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0 月 20 日 , 星期日, 03:09 (GMT+7)

2018 年 08 月 14 日, 星期二, 07:51 (GMT+7)
敌对势力在文化思想领域上所采取新的破坏手段


在西方“和平演变”战略中,各敌对势力一直以思想文化领域为破坏我国革命事业的尖锐工具。目前,利用科技全球化、国际社会融入的新成就和市场经济的局限、负面影响,他们正采取新破坏手段、诡计,使得这一重要且敏感的领域上的斗争日趋艰巨与激烈。

近年来,各敌对势力以又公开又秘密的不同手段,妄图破坏、抹黑与攻击马列主义、胡志明思想、我党的主张路线以及民族新文化价值,但没有得到结果,其破坏手段正在调整,旨在改变越南政治制度。他们认为,首要问题就是要删除党、国家与社会主义制度的思想基础。同时,建立能撤销马列主义、胡志明思想的其他理论体系,为建设一个资本主义型的新社会提供思想基础。这样,各敌对势力在文化思想领域上的攻击目标没有改变。然而,为了实现上述目标,他们一直并将采取多种新手段,向“柔软”关系、更友好、更全面合作的方向接近并渗入到社会生活方方面面,从而,对思想阵地、民族文化特色产生影响并进行破坏,促使内部“自我演变”、“自我转化”。在当前防止“和平演变”、“自我演变”、“自我转化”斗争中,正确认识到各敌对势力在思想文化领域上破坏我国革命的新手段,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

首先,要认清各敌对势力的新手段为,通过各领域的合作关系道路,主动渗入、破坏我党的思想基础,尤其是经济、对外、教育培训等领域。这就是我党与国家在融入国际社会过程中专心拓展合作的领域。在经济领域上,他们企图通过合作投资活动让经济脱离社会主义轨道之路发展,在越南设立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机构和体系;从此,创造便利社会、物质基础,形成西方模式的“民事社会”和“民主政治”。这将为各相对立政治组织出现、公开反对党、国家和社会主义制度提供有利条件。值得注意的是,各敌对势力彻底利用有关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发展理论的认识问题,歪曲、否认党与国家的领导路线、经济发展成就,挑起群众的疑惑情绪;鼓吹、高呼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让人民群众对党、社会主义制度的领导失去信心和方向,出现了不稳定的情绪和新政治局势。利用上述情况,他们会煽动要“经济民主”,要求党与国家朝着西方模式方向发展市场经济。同时,呼吁“政府民主化”,逐步孤立、将各党组织、党员与群众分隔开,给政治社会造成压力,甚至进行暴乱颠覆,下一步取消党对国家与社会的领导作用。他们落实“冒牌友好”政策,不断向经济活动的各个方面深入参透,为接近各阶层广大人民群众、对象提供机会,以建设强大力量煽动、破坏思想基础,快速推动我国内部“自我演变”、“自我转化”。

在渗入经济领域的阴谋手段的同时,各敌对势力还在对外领域上加大“攻击”力度。他们主张:一方面,通过官方外交、“友好外交”等活动,加强与越南在多个领域的交流与对话,以宣传资本主义形象及其价值;主动接近、辅助、收买和勾引各对象,尤其是具有不满、蜕化变质、右倾机会主义、极端等思想的分子,为从上面、里面的思想“转化”和“自我转化”打造核心力量。另一方面,他们多样化不同关系渠道,其目的在于寻找机会,更渗入接近,用金钱物质勾引,使政治思想、道德品质、生活作风退化,导致干部、党员“自我演变”、“自我转化”。其中,有关教育培训的交流、合作问题,尤其是年轻一代在各资本国家学习生活的,得到他们的十分关心,因为这就是对越南人民思想造成影响并进行渗入、转化的最短、最方便之“路”。通过在国外学习,他们就资产民主各项价值、观点给予传播,让年轻一代具有崇洋媚外思想,轻视民族文化价值,走向实用、享乐主义,只重视物质价值,对现实政治采取旁观态度…,从而推动资产民权、民主,下一步取消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与民主。

加大形成西方模式的“民事社会”力度就是各敌对势力企图进行转化、下一步取消马列主义、胡志明思想的十分阴险邪恶手段之一。他们以“民主化”为借口,形成“争辩渠道”,旨在成立与党、国家政治体系内的各组织、机构相对立的组织,要对党、国家和各政治社会组织进行监督。与此同时,利用各思想论坛,凭借各项科研、合作活动,…宣传有关“民事社会”内容,提倡资产民主,以改变干部党员队伍和人民的思想、立场。在提倡“民事社会”基础上,各敌对势力企图否认有关新形势下社会主义革命、阶级斗争的马列学说与胡志明思想;淡化民族独立与社会主义的理想目标,促使“自我演变”、“自我转化”,逐步制约、下一步取消越南共产党的领导作用和国家的管理,建立模仿西方模式的“民主”、“自由”社会。

为了快速推动内部“自我演变”、“自我转化”,各敌对势力利用民主、人权问题,转向各界媒体。这就是他们所彻底利用的十分“敏感”的问题以进行歪曲、诬告和破坏。某些西方国家还强加“民主与保卫人权”,此因素在国际关系和外交政策中是少不了的。近年来,各敌对势力已采取多种形式和措施,充分发挥各传媒工具的作用,以宣传、歪曲和大肆诬告越南民主、人权、宗教自由等情况以及民族问题。他们对民主人权扩大、宗教自由、自由结社等问题提出建议、请愿书,旨在集合力量、煽动暴乱颠覆,导致失去政治安全、社会治安秩序。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一直想方设法转向各界媒体,对法律体系建设过程产生影响,尤其是于修改有关民主、民权、宗教等问题的法律法规文件或者颁布有关党建设整顿工作的各项指示、决议、规定的时候...其目的在于抹黑、降低党与国家的威信;煽动、勾引、分裂内部,从而对我党与国家造成压力。与此同时,成立不同组织并将人员送到越南,以跟踪、把握并收集有关民主、人权、宗教自由等问题的信息,勾引、布设人员、宣传错误思想,诬告、篡改越南实际情况。

为了进一步推动“自我演变”、“自我转化”过程,各敌对势力的阴谋为必须在社会生活中实施“民主”。首先要促使“民主化”越南共产党内部,接着实施“民主化”社会与传媒。上述两种因素有着密切关系,前者对我方内部里面、上面的“民主化”进程具有决定性意义;后者会进一步推动全社会“自我演变”、“自我转化”。传媒“民主化”过程就是将民主这个概念进入国家传媒系统和媒体报刊记者、干部队伍。各敌对势力转向各界媒体的渗入“道路”就是通过教育合作、集会、交流等活动并“借助”国家与地方各机关单位的传媒工具为他们宣传。利用第四次工业革命(4.0)的发展,各敌对势力最大程度上向各项目广告、投资、资助方面投入金钱,旨在控制、引导各界媒体跟着他们图谋活动,将其离开党的领导、国家的管理。此外,他们还利用社交网、脸书、博客、西方国家的一些报刊和广播电台、流亡国外反动分子的传媒工具系统等…以宣传、篡改、诬告、呼吁民主、人权、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和传媒领域上的竞争,引起思想混乱,在社会生活中失去了方向。除此之外,各敌对势力还加大侵入、勾引和组成里面因素等活动力度,对思想施加影响,破坏民族文化特色,实施文化侵略,以促使我方内部“自我演变”、“自我转化”。其中,在我方内部建设秘密力量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为促使从中央到地方的“自我演变”、“自我转化”过程奠定基础。他们以情报、间谍活动想方设法侵入,将人员布置于党、政府、国会各机关组织和各政治社会团体;形成思想相对立的倾向、派系,宣传、散播资产模式民主“萌芽”,加剧内部矛盾,旨在分裂,下一步对党、政府机构和政治体系进行思想转化。同时,通过不同方式将各种西方不良文化产品浸染我国,使年青一代道德品质、生活方式蜕化,让各民族传统文化价值被侵蚀,导致“自我演变”、“自我转化”。

在文化思想领域上防止“和平演变”战略的斗争是新形势下我国阶级斗争的一部分。就敌对势力在文化思想领域上的新破坏阴谋手段进行研究并提出预报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有助于挫败他们的破坏图谋,确保在此领域上的各项斗争取得高效。(完)

作者:军事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 杜孟和大校、副教授博士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