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05 月 20 日 , 星期一, 19:58 (GMT+7)

2019 年 03 月 26 日, 星期二, 07:54 (GMT+7)
文艺不能独立于政治之外

一个社会制度的正统文艺一向服务于那个社会制度的建设和巩固事业。其说明,文艺不能独立于政治之外,离不开执政阶级的领导。这是一个规律。可惜的是,在越南仍有些人与这个规律背道而驰。

近年来,文艺界蜕化变质分子已大声疾呼要求文艺独立于党的领导和现在制度(尽管这些人已经和正在享受由制度带来了真正价值)。他们想方设法传播反社会主义制度、否认革命成果、否认马列主义和胡志明思想的文学、绘画、音乐、电影等作品。他们提高和鼓吹带有极端思想的作品。他们甚至认为这些作品已给我国报纸、文艺领域带来“新风头”,“先锋”脱离党的领导,体现“开放文艺”精神。此外,有些人还故意抹黑、攻击拥有正统观点的人物和文学批评家,抹黑他们为党“帮闲”,是文章论坛上的“木偶”。这些蜕化变质分子的代表是自称“越南独立文团理事会”,以片面的目光,该文团理事会认为由党领导的文艺是为决议插画、为实际增光的文艺。可恶的是,有的作家、诗人在党领导下的革命文章事业成长,但因“患上重病”而“盲目”否认自己的精神之子。这些人认为,战争时期的文学作品都是党“订货”的插画作品,毫无感触的,因此,这些作品毫无价值,必须拥有新认识,脱离党的干预。

各位“开放文艺家”都了解一个社会的政治一般体现在政治学说和国家两个方面。其中,政治学说扮演主导作用,旨在解决各阶级、各民族和各社会阶层之间的关系以及建设一个国家来组织、管理、调控和引导社会按政治学说理论和观点发展。这样,在一个社会里,提到政治就是提到意识形态和国家性质的主导作用,旨在确保政治思想得到现实化。在社会里扮演主导作用时,政治不仅影响到其他社会意识形态,而且还在社会物质和精神领域所有活动中扮演领导和支配作用。以客观、全面、科学的接近法,马列主义指出,文艺是特殊社会意识形态,集中、充分、深刻地表现人对现实的审美关系,并强调文艺要透彻领会革命思想,带有阶级性、党性和定向性。胡志明主席强调:“的确的,民族被压迫,文艺也失去自由。文艺想要自由必须参加革命”。因此,尽管带有什么特征、什么特殊,文艺从认识和反映都要服务于民族革命事业,为解决时代矛盾和要求作出贡献。政治意识和文学意识是走上幸福道路的同行者。政治声音和艺术声音相互补充,平衡社会精神生活。

实现民族和人民交付的神圣使命,越南共产党已领导文艺发挥其“真、善、美”价值,服务于人民和民族的崇高渴望。其意味着,党领导文艺并不是强加,而是客观要求,不仅为了实现民族的理想和目标,而且还为了文艺的存在和发展,确保该“特殊社会意识形态”朝着正确方向全面、有益发展,满足人民和民族的美好、丰富和健康的渴望。因此,在1943年文化提纲(其中有文艺),我党已把文化视为一场革命,与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同时进行。该正确观点已得到我党诸多决议重申。领导革命过程,我党一向提高文化,将其视为社会的精神基础,是发展的目标和保障。

领导文艺过程,我党不干涉创新个性、创作兴起、文化作业和实行技能等具体问题。我党主张革新对文艺的领导方式,既确保文化、文艺按党的政治思想定向发展,又在以正确目的发挥高度自觉性的基础上保障个人的自由权和民主权。近期,2018年7月25日在越南文艺联合会成立日70周年纪念典礼上发表讲话时,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强调,为文艺发展创造便利条件,党和国家一向鼓励和和尊重文艺家的自由探索和创新,并为文艺和文艺家制定特殊政策机制,确保符合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情况。

越南革命实践证明,党的文艺路线是人发展、国家发展路线的组成部分,按确切的科学依据建设,面向文艺所面向的崇高目标。因此,越南文艺自从有党领导后已为诸多小资产知识分子转化了立场,成为热爱祖国的革命知识分子。诸如素有诗人1938年的《从那时候》一首诗标志着当时文艺界走上崇高理想的转折点。制兰园诗人感谢党已改变了他的生活,改变了他的诗歌。阮公欢作家也强调,八月革命已就生了他,解放他家庭,解放他小说之笔等。1930-1945年革命阶段,文艺已对动员革命、鼓舞同胞铸就1945年八月革命历史胜利扮演重要作用。在抗法抗美斗争中,许多文艺家边持枪边拿笔,边战斗边创作,他们的贡献已为“艺术家-战士”的美好形象增添光彩。他们的作品以达到思想、文艺的顶峰,创作出带有崇高理想并达到最高文化境界的形象,引领读者面向高尚价值。自从国家获得统一以来,尤其是在革新开放事业中,文艺继续取得重要成就,多数艺术家已发挥公民和艺术战士的责任,制作富有思想和艺术价值的作品,为促进国家文化发展作出贡献,不愧为社会牢固、精华价值的代表。

从上述事实不妨向各位“开放文艺家”、“先锋笔者”提问:这难道是扼杀自由、扼杀民主?是否强加思想?是否镇压为自由思想、自由创造斗争的文艺家?各作品若仅像他们捏造的所谓“插画”和“订货”写出来,其怎么能达到如此之高的思想和文艺境界?就是政治意识和出众才能与一片冰心已培育出为了民族正义事业付出全力的历代越南革命文艺家。就出于这个意识,文艺家得到自由创作,与民族稳步前进,为民族铸就伟大历史奇迹作出贡献。

过去时间,职能机关已禁止和收回违反《出版法》的文学作品,有的作品还对政治作出缺乏科学依据的观点和评估,歪曲越南历史,挑起民族仇恨思想和埋怨情绪。越南职能机关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旨在为真正文艺的发展创造便利条件,为我国人民已选择的社会主义制度建设事业作出积极贡献。这完全不是一些人捏造的所谓“撤消精华知识分子的贡献”,而是为了遏制那些以自我为衡量社会品质标准、抹黑社会、发泄不满和怀恨心理的作品。这些作品只对作品本身及其主人带来“反价值”。这是不可抵赖的事实。因此,要求文艺独立于政治之外若不是帮助敌对势力实施黑暗图谋,也是幼稚与迷失方向的表现。(完)

作者:政治军官学校范光青大校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