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28 日 , 星期三, 12:32 (GMT+7)

2020 年 06 月 22 日, 星期一, 07:32 (GMT+7)
伊斯兰国后期的恐怖主义危机

2019年,全球反恐斗争已取得许多成果,最为突出的是消灭伊斯兰国首领——阿布·巴克·巴格达迪及枪手赶出叙利亚的最后据点。 与2014年相比,恐怖袭击的频率明显下降,但是,该问题仍然存在许多潜在的不稳定危机,因此严重威胁着世界安全。

暂时退步

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的死亡只能对 IS及其党羽形成一步退后。事实指出2011年“基地”组织(Al-Qaeda)领导人奥萨马·本·拉登被剿灭之后,这一臭名远扬的恐怖组织确实缩小行动规模,可是一系列极端主义恐怖组织立即取而代之。据世界安全研究专家评价,较晚诞生恐怖组织的行动趋势比以前更加残暴和狡诈。IS本来是“基地”组织的一分支,以伊拉克为最初据点。“基地”组织沦陷之后,以建立“伊斯兰王国”为目标,IS利用中东地区冲突的混乱情况,占领从伊拉克到叙利亚的领土地区,迅速实现以前伊斯兰叛军未能实现的目标。虽然”IS”诞生晚于“基地“组织, 但其经济潜力已经超越“基地”组织。据统计,这一叛军通过人质赎金、出售原油及走私货物等活动,每天的收入约100万美元。此外,IS的宣传系统比世界任何极端组织还复杂。枪击、杀戮、大规模处决或人质斩首等令人震惊的宣传运动,使IS的声誉和影响迅速增加以及压倒了较早诞生的恐怖集团。IS的暴戾恣睢使“基地”组织领导人也感到惊惧。分析专家认为,作为规模较大的组织机构,IS不缺乏继任者。具体为:啊怖·贝克尔·巴格达迪死亡之后,IS任命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的股肱阿布·易卜拉欣·哈希米·库拉什(Abu Ibrahim al-Hashimi al-Quraishi)为领导。阿布·易卜拉欣·哈希米·库拉什因专门制定残暴政策而臭名远扬。因此,为了帮同谋报仇,这个寡头可能会进行一系列更加残暴的恐怖袭击。

根据负责中东地区的美国元高级指挥官米切尔·纳格塔(Michael Nagata)估计,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的死亡不意味着IS的毁灭。随着这个恐怖组织的延伸,继任年轻首领以强硬的观点和战斗经验,将逐步取代IS全球恐怖网络中的前任领导人。由此可见,虽然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失去了据点,但该残敌仍隐蔽在广阔的沙漠等待机会。目前,IS不再像以前占领领土,反而该组织继续采取以前的袭击、爆弹及暗杀等传统恐怖行动。也门和阿富汗发生动荡的同时,叙利亚内战局势仍持续不停。尤其美国在叙利亚北部撤军将为IS及“不同版本”的恐怖组织创造崛起的机会。为了保持这些恐怖组织的存在和发展,该组织不仅大力在旧地盘采取行动,而且倾向于分成小的集团,向中亚、南亚、西非等地区扩大行动地盘。

IS对“东南亚国家”的欲望

联合国最近的统计显示,来自世界各地的约4万1千人已来到叙利亚和伊拉克,并加入了IS组织,其中有1千人来自东南亚国家。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被击毙后,东南亚国家正面临着这条叛军返回并企图在自己的祖国复兴IS的危机。东南亚国家所面临的威胁不仅止步于此,而且还集中在那些从未离开自己的家乡却希望得到IS认可的极端分子。有证据表明,如果极端分子不能赴中东地区参战,恐怖组织就会鼓励、煽动他们发起攻击。许多研究已证明,从中东、非洲、南亚到东南亚地区IS几乎只采用一种战术。此战术就是利用各种矛盾、本地极端分子以及原始落后的伊斯兰教极端思想。此外,得益于巨大的经济潜力以及东南亚国家边境管理的不严密,各恐怖组织可以进行交流经验和互相帮助。换句话说,东南亚地区的极端主义者不太依赖于IS组织首领的指示和计划,相反,他们可以独立行动。因此各国政府难以采取控制措施。

实际上,不是在中东地区沦陷之后,IS组织的枪手才开始寻找新的作战地区。而是从成立之日起,这个恐怖组织的目标就是在全球范围内包括东南亚地区建立一个叫做“章鱼管”系统。这是一种有具体根据的威胁,因为东南亚国家的伊斯兰教信徒很多。世界安全与恐怖主义的研究专家们认为,长期以来,东亚和东南亚地区一直是极端分子的关注焦点。伊斯兰祈祷团、吉玛亚·安萨尔·希拉法赫或阿布沙耶夫等支持IS意识形态的武装团体已让IS组织发现东南亚地区的吸引力。甚至新加坡、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泰国南部地区还被作为 “东南亚国家” 建立计划的一部分。在世界上伊斯兰教信徒最多的印度尼西亚国家,IS组织早就试图建立一个“卫星帝国”,其中最为突出的是伊斯兰祈祷团。该组织除了宣誓效忠于IS以外,还学习这个恐怖组织如何吸引多源资金。如:隐藏合法企业、使用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和瓦次谱(Whatsapp)等社交网络来传播信息 、在线搜索收入,呼吁捐款等手段。这些组织不仅改变了筹款方式,最近还改变了财务用途。资金不仅用于攻击,还给极端分子的家人在经济、医疗保健、教育等方面上给予支援。就这一点已保持并增加恐怖分子的忠诚之心,同时培养新一代圣战。

新的挑战

不可否认,领导人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的去世对IS及其恐怖组织的网络造成了致命的打击,然而,这也是IS在面临新的困难和挑战时务必改变其生存方式的动机。除了寻找作战底盘外,该组织还改变了招募枪手的方式,更换了作战车辆以及恐怖袭击的方式。尽管原有的枪支、刀具、车辆以及许多其他热武器在战场上仍有实效,但现在他们所使用的车辆就更加先进,如低射程导弹,坦克和车辆、装甲车,甚至是无人驾驶飞机。以前,攻击目标主要是机场、地铁站等运输基础设施,如今为了引起大规模的伤亡,目标就换成了街道活动、文化艺术事件等人群聚集稠密的活动。近日,德国安全部队在计划追踪目标、购买武器和炸弹材料以准备进行一系列致命攻击时,逮捕了四个被嫌疑为IS的对象。该组织被认为是跟在阿富汗和叙利亚的IS领导保持联系并听取他们指示。在过去两个月内,波兰,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埃及等许多其他国家也像德国一样俘获或杀害了与IS有关的恐怖分子。

最令人担忧的是,IS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仍在恐怖组织中广泛传播并有着巨大的影响。得益于“蓬勃发展”的通信技术以及社交网络的发展,恐怖组织可以容易地“激发”世界各地的伊斯兰教极端分子进行袭击的“兴趣”。许多国家的极端化年轻人也逐渐愿意在IS的呼吁下“援助”“圣战分子”。 10年前,极端主义的伊斯兰教分子要秘密地参加各种论坛,但现在他们却在网络上公开交流,而且效果也有所提高。据法国中东研究所的罗曼·凯莱特(Romain Caillet)称,恐怖组织现在也认识到应该投资于容易登录和参与者众多的论坛上,尤其是在西方国家。他们的目的是恐吓公众舆论,并招募支持者,向他们提供信息。这并不是个陌生的现象,但是随着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油管(Youtube)等诸多社交网站的出现,恐怖组织的思想已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广泛传播。换句话说,借助互联网,恐怖组织创造了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来促进交流。

实际上,当恐怖组织通过互联网发布“ 声明”时,组织严密的恐怖组织和独行“枪手”就可以熟练地利用数字技术平台以及社交媒体来发动袭击行动,目的是扩大人员伤亡、分割社团、破坏人民与政府之间的信任并激发许多要想成为英雄的枪手之心。更危险的是,尽管这些恐怖组织在普通社交网络上被封锁了,但他们仍然可以迅速将具有打击内容的信息重新发布到jusstpaste.it或senvid.com和archive.org等其他网站上,这对各个国家来说已造成了不小的挑战。问题在于网络提供商也无法控制这些危险活动。更不用说生物武器所带来的威胁了,因为大多数病毒种类的遗传密码都可以在网上查找,并很有可能恐怖分子会利用医学的成就来研究和开发新型的且更为危险的病毒种类。科学家曾警告说,基因改造过程会使病毒变种变得更为危险,这些病毒对所有现有的药物都具有抗药性,而且感染者也无法得以治愈。这是一种新的威胁,需要世界各组织,各国家,特别是医学先进的国家尽早对此进行研究并采取有效的预防措施。

目前世界对和平的未来未能持有乐观的态度,因为恐怖主义组织的极端主义意识形态尚未赶尽杀绝,因此,对各国而言,当务之急就是强国需要共同携手废除IS分子,并切断其“章鱼管”及其遗留后患。

作者:琼杨

TAG

IS,恐怖

网友评论 (0)

越南民族历史上的伟大事件
八月革命暨9月2日新越南成立的七十五年纪念活动正逢全党、全民、全军立下好成绩迎接各级党代会尤其是党十三大召开之时,我们更加了解八月革命的珍贵价值,充分认识到当今一代人在运用和进一步发展八月革命经验教训并将其运用到革新和建国卫国事业与融入国际的事业之中,以求实现民富国强民主公平文明的目标。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