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05 月 27 日 , 星期三, 07:13 (GMT+7)

2020 年 05 月 03 日, 星期日, 10:41 (GMT+7)
我党在1975年春季大捷中的领导作用

我党在1975年春季大捷中的领导作用体现在以下基本内容上:

我党已经全面掌握情况,制定并实施正确的路线,在确定时间内完全解放南方。1973年《巴黎协定》通过后,美国从越南撤军,越南南方分成两个对立的阵营,政府辖区由西贡军队管理,解放区由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和解放军管理。但是,执行本协定期间,西贡政府和其军队多次违反协议,并在某些地方进行了大规模战役,迫使解放军反击,以保卫解放区和维持现状。尽管美国从越南南方撤走所有的军队,但其继续支持和援助西贡政府,妄图维持其在越南南方的新殖民主义。

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就完全解放南方作出决定

为了对付美国和西贡政府的阴谋手段,必须对新时期南方革命的发展道路和使命达成共识并加以明确。我党召开了越共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并制定了南方革命的战略决策,以完全解放南方,统一祖国。会议明确指出:“当前局势复杂多变,但是,无论局势如何发展,赢得南方革命胜利的方式只能是以暴力形式进行的。我们必须做好准备,最坏的可能性是敌军再次发动战争”。“越南南方的革命道路是暴力革命的道路。无论局势如何,我们都要抓住时机,坚持进攻性战略,灵活应变,随机指导,促进南方革命取得胜利”,高举和平正义旗帜,军事斗争与政治、外交斗争相结合,促使敌军遵守巴黎协议。赢得人民、赢得当家作主的权力、发展革命力量是新时期紧迫的基本要求。“主动准备在整个南部战场上进行革命斗争,以取得完全的胜利”。越共三届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的决议在全党,尤其是南方局和南方各级党部范围内得到迅速有效的贯彻执行。

我党已经及时抓住时机,进行解放南方统一祖国的斗争。1974年,解放军进行了许多场战略进攻,摧毁西贡主要部队,粉碎敌军的大部分入侵行动,猛烈地扩大解放区。随着南方战场的强劲发展,1975年1月7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并制定了重要决策。“我们即将到来的任务是抓住历史性机遇,连续开展各场联合战役,进行决定性的战斗,赢得抗美战争,胜利完成南方民族民主革命,促进祖国统一。胜利完成南方民族民主革命将不可避免地使全国走向社会主义”。进行大规模进攻,开展诸军兵种联合战役,对伪军主力部队进行进攻,挫败其的“农村平定”战略,大力进行政治斗争,推动兵运工作,摧毁敌军的后勤基地和战争设施。中央政治局也制定了南部、第五军区-西原、广治-承天等战场的作战计划。北方必须大力支援南方战场,同时,主动应对美国用空军、海军再次反击。那是1975年的作战计划,将根据1975年的作战结果来制定1976年的作战计划。这是中央政治局的决策,即决心在1975年和1976年两年内解放南方。

解放军于1975年1月6日取得的福龙胜利表明,解放南方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但问题是,美国有可能返回越南南方或用空军、海军进行干预,以拯救西贡政府和军队吗?美国驻西贡大使马丁向阮文绍政府表示:“美国空中支援尚未被允许进行”。

我党选择了正确的战略进攻方向和目标,彻底改变了战争局势,使战争局势朝着对我们有利的方向发展。根据中央政治局的结论,中央军委常委于1975年1月9日就1975年和1976年的作战计划进行深入讨论并将其具体化。据此,我军将于1975年初在西原地区开展进攻敌军的战役,主要进攻方向是南西原,主要进攻目标是邦美蜀市。选择主要进攻方向与目标在战争领导指挥中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就这两个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并做出决定:成立西原战役司令部,派遣中央政治局委员、越南人民军总参谋长文进勇大将赴南部战场直接指挥战役。1975年2月17日,西原战役总参谋部和指挥部就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常委的决定进行深入讨论。经过充分的准备,解放军于1975年3月10日上午进攻邦美蜀市,并于1975年3月11日11时完全解放邦美蜀市。

1975年3月11日,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听取总参谋部关于西原战场演变和邦美蜀胜利的报告。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在分析敌军和革命军的战斗力情况后认定,我们取得重大胜利的速度有可能会比预期更快。1975年3月16日,在波来古和昆嵩的其余敌军沿着七号公路撤退至沿海平原。我们在八天八夜(1975年3月17日至24日)对撤退的敌军进行追击,并取得胜利。1975年3月25日,西原获得完全解放。自西原战役开始之日起,我们就在南部、中部、南中部各省份战场上大力进攻敌军。在那之前,1975年2月8日,中央政治局决定建立广治-承天阵线党委。广治-承天军区和第五军区与西原阵线协调作战,同时,中央政治局制定并实施解放顺化、岘港和中部各省份的进攻计划。1975年3月21日,我们启动了解放顺化计划,1975年3月25日,顺化市获得解放。1975年3月28日,我们开始进攻岘港,1975年3月29日,岘港获得解放。从这一场胜利开始,我们大力进攻敌军,解放中部沿海省份。

与此同时,党积极动员人力和物力资源,以压倒性力量赢得胜利。1975年3月25日,中央政治局决定建立南方支援委员会,范文同总理担任主席。1975年4月1日,中央政治局致电南方局领导同志,要求迅速开展西贡-嘉定总攻计划,建立西贡阵线党委和指挥部。电文内容明确表示:“我们摧毁了敌军超过35%的力量、两个军团、约40%的现代技术兵种、40%的后勤设施,我们解放了12个省份,使解放区人民人口达到了近800万”。我们拥有压倒性的力量,敌军正面临着崩溃的危险。“从此时此刻起,我国军民战略决战的最后一战正式开始”。“我国革命正在以“一日等于二十年”的速度发展。因此,中央政治局决定:我们必须抓住战略时机,下定决心进行总进攻,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胜利。最好在今年四月份开始和结束,不能迟缓。以“神速、大胆、创造意外”为行动方针。据此,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军委下决定在1975年雨季前解放西贡和全部南方。

在深入贯彻落实中央政治局的战略决策的基础上,中央军委书记、越南人民军总司令武元甲大将下达命令:“神速、再神速、大胆、再大胆,争取每分每秒解放南方,决战,全胜”。1975年4月9日,中央政治局向南方局领导同志下达计划,以最佳的精神状态和最充分的准备去进攻西贡,确保取得全面胜利。1975年4月14日,中央政治局听取中央军委关于西贡局势和所提出的主张的报告。中央政治局同意中央军委所提出的主张,并“同意将解放西贡战役命名为“胡志明战役”。

在党的领导下,我军的地位和力量日益强大,越战越强,越战越胜,使西贡政府和军队变得越来越衰弱,并受到很多失败。1975年4月21日,西贡政府总统阮文绍宣布辞职。1975年4月22日,中央政治局在密电中强调,必须抓住时机,迅速发动西贡-嘉定总攻战役,“向西贡发动进攻的军事和政治时机已经成熟,我们必须争取时间,从各个方向及时地、毫不迟疑地向敌人发起进攻。抓住机遇,我们一定取得全面胜利”。

胡志明战役于1975年4月26日正式开始,并于1975年4月30日11时30分取得全面胜利,西贡获得解放,我军1975年春季总攻取得全面胜利。

我党在领导1975年春季总攻中所制定的决策充分体现了党的智慧以及党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心。这也是胡志明时代越南军事科学与艺术的新发展,不仅继承,而且以“不断进攻、决战、决胜”精神创造性地发展民族传统。中央政治局、中央军委和总司令部的决策以及每个战场、战线和战役的高度一致已经创造了决定胜利的强大力量。战场上的领导指挥能力和创造性展示了各位领导同志、将领和指挥员的才能。集中、统一、责任、纪律、神速、大胆是我党在领导工作中的突出特征,其确保我军在抗美战争中取得最后胜利。(完)

作者: 阮仲福副教授、博士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