然相信美国人民:“美国民族曾经为国家独立而英勇战斗,并宽容大量地承认了菲律宾的独立,务必会同情越南民族独立的斗争。”后来,美国政府直接带兵侵略越南南部,下定决心将我国炸回“石器时代”之时,胡志明依然相信两国能通过和平手段解决问题。胡志明主席在1969年8月23日对美国总统尼克松进行答复的时候强调:“凭借总统阁下和我方的善意,我们双方可以通过共同努力,为越南问题寻找一个正确的解决办法”……祖国和平统一之后,越南人民下定决心实现胡志明主席的愿望——重新把祖国建设得“更加堂皇、更加壮丽”(胡志明遗嘱语)。然而,美国与西方由于不肯承认越南的社会主义制度,以敌对的态度对越南实行了“封锁、禁运”政策,妄图使越南处于孤立并陷入崩溃!但在越南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我全党、全民、全军团结一心,努力奋斗,越过挑战,并成功实行了建国卫国并行的革新事业,取得了诸多丰硕的成果。

克服封锁禁运,越南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家的外交关系日益扩大。在奉行独立、自主、全方位、多样化外交政策的基础上,越南肯定重视越美关系的一贯政策;把两国关系推向新高度,为亚太和平、稳定、合作与发展做出重要贡献。22年来,越美双方本着尊重对方的独立、主权、领土完整、发展道路的精神,在互利合作、互不干涉内政的基础上取得了外交方面上的突破性进展,高层互访、元首互访频繁。 美方比尔·克林顿、乔治·布什、巴拉克·奥巴马等历任总统相继访越,越方黎德英、陈德良、阮明哲、张晋创等历代国家主席也到访过美国。越美双方的合作关系尤其是科技、教育培训、卫生、环保、国防安全等方面的合作迈出了新步伐。值得一提的是,双方经贸合作实现了大跃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目前,美国已成为越南的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投资者、第一大出口市场。两国在处理、克服战争残留问题,尤其是岘港、符吉、边和等机场戴奥辛污染处理的问题展开了有效配合。

然而,双方目前还存在着有待解决的不足问题,尤其是从美国各个组织和个人发出的针对越南的有关民族、宗教、民主、人权的控诉。美国外交部发布的《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之中,有关越南的信息并非属实。越方以科学的理论和恰当的证据对此提出了严正交涉,但形势仍未改善。值得注意的是,设在美国领土的若干反动组织经常破坏越南政治制度,但仍未得到美方处理。就如设在美国加州圣荷西的恐怖组织——“越新”——多次对越南人民及海外侨胞欠下了大笔血债,但依然在美国境内自由活动。近期,他们加强对我党、国家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破坏行动,如:就燃烧瓶制造、爆炸物使用等内容开办在线培训班,旨在服务于暗杀、恐怖袭击活动。越南中部海域发生环境污染事故之时,越新集中煽动民众游行示威、聚众闹事、打砸机械等,妄图发起一场“鱼革命”,但遭失败。越南公安部拥有足够确凿的证据肯定越新是一个恐怖组织。但美方靠错误的信息,将其视之为“支持民主改革的和平型组织”!?不止这些,设在纽约并得到美国政府资助的所谓“人权观察组织”(HRW)经常发布有关越南的错误消息,但又被美方所包庇和纵容。自以为是的国际人权观察组织又未能发挥在越南的作用。这些人不顾数百万越南无辜人民暴露于橙剂——戴奥辛或者战后残留炸弹、地雷、爆炸物。对于越南在提高人民精神物质生活的成就以及消饥减贫、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等方面上所取得的成果,他们又“一无所知”。他们经常发出与越南实情不相符的信息,认为:“越南系统性地打压异议人士”,甚而至于为破坏越南革新事业者,即所谓“积极为越南民主人权作斗争的人士”颁发“人权大奖”等等。

越美双方尽管存在分歧,但双方已成为全面合作伙伴。美方已进行首次邀请越南共产党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赴美访问,并以国家元首规格的欢迎仪式迎接。这证明,美方尊重越南民族的自决权利。果不其然,阮富仲总书记与奥巴马总统于2015年7月在华盛顿签署的“共同愿景”联合声明之中,双方重申“尊重各自国家政治体制、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原则。窃以为,这既是越美关系的基础,又是双方解决存在不足问题的标志,让两国关系不断发展壮大,为两国人民营造和平、幸福与繁荣的生活。同时,这还是消除敌对势力嫌隙的重要基础。若是继续“忍辱负重”,他们终将遭到失败!(完)

作者:荣显

网友评论 (0)

1975年4月30日大捷的历史价值是任何人都不可否认的
1975年4月30日全国大胜利是越南历史上辉煌的里程碑,其带有重大的世界意义和时代价值,为越南民族打开了新的纪元——和平、民族独立、祖国统一并走向社会主义的纪元。这是历史上不可歪曲的事实。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