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30 日 , 星期一, 23:39 (GMT+7)

2020 年 10 月 27 日, 星期二, 07:08 (GMT+7)
土耳其的计算使东地中海地区掀起了波涛

2011年,当“阿拉伯之春”对中东和北非地区引发动荡之时,东地中海地区成为许多国家的“目标”。从那时候,当土耳其透露其算盘时,该海域始终潜在可能变得更加动荡的危机。

该地区将近半个世纪的地下浪潮 - 主权争议

尽管不在叙利亚、巴勒斯坦-以色列或东乌克兰等冲突热点的名单中,但自1973年以来,爱琴海(地中海东部海域)仍然是希腊和土耳其之间对大陆架和某些岛屿存在主权争议的地区。 希腊声称,根据国际法,爱琴海中的许多岛屿都是航海地区的,但土耳其一再拒绝这种观点。

两国之间的紧张局势始于1973年11月1日的事件,当时安卡拉允许若干公司在土耳其和希腊海域之间的爱琴海大陆架的27个区域开采石油。 此后,两国不断交换了照会,表达了各自对此问题的立场和看法。 在希腊不断提出主权声索的同时,土耳其也声称这些地区是属于其大陆架,双方继续将石油勘探和开采设备驶入有争议的地区。

值得注意的是,在1987年3月,当希腊宣布在萨索斯岛附近海域进行石油钻探时,土耳其迅速向该地区派遣RV MTA Sismik 1号科考船及其护航舰。紧张局势升级,双方使武装力量处于戒备状态,准备击沉对方舰船。但是,由于当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组织)的秘书长彼得•卡林顿(Peter Carington)的安排,两国愿意让步并同意不使船只进入东地中海海域。尽管土耳其和希腊领导人均表示将通过对话解决争端,但动荡的潜在危机仍然存在,只在等待爆发的机会。当没有找到有效处理的措施来解决关于划定海洋边界的冲突时,两国仍对该地区的无人小岛提出主权声索。来自两国的战斗机也经常出现在爱琴海地区的领空。

土耳其重写“规则” 的 野心

尽管拥有超过8,000公里的海岸线,但土耳其在数十年来一直没有从地中海的油气繁荣中受益(估计该地区拥有3.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和约17亿桶原油)。相反,希腊、塞浦路斯共和国、埃及和以色列都急于开展勘探工作并初步取得了一些成就,即在其沿海地区找出了一些油气田的位置和储量。以色列于1999年发现了两个气田后,该国政府与希腊、塞浦路斯共和国和埃及达成了划定专属经济区的协议并与各跨国公司开展了油气勘探活动。最近,希腊、塞浦路斯和以色列也达成了有关确保通过从东地中海开始的2,000公里管道向欧洲提供能源的协议。这使此些国家不仅可以从海底资源中受益,而且可以改善其对能源有着独立性。意识到这一点,土耳其还在地中海寻找资源活动中投入大量的资金。在过去十年中,海洋地质考察船和深海勘探活动破费超过10亿美元的的巨大拨款,但任然没有发现任何油气田。与此同时,土耳其的80%-90%天然气消费量是从俄罗斯进口的。

由于不能继续在能源竞赛中放慢脚步,土耳其于2019年年底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就划定双方之间的海域问题签署了谅解备忘录,为后续开展油气勘探活动奠定了基础。如果这两个国家建立的界线走廊不靠近希腊主权所属的克里特岛,那么就没有任何事情值得讨论的。神话故事之地的领导人认为,利比亚和土耳其所达成的协议由于忽略了克里特岛的存在因此违反了国际法 。

但是,土耳其声称,克里特岛的东部海岸和爱琴海近46,000平方公里属于其主权。这是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Recep Tayyip Erdogan)正发党的新奥斯曼主义者经常提及的“蓝海祖国”概念的一部分。土耳其海军计划局前局长塞姆•古德尼兹(Cem Gurdeniz)先生于2006年首次提到了这一概念。这位政治家呼吁政府重新划定海上界线,必要时随时准备使用武力以保护该国的经济和政治利益。安卡拉之所以没有认真考虑这一提议的原因是因为土耳其力图成为欧盟(EU)的成员。

至2016年,土耳其与欧盟的关系因多种原因而变得紧张,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Recep Tayyip Erdogan)再次考虑了塞姆•古德尼兹(Cem Gurdeniz)的计划,将东地中海成为增强土耳其地缘政治力量的中心地区。该国总统、外交部长和执政联盟的许多极右翼党员都公开对“蓝海祖国”计划进行讨论并认为土耳其在旧领海划分过程中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

小冲突,大危机

自从2020年8月10,土耳其派遣考察船及其海军护卫舰在有争议地区开展天然气勘探活动后,东地中海地区的紧张局势继续升级。土耳其已在国际海事信息系统(NAVTEX)上发布了一条消息,宣布奥鲁奇∙雷斯号勘测船(Oruc Reis)将在梅斯岛(Meis)沿海地区(希腊称为“卡斯特洛里佐岛 - Kastellorizo”)进行勘探活动,作业时间为2020年8月10日至23日。2020年8月12日,希腊利姆诺斯号驱逐舰(Limnos)接近奥鲁奇∙雷斯号勘测船并与土耳其海军护卫舰相撞。根据雅典的说法,这是两国舰船的轻微碰撞,且利姆诺斯号驱逐舰也没有收到损坏。然而,安卡拉却认为这是一个挑衅行为。在埃及和希腊签署航海协议后不久,土耳其快速决定将奥鲁奇∙雷斯号勘测船运送到东地中海地区,目的是在两国之间设立专属经济区(EEZ)。此协议被视为希腊对土耳其与利比亚政府之间同样协议的直接反应,使安卡拉能够在东地中海利比亚海域内自由进行油气勘探活动。

土耳其在东地中海地区的天然气勘探与开发行为收到希腊与其他欧盟国家的强烈反应。为了解决这种危机,27个成员国外长在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何塞•博雷利(Josep Borrell)召集的一次紧急会议上达成了一致,准备各种反对土耳其的措施,旨在对安卡拉在东地中海地区的海军行动做出回应。据分析人士认为,支持希腊的举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土耳其最近的海军调动行为不仅导致了两国之间的对峙和缺乏信任等局势更加严重,而且还将对整个欧盟产生深远的战略影响。具体而言,当前的争端将不利于欧盟以及土耳其本身的安全利益,因为在面对来自反恐与极端主义政策的威胁时,双方之间的关系始终是维护东地中海地区安全与稳定的支柱。

许多人认为,土耳其选择朝着使国家间关系裂痕的方向在东地中海地区崛起,而且也不掩盖其对利比亚和叙利亚进行干涉的企图。对西方国家而言,这个北约组织成员国的“鲁莽”行为是一个复杂的挑战,尤其是在全球最大的军事联盟也正在面临着深刻内部分歧的背景下。这体现在2020年8月底在东地中海地区开展的两次演习当中。 一个是土耳其海军和美国的演习,另一个是希腊与法国、意大利和塞浦路斯共和国在克里特岛附近地区的演习。

面对这种情况,在北约成员之间关系特别敏感的时候,美国与土耳其进行演习将会提出了许多问题。特别的是,安卡拉向北约在冷战时期的前竞争对手 - 俄罗斯购买了S-400导弹系统被视为对华盛顿的“不敬之礼”。据许多战略分析家的解释, 当前,美国与土耳其受到许多利益的约束,其中包含了来自Incirlik空军基地的利益, 因此当双方关系变得紧张,该国也不能进行将Incirlik空军基地关闭的打算。当时,美军在土耳其领土的武器和军事器材和有可能被俄方没收与使用。此外,美国军舰在地中海地区的出现也使土耳其、法国和希腊等北约组织成员国能够“平心静气”。

但是,若土耳其继续保持强硬的立场,试图改变与地区大国之间的力量平衡并宣称自己的影响力,则他们与希腊之间即将进行的谈判很有可能会破裂。安卡拉的这一举动将把该地区的紧张局势推向一个新的危险水平,同时将各有关方卷入更大范围的争端之中。这可能使东地中海地区成为世界新的冲突“热点”。(完)

作者:林芳

网友评论 (0)

越南民族历史上的伟大事件
八月革命暨9月2日新越南成立的七十五年纪念活动正逢全党、全民、全军立下好成绩迎接各级党代会尤其是党十三大召开之时,我们更加了解八月革命的珍贵价值,充分认识到当今一代人在运用和进一步发展八月革命经验教训并将其运用到革新和建国卫国事业与融入国际的事业之中,以求实现民富国强民主公平文明的目标。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