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22 日 , 星期四, 10:15 (GMT+7)

2020 年 03 月 10 日, 星期二, 21:52 (GMT+7)
北约的70年存在及其分歧

在内部分列的背景下,北约刚纪念建立70周年。这使得政治、军事规模很大、全球唯一的北约前景难以预测。

成立于1949年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是以美国为核心的政治、军事联盟,其目标主要是阻挡前苏联及东欧社会主义各个国家的强大发展势头。为了达到抵消北约的目标,1955年,前苏联及东欧社会主义各个国家成立华约组织。北约与华约的军事对峙已经成为美苏在整个冷战期间两极对峙局面的“主要阵地”。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世界政治局势发生很大的变化,苏联及东欧社会主义各国的崩溃及华约的解体可以被视为“世纪之地震”,使得世界的两极格局也随之而瓦解。北约毫无花费“一个箭头、一发子弹”而制胜,但是实际上,因为再也没有“相称”对手,北约也处于“哭笑不得”之境,内部分裂、分歧,矛盾激烈,许多专家分析认为,这使得该联盟“多而不强”,不如真正的联盟。

北约成员国之间的“南辕北辙”状况

当“冷战”结束之后,为实施“东进”计划,北约就拉拢、接纳此前在东欧、中欧为敌手的许多国家,以便达到把影响力扩张到“苏维埃后”几乎所有空间的战略目标。如果北约在“冷战”期间仅接纳四个国家,那么“冷战”结束后再接纳十三个国家,成员国数量增至二十九个。据此,北约也将其边界靠近被视为接替苏联的“对手”俄罗斯。然而,成员国的速增也造成诸多复杂问题。其中,一直被视为北约的“性命交关”因素——“团结”、“统一”则逐渐松弛。如果美国在阿富汗开展打击恐怖组织——基地组织之战(2001年)获得高度共鸣,那么,以“反恐”为名义的针对伊拉克战争(2003年)使得北约的支持方与包括德国、法国、意大利等美国主要盟国反对方之间的分裂前所未有,反对方激烈反对,认为针对巴格达的军事行动没有“说服力”,也“不必要”。北约的划策者当时承认,反对巴格达之战导致北约内部信心的“危机”。

北约各成员国在处理与“敌手”俄罗斯的关系中也揭露难以“融合”的分歧。中欧和东欧一些成员国积极支持“强硬”的制裁主张,以便对俄罗斯2014年合并克里米亚予以回击,同时消除所谓从“俄熊”带来的“威胁”。若干国家政府还同意美国在本地开展战略武器系统,以便形成反俄的军事“包围”之势,使得他们与俄的关系“冷漠”。反而,许多北约的主要成员国却认为,北约最近对克里姆林宫的制裁行动都“反作用”。他们认为,北约需要以更加“灵活”的理念和切入方式处理与俄罗斯的关系。不顾从美国施加的压力,德国仍然加强与俄罗斯的关系,发展名为“北方支流”项目,同时肯定,不仅德国、俄罗斯,而且整个欧洲都从这一战略“项目”中受益。除了德国以外,法国也高度重视俄罗斯对欧洲和巴黎的安全方面及其发展的重要作用。因此,莫斯科与这些国家在经济、政治、安全方面达成许多合作协议。

当确定如何处理与俄罗斯关系走向的激烈争论“莫衷一是”的时候,北约内部又“起波”,许多成员国谴责土耳其(一个成员国)对住在叙利亚北方的库尔德人的攻击,这被视为北约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之战的障碍物。尤其是,北约一些成员国还禁止向土耳其出口武器,这一史无前例的举措使得他们与土耳其的关系“严重恶化”。北约的许多政客叹息认为,“分歧”、“矛盾”使得该组织的“团结”、“统一”逐步丧失。

大西洋两岸的割裂越来越大

从“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等口号出发,任职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并采取“让人匪夷所思”的政策,这不仅与此前历代总统大不相同,而且让欧洲北约成员国感到“担忧”。国际分析专家认为,特朗普是对一直被视为西方的“象征”的跨大西洋联盟予以激烈“打击”的首位美国总统。特朗普总统宣布:在北约的美国要担任过重的财政重负,而欧洲同盟竟从中受益,这真的没有道理。他指责欧洲各盟国是“寄生虫”,他甚至威胁称,如果北约盟国不增加国防开支(GDP的2%),美国将不会为他们提供安全保障。特朗普总统还对欧洲的许多出口商品加征关税,反之,为了予以还击,包括美国许多盟国的欧洲也也对美国出口商品加征关税,使得美国与欧洲的关系临近“贸易战”之深渊。不仅如此,华盛顿一直扮演着垄断、专权的“主人”角色,总是不顾盟国的安全、利益就对国际问题做出决定。许多欧洲北约成员国激烈反对美国政府不参考盟国的意见就单方退出伊朗与包括美国、英国、法国、中国、俄罗斯和德国等国组成的P5+1组于2015年签署的《伊朗核协议》,随后继续退出美国与俄罗斯于1987年签署的中程核力量(INF)条约。这些国家认为,美国取消国际“核武器”检查、监督机制,将会把世界推到危险地步。其中,欧洲可能面对使得整个欧洲“提心吊胆”前景,即可以成为核强国的对敌“战场”。此外,许多北约盟国也批判特朗普对中东地区做出的决定,尤其是将军队撤出叙利亚,这被视为“美国违背对他们的承诺”、“难以理解”的行动。

许多国际分析专家表示,大西洋两岸关系一直以来不平静,但是自从奥巴马总统任职萌芽的“割裂”,美国当时将其战略重心从欧洲向亚太转移的决定使得西方担忧美国“抛弃”欧洲,迄今,此“割裂”态势相当明显。继任奥巴马的总统职位,特朗普总统优先实施各个“美国优先”政策,这已经并正在使得美国与欧洲北约盟国之间的“割裂”越来越深。欧洲许多国家领导人称,在特朗普任职期间,他们被美国看做“二级”公民,美国在把欧洲视为美国的安全“人质”。出于大西洋两岸关系的“不稳”形势,包括许多北约主要成员国家在内的欧盟(EU)主张建设一个自主、“独立”国防体系,以便减少对美国的“安全保护伞”的依赖程度。许多国际评论家认定,如果美国和欧洲继续采取如近期的“火上加油”行动,那么继英国的离欧之后就是大西洋两岸的“大规模分裂”。

北约正在面临“脑死”之状

诸多国家的评论界认为,北约内部近期的“分歧”反映一个事实,即该联盟正面对缺少战略定向、责任分担纠纷、缺乏宏观协调配合等困境。实施北约的各个“核心”条款,如规定“针对盟国的一个攻击也是针对整个联盟的攻击”的关于集体防卫权第五条也有“偏差”。或者当伊朗于2019年7月在霍尔木兹海峡扣押了英国油轮时,美国总统特朗普明确表示,华盛顿从未与英国签署任何规定美国在类似情况必须协助英国的协议,这一举措就是在北约内部挑起纠纷的范例。

分析法国总统马克阿龙(E Macron)对北约状况的称谓“脑死”,分析专家认为,主要原因就是在从欧洲范围防卫联盟彻底“改换为”全球范围进攻联盟的背景下,北约自从“冷战”期所采用的有关集体防卫的政治、军事观点、动向已经“过时”。因此,在纪念建立70周年的峰会上,北约成员国领导人一致认为,制定“适合新背景”的战略方向是“刻不容缓”的任务,这被视为把北约从“脑死”状态中解救出来的有效措施。该峰会提出一些战略性定向:在实施“反恐”任务的同时,北约将会重视宇宙领域、发展对军事、民事卫星的保护能力、提升与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竞争力等。因此,从战略的高度,北约正式将中国列入“竞争对手”名单,同时,本组织也主张成立符合于实情的关于该联盟政治、军事新学说的研究组。这是不是北约正在需要的“重组”?、其效益如何?仍是“未知数”。

国际社会认为,在全球化、国际融入、减少对峙、通过和平对话、合作共赢等途径解决分歧和矛盾正是时代的主流等背景下,作为世界第一政治、军事联盟,北约需要进一步发挥其在维护国际法、联合国宪章、维护各国的独立、主权、领土完整等事务中的积极作用。加强与各国的紧密合作关系,以便应对、防止各种危机和挑战,建设一个和平、稳定、昌盛、发展的世界,绝不能依赖自己的力量威胁或威胁使用武力达到国际和地区霸权的目标。只有这样,北约才能存在下去并发展起来。(完)

作者:明德

网友评论 (0)

越南民族历史上的伟大事件
八月革命暨9月2日新越南成立的七十五年纪念活动正逢全党、全民、全军立下好成绩迎接各级党代会尤其是党十三大召开之时,我们更加了解八月革命的珍贵价值,充分认识到当今一代人在运用和进一步发展八月革命经验教训并将其运用到革新和建国卫国事业与融入国际的事业之中,以求实现民富国强民主公平文明的目标。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