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1 月 17 日 , 星期日, 09:38 (GMT+7)

2019 年 05 月 28 日, 星期二, 06:22 (GMT+7)
“法国殖民者侵略越南是文明开化”只不过是一个篡改论调论调

目前,有的论调认为“法国殖民者侵略越南是文明开化”。这完全是一种误解、歪曲历史的宣传,企图降低并否定越南共产党的领导地位,要对此论调予以坚决的斗争和反驳。

法国“文明开化”时期的越南旷工在劳动(资料图片)

殖民主义是人类历史上组织社会进步的一个“污点”。虽然如此,仍有些人或是无意中(缺乏信息),或是故意歪曲历史事实,他们着力辩白、“赞颂”西方殖民主义对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殖民地国家的统治和“巨大贡献”。对于我国而言,他们叫嚣法国殖民者侵略越南是对一个落后民族的“文明开化”,并认为“法属时期,越南可能尚未富强,但在此之前的越南也尚未富强”或者越南现有的建筑工程、道路都是由法国殖民者建造的,而越南共产党并没有做出任何贡献。这完全是敌对势力和反动分子的篡改论调,企图否认共产党的领导地位,降低、忽视越南民族。

实际上,人类历史已经批判、谴责、揭露包括法国殖民者在内的西方殖民主义的本质。胡志明主席揭露法国殖民主义在越南的所谓“文明开化”的实质:那只是他们在一个殖民地国家设立统治和剥削制度的屏风。

对于政治、法理方面,在侵略越南之后,法国殖民者的所谓“文明”表现为他们没有运用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成就来取消过时的专制封建制度,换来资产民主开拓者思想照耀的更为进步的政治制度。反之,“文明开拓者”则以封建制度为殖民统治的御用。尤其是,法国殖民者在越南实行的法律政策尤为反动,歧视白种人和本地人民。在1925年出版的《法国殖民者制度罪状》书中,胡志明(阮爱国)写道:“行政与法理方面:欧洲人与本地人民的歧视万丈深谷。欧洲人享有所有自由并处于绝对的统治地位,而本地人被堵嘴、摆布,一直服从,不许做出抱怨,因为如果他敢于反对,他会被定为叛徒或一名革命者,受到如此罪状的对待”。

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制度,法国殖民者实行了“分而治之”政策,企图“分裂安南人的民族团结并引起亲属之间的冲突”。公道更没有得到实施,“公道”当然属于白种人,所以任何殖民者都可以杀掉、残杀或或强奸本地人,若是被送上法庭,最终也是无罪释放。“那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护白种人在黄皮肤面前的声望的原则实施”。更可笑的是,“开拓者”通过对整个印度支那进行大规模的强迫征兵的所谓“志愿军” 制度,将十几万名越南人在异国他乡丧命,成为他们的“纳血税”的人,这时候,他们的欺骗、残暴面孔被揭示。甚至,殖民政权折磨、拷打他们的亲戚,直到那些脱离军队队伍的人被迫“自愿”入伍。

法国殖民者不仅取消人民的自​​由和民主权,还狠狠杀害敢于抵抗他们的残暴统治的越南爱国者,反抗和公约的爱国越南人,将国内斗争运动和起义沉浸在血海之中。圭亚那(Guyana)、新喀里多尼亚(Tân Calêđôni)、崑岛等地苦差牢狱每一次镇压后满是本地政治犯。机枪、断头台很快迫使任何敢于反对殖民主义“文明开化”的“顽梗之人”闭口无声。那是不是文明开拓?是不是那种“文明开拓”表现在“对于那种安南人种族来说,只有一个最好的统治方法,即用武力的统治制度......”。

对于经济方面,为了捞取资源、矿产,让宗主国富强,法国殖民者加大对殖民地的剥削力度,顶峰是第一次殖民地剥削(1897年至1914年)和第二次殖民地剥削(1919年至1929年),使得我国资源枯竭。随之而来的是,用于剥削殖民地的公路、铁路、水路、港口等一系列交通工程得以发展,一些民生工程的建设目的是服务于殖民者的需求,而不是为了给本地人民带来美好的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实施奴役、剥削我国人民的政策,殖民者政权采取了垄断政策,鼓励销售酒精和鸦片。 “当时,每千个村庄就有一千五百个酒精、鸦片零售代理商,但只有十所学校”。从1900年到1910年,殖民者政府从酒精销售中收回4500万越盾的利润。与此同时,采取鼓励、迫使人民使用鸦片的许多措施。该政策对越南种族和苗裔造成危害,但给殖民者带来不小的额数。从1900年至1907年期间,从鸦片赚来的预算金额为5400万越盾,平均每年印度支那地区赚来680万越南盾,1911年为900万越南盾。这正是印度支那总督在写给属下的信中写道:“尊敬的公使先生,根据印度支那商务局局长的请求,我建议您对该局增添鸦片和酒精零售代理商予以协助。为此,我想向您发送一份需要设立代理商的乡村名单,这些乡村大部分仍然完全没有酒精和鸦片”。与此同时,法国殖民者还实行高利贷、横征暴敛、税务繁重等政策,“仅仅在1890年到1896年期间,直接税增加一倍,从1896年到1898年增加了一半”。这使得本来窘困的老百姓更加窘困,许多人因为债务负担而不得不“卖妻鬻子”及卖掉房屋和田地,以逃避债务和囚禁。

谈及法国殖民者的“开化功劳”时,胡志明主席指出:“宗主国和殖民地之间的相反在经济方面表现得更加突出。本地人一方,......他们为了谋生要做最笨重且艰苦的活计,几乎靠自己的体力劳动维持政府的所有国库。法国人和外国人一方,他们自由来往,自己占有国家的一切资源,全部控制进出口和潜力最好的产业,乘老百姓愚昧且窘困的之危做出无耻的剥削”。他还指出,法国殖民主义所进行的“文明开化”实质上不仅没有取消封建土地制度,而且还支持、协助殖民主义地主和御用地主夺取各个乡村、农民的土地并保持落后而安全的出租土地收租的经营方式。实际上,有的资本者到印度支那和越南之后便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地主。那是逆转进步历史车轮的“功劳”。因此,殖民地时期的越南经济实际上仍然落后、薄弱,并对越南此后的经济社会发展造成长期的后遗症。

因此,在宣布越南民主共和国诞生的《独立宣言》中,胡志明主席严厉谴责殖民地时期的经济政策:“在经济方面,他们吸尽我国人民的膏髓,使我国人民穷苦、贫困,使得我国疮痍满目,一片萧条。他们掠夺我们的土地、矿山和各种资源……。他们制定数百种不合理的税务政策,使得我国人民,尤其是农民和商人变得极为窘困。他们不让我国资本家发展起来,他们残忍地剥削我们的工人”。这是法国殖民者在越南进行的文明开化吗?

在文化、社会方面,法国殖民者为了进行“开化”事业就采取“愚民”政策。虽然法国殖民者开设一些传授知识学校和职业培训学校,但其目的不是为了提高民智的目标,而是培养出能够长期协助他们的开发、剥削和统治政策的越南人。胡志明主席引用“殖民主义思想”的法国人对印度支那和越南的教育的看法:“给安南人传授知识或允许他们自己学习意味着,一方面给他们快枪打击我们,另一方面养出聪明的狗,添加麻烦而完全无益......”或“我们只需要教安南人法语,教他们阅读和一点计算知识,更多的只是无益的”。为了限制越南青少年上学,殖民政府规定,小学制度包括由低到高的5个班级组成,学生学了三年后必须参加拿“初学要略”文凭考试并在最后的两年里学法语。这些严格的规定使得许多农村学生辍学,因此,老百姓的文盲普遍存在。根据1914年的统计,北中南三个地区的学龄儿童上学比例平均为20%,剩下的80%失学。

教学语言为法语,他们进行填鸭式的课程,内容具有奴役性和愚民性,篡改越南民族的历史,倾向于宣传法国文化,否认本地文明的独立存在,以便欺骗并对越南青少年塑造隶属法国的思想、害怕宗主国物质实力、对殖民主义的“开化之功”的感激等思想,进而愿意屈服于法国,使他们变成数典忘祖之徒,忘掉自己国家和民族的来源。胡志明主席写道:“除了培训足以服务侵略者的随从、翻译员、普通工作人员以外,殖民者他们建起着腐败、狡猾且比愚昧更为危险的教育体系。因为这样的教育只弄坏学习者的性格,只教导他们虚假的“诚实”之心,只教会他们崇拜比他们更强的人,教会青年爱护不是自己祖国且正在压迫自己的国家。那个教育体系教会青少年鄙视他们的种族起源。连法国人也说:“在精神方面,法国人没有为安南人组织取代法国人已放弃的新教育体系。他们只开设几所学校来培训‘鹦鹉’、缺乏道德和普通知识的忘本一代人”。不仅如此,法国殖民者还加大对印刷作品,特别是报纸的控制力度,利用文化手段为殖民主义做好宣传,对世界上的进步思想和革命运动进行打击。他们因为担忧开拓者的思想将会对青年产生积极影响而“禁止学生阅读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卢梭(Rousseau)和孟德斯鸠(Montesquieu)等人的作品”。在实行愚民政策的同时,法国殖民者加强毒害人民,尤其是青年的败坏政策,赌博、卖淫、迷信等恶习受到各级政府的纵容和认可,成为引起越南社会腐败的根源。

在医疗卫生方面,人民几乎没有享受医疗卫生的服务,经常要面对各种疫病,尤其是大大影响到身体健康、致死高危机的传染病。

显而易见,上述的生动而充满说服力的资料,尤其是胡志明主席的引例明确揭露殖民主义的本质正是经济的剥削。 至于“开化”、“平等和博爱”旗帜知识掩盖他们达到目的屏风。那是任何人不能否认的历史事实。(完)

作者:胡志明国家政治学院胡志明及党领袖研究院李越光副教授博士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