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09 月 21 日 , 星期六, 11:25 (GMT+7)

2014 年 12 月 10 日, 星期三, 07:54 (GMT+7)
反“和平演变”与建设政治过硬的军队

编者按语:在推行破坏包括我国在内的社会主义制度的“和平演变”战略的过程中,敌对势力特别注重军队“非政治化”手段。为了深入研究,提出理论和实践依据,从而拟定抵制该阴险、恶毒手段的有效措施,继续建设一支政治过硬的人民军队,我们需要研究该问题根源——“和平演变”战略。

敌对势力的“和平演变”战略以及军队“非政治化”手段的形成及其发展过程。

所谓“和平演变”对大家并不是新颖的概念。早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在帝国主义采取“和平演变”战略破坏敌对国家,尤其是俄国——伟大的十月革命成功之后刚成立的世界上第一个工农苏维埃国家的时候,人们就明白“和平演变”这个词语了。回顾世界历史,许多研究家认为:如果从“和平演变”的目标、性质、内涵(共反间、颠覆活动在内)等三大角度来看,这个词最早出现于距今约2700年的春秋时期(公元前六世纪),由中国古代著名军事思想家——孙子首倡并注明在《孙子兵法》第十三篇(用间篇)里。该篇的主导思想为“不战自然成”(不战而胜)。为此,“和平演变”后来被一些人常称为最特殊的名称:“无硝烟战争”。如此,可以肯定:“和平演变”是在思想体系和政治体制方面的斗争;而谈到战争,尽管“有硝烟”(武力)还是“无硝烟”(非武力)都有一个共同的激烈性质,其共同目标是以“硬力量”或“软力量”或两者兼备消灭对方。我们可看出,“和平演变”本来不是帝国主义倡议的,而当前其却是他们的“产品”,他们在接受人类古代军事思想并合适运用到每个阶段、每个时刻的具体环境的基础上拥有的,旨在与思想体系不同的敌对国家的生存之战中取得决定性胜利。

我们不否认帝国主义在使用与发展“和平演变”战略的过程中所取得的一定成功,初期,上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和平演变”被帝国主义定为一种重要措施、结合办法,而武力措施和武力使用在他们的全球反革命战略中起决定性作用。进入到下一个阶段,上世纪50年代(社会主义已发展成一个共十三个国家的体系)至90年代和现在,使用武力条件被收缩并难以实现的时候,但向社会主义进攻仍是首要目标,帝国主义就特别注重“和平演变”并将其提升成“和平演变”战略。通过使用该极为危险的战略,帝国主义已造成了一系列所谓“颜色革命”、“街头革命”等事件,而实际上是颠覆一些国家政权的暴乱活动,例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发生在波兰、捷克、匈牙利等国家。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帝国主义已用“和平演变”战略搞垮社会主义。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制度的崩溃是由多种原因引起的,但我们清楚看到其中有帝国主义的破坏黑手。特别注意的是,在推动“和平演变”的过程中,他们促进“自我演变”、“自我转化”,尤其是军队“非政治化”,致使经过70余年的建设强大的苏联军队被完全无效化。具体表现在于,军队脱离共产党的领导,失去政治方向,无法确定战斗目标和保卫目标,最终使共产党失去了支柱,无人保卫党,党失去了领导地位,导致社会主义制度崩溃。

夸耀自己所获得的战果,且扩张“和平演变”战略,白宫官员和帝国主义的一些哲学家已放声预言社会主义的告终。代表的是日裔美籍的弗朗西斯·福山 (Francis Fukuyama),他于1989年夏天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上首次发表了《历史的终结》一文,他在前文基础上扩展而成的《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一书于1992年出版,十四个国家以许多不同语言版本发行了该书。该书的政治意图明显体现:否认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方法论;否认无产阶级意识形态的科学性、进步性价值观;宣传资本主义价值观;为美国领导下的所谓“单极世界”秩序设立论证。另外,在亨廷顿 (S. Huntington)撰的《文明的冲突》一书中,他辩解并认为西方文明为 “无价之宝”、“独一无二”的。其中代表为美国前总统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 (Richard Nixon) 著述的《抓住时机》和《1999年——没有战争的胜利》这两本书,书中预言说到二十世纪末,剩下的社会主义各国会“自动崩溃”。可至今已是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中期,实情如何?我们都已看清了并一起认为那只是他们毫无依据的武断罢了,换句话说那只是无理无据的好高骛远而已。

但我们并非如此而失去警惕并轻视“和平演变”,尤其是敌对势力的军队“非政治化”手段。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破坏含我国在内的社会主义各国,进而取消社会主义制度一直是帝国主义的始终一贯的目标。什么时候帝国主义还存在,什么时候他们还维持并追求此目标。当然,妄想是一回事,是否得逞又是另一回事。并且,此问题取决于我们而不是他们,因此即使他们的阴谋如何恶毒,其手段如何刁钻古怪,最终也无法避免失败。

对我国而言,“越南战争”——美国人的一种说法,“抗美救国战争”——越南人民的一种说法结束之后,他们就快速展开一场“无硝烟”新战争——“和平演变”。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 (Kissinger)当时曾轻慢道:“我们在战争中失败,但在和平时期中将会赢得胜利”。为了现实化妄想,他们已连续不断地通过“和平演变”战略在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社会、国防、安全等领域内展开一系列破坏越南革命的行动,其中推动“自我演变”、“自我转化”、军队“非政治化”等。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一些年来,利用我国的改革开放、融入国际社会、实行社会主义定向市场经济等政策,他们已使用一系列最为精微、恶毒、阴险的新手段、新方式,企图让我们内部的团结分化瓦解,使人民对党的领导及社会主义制度的信心发生危机。特别注意的是,为了推动武装力量“非政治化”,他们已与国内外反动势力勾结全面破坏我国,包括国家法律体系在内。典型的是,利用我党、政府、国会组织征集人民对宪法修正案的意见以及现正组织实施新宪法的机会,反动和敌对势力打着“进言献计”、“提出建议”的旗号竭尽全力破坏,其中明目张胆地要求放弃第一章第四条,要求取消宪法规定“党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的原则,以“武装力量只要忠诚于祖国和人民,据此只有保卫祖国、保卫人民的职能而没有保卫党、政府或任何政治组织的职能”,“军队不受党的领导”等滑稽辩解要求修改第四章——“保卫祖国”。很明显,这些论点极为反动,与理论和实践基础完全背道而驰的。但值得忧虑的是,不是任何人都能看清,其中一些人因信息缺乏、认识受限制而发生误解、轻信,甚至被这套阴险的宣传论调说服。不超出军队“非政治化”企图的范围外,他们还用“泥沙俱下”手段,把越南人民军干部和战士的牺牲与西贡伪军士兵相提并论,诡辩道“他们都为祖国牺牲,都保卫祖国”,从而要求我政府给西贡伪军士兵追记功勋并让他们享受烈士优惠政策。

真好笑!真荒谬!那表明,敌对势力不择任何手段企图达到军队“非政治化”目的。图谋不会得逞时,他们丑化我军形象,降低军队的威信。因此主动对敌对势力的“和平演变” 战略,特别是军队“非政治化”手段进行斗争,与此同时,建设政治过硬的人民军队是当前最为迫切的关键问题。

实际上,这就是“保卫与建设”之间的关系,二者均有各自内涵,但其之间有着辩证关系,密不可分的。解决此问题时,我们应将二者相结合,不得轻视任何内容,如果我们只顾“保卫”任务——即反军队“非政治化”而忽略“建设”内容——即建设政治过硬的军队都是不对的;反之亦然,如果只重视“建设”而不恰当地关注“保卫”因素也是错的。研究并解决这一问题的正确方法应从科学性辩证思维的基础出发,注重同时解决两项内容:坚决挫败敌对势力的军队“非政治化”阴谋,同时推动建设一支政治过硬的人民军队。

主动针对敌对势力的军队“非政治化”手段进行斗争,坚决挫败他们这种企图

首先,在认识和思想方面应明显确定:帝国主义和敌对势力是越南革命的斗争对象。他们已经并一直以“和平演变”战略推动“自我演变”、“自我转化”、军队“非政治化”去破坏我国革命。因此,反“和平演变”实在是一场时刻发生并十分复杂的针锋相对的激烈斗争。其中他们企图进行无效化的对象,首先针对着人民武装力量“非政治化”,尤其是人民军队和人民公安——保卫党、国家和人民的力量。他们的目标是使军队脱离党的领导,军队不问政治,共产党失去过硬靠山,失去对军队的领导权,导致党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地位失去。一旦共产党的领导地位被无效化、被取消,社会主义制度理所当然就会瓦解。为了实现军队“非政治化”企图并能达到以上目标,敌对势力使用任何力量、工具、金钱和物质并通过一切最为狡猾、十分阴险毒辣的手段和“招数”进行的,但归根结底,其所进行的各项活动主要发生在政治、思想上。他们集中精力进行破坏性宣传的内容是马列主义、胡志明思想,企图使我军逐步离开党的思想基石。正是如此,为了反敌对势力的军队“非政治化”手段的斗争能取得良好效果,最重要的是起先要主动针对各错误和敌对观点进行斗争,守住党在军队内的思想阵地,主要的是党的思想基石。据此,我们要随时提高警惕并在人力、物力、财力上做好充分准备,做法灵活、主动并有同步措施系统,从而形成强大的综合实力,在此“大战”中取得胜利。

关于力量,参加斗争的力量是全民和骨干力量,从中央到地方的各部门、行业、政治团体、祖国阵线要系统地组织起来,尤其是各研究所、研究中心、各院校;其中军队和公安起着骨干力量的冲击作用。骨干力量要包括政治理论水平高、知识广博、政治本领过硬、针对错误、敌对观点特别是军队“非政治化”手段发表反驳文章时富有经验的研究家、科学家。

关于工具,包括多媒体工具、互联网、社交网站、博客网站等,同时与丰富多彩并符合实情和对象的宣传方式相结合。对各家报刊社而言,要有严格指导,及时定向,对各事件的宣传工作进行合理分工及下放;其中军队报刊是反军队“非政治化”观点的斗争中先锋的核心力量。

关于斗争方法,要灵活、主动进行,绝对避免被动,复杂事件发生时才进行宣传、斗争。在进行过程中要重视直面斗争,拆穿敌对势力试图抹煞军队的阶级本色、革命理想、战斗目标或挑起内部分裂,割裂军队与公安、党、政府之间关系的阴险图谋及手段。要将反军队“非政治化”论点的经常性宣传活动与高峰性宣传活动相结合,尤其是举行国家和军队大事件的时间内。

关于政策及机制,要有适当的政策和机制,鼓励并保卫抵制包括军队“非政治化”在内的错误、敌对观点的文章作者。同时应有信息提供机制,及时提出宣传定向,制定各指导机关与各家报刊社之间以及军内外各家报刊社之间的配合制度,从而同政治、思想上的错误、敌对观点作斗争中形成强大的综合力量。

建设政治过硬的人民军队的若干措施

为了建设一支政治过硬的人民军队,头等重要的是积极更新并提高官兵尤其是党员和各级骨干干部队伍的政治、思想教育质量。

与政治、思想教育工作的同时,要重视组织上建设,首先是纯洁、稳固的各级党组织。

与此同时,要做好并与人事、组织、民运、政策、思想等工作紧密结合。

为了建设一支政治过硬的军队,要经常关照政治机关系统、各级政治干部队伍以及群众团体组织、军人委员会的健全并提高其活动质量和效果。

注重做好官兵和人民的信息、宣传、思想定向等工作。尤其是在信息技术飞跃发展,信息传递速度快捷及广为流传的条件下,该工作就更为重要,但实行中却存在不少困难和复杂。在建设政治过硬的人民军队的过程中,一个不可缺少的问题就是理论研究与实践总结工作。(完)

作者:孟河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