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31 日 , 星期六, 02:34 (GMT+7)

2020 年 04 月 18 日, 星期六, 10:09 (GMT+7)
伊德利卜战场- 叙利亚“微型世界大战”的终结

自2019年年底以来,在俄罗斯和伊朗的全面支持下,叙利亚军队发起了解放伊德利卜的军事行动,把恐怖分子的残军在其最后的卧底给消灭。 这场军事行动对叙利亚的命运以及全球反恐主义中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认识叙利亚的战争

近年来,人们通过许多方式对叙利亚战争进行解读与认识。首先,这是支持巴沙尔·阿萨德总统政府的力量与反对大马士革的“反对派力量”之间的一场“内战”。这种解读并没有反映出美国及其北约和中东盟国在这场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总统政权并建立保护其利益新政权的战争中进行政治、经济与军事干涉。其次,这场战争是由美国为首的“代理人战争”,北约首先是土耳其以“反恐”为理由使用所谓的“反对派力量”试图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总统。而俄罗斯、伊朗和巴勒斯坦志愿军则是叙利亚政府和军队保护国家主权和政治体制的支持者。第三是扩展第二种解读,认为这场战争是“微型世界大战”模式。巴沙尔·阿萨德总统在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强调,叙利亚没有内战,只是“微型世界大战”的另一种形态。据他所说,在战争期间,美国及其盟国使用了所谓的“反对派力量”,其中由自称“伊斯兰国”组织(IS)在内的恐怖组织扮演了主要角色。

第三种解读是基于通过一些标准与第二次世界大战进行比较得出的。关于参战力量,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72个国家,而叙利亚战争中有近80个国家。在范围方面,第二次世界大战几乎发生在所有大洲和大洋,而叙利亚战争主要发生在中东地区,但实际上其与在欧洲、非洲、中亚和东南亚等地区的反恐战争是有关的。在目标方面,美国干预了叙利亚,继续实施“大中东项目”,旨在控制从中东地区到欧洲,再延伸到中亚和南亚地区的地缘政治地带,实际上是要维持和控制冷战后形成的单极世界秩序。

伊德利卜战争的背景

自2011年面对潜伏在“阿拉伯之春”运动中的恐怖主义战争以来,叙利亚在俄罗斯和伊朗的全面支持下已挫败了美国及其中东盟国的“代理人战争”。经过两年未能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总统之后,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于2013年以“叙利亚军队使用化学武器”为借口,宣布将以类似于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准备使用军事力量来消除巴沙尔·阿萨德总统。据俄罗斯所提出的倡议,叙利亚宣布在联合国的见证下完全销毁了化学武器仓库,因此美国没有理由向该国家发动了战争。

自称“伊斯兰国”(IS)恐怖组织于2014年6月成立后,巴拉克·奥巴马总统以“ 反IS”为口号,于2014年9月11日成立了一个包括近40个国家的联盟,对叙利亚领土上的目标进行攻击。结果,在袭击叙利亚01年之后,伊斯兰国和其他恐怖组织不仅不被消灭,而且还控制了叙利亚大部分地区并拥有1000多个反政府的武装力量,人数超过7万个,其中包括来自近80个国家的数万名雇佣军恐怖分子。他们尤其逼近了大马士革首都并直接威胁叙利亚政治体制的存亡。

面对这种情况,叙利亚正式急切要求俄罗斯和伊朗共同参与消除恐怖分子的行动。根据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任何希望在另一国领土上部署反恐力量的国家都必须得到有关国家提出正式的要求。因此,美国及其盟国以“反恐”的招牌出现在叙利亚领土上是违反国际法的。为了满足叙利亚正当的要求,俄罗斯总统普京于2015年9月30日正式发起了反恐战役。在进行了超过02年的战役后,普京总统于2017年12月6日宣布基本击败了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此后,叙利亚军队在俄罗斯、伊朗和巴勒斯坦志愿军的支持下,对IS残军和其他恐怖组织进行了追击,迫使他们逃往伊德利卜。

伊德利卜战场 -“微型世界大战”的终结

叙利亚在伊德利卜开战时遇到了许多障碍,即:在宣布“击败IS”之后,美国仍然以“保护叙利亚油田”为借口继续在该国非法维持一部分的军事力量;土耳其追求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试图将其边界扩大到伊德利卜地区; 伊德利卜仍处于包括IS 残军和沙姆解放组织在内等“反对派力量”的控制之下。

为了实现解放伊德利卜的目标,叙利亚侧重于筛选和确定“反对派力量”行列中正确的恐怖份子,旨在准确消除恐怖分子,同时避免对于平民造成损失。根据普京总统的倡议,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达成了三项重要协议:(1)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共同赞助叙利亚的政治进程,土耳其承认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2)自2018年9月起,其将在伊德利卜对冲突各方建立一个属于土耳其军队和俄罗斯军警联合管控的非军事缓冲区,该区宽度为15至20公里,土耳其负责在2019年10月15日之前将恐怖力量进行解除武装并击出该地区;(3)土耳其结束追击叙利亚东北部的库尔德武装力量的“和平之春”军事行动并承诺将尊重叙利亚的领土主权。

但是,土耳其不仅未能履行其所承诺的职责,而且还为恐怖组织补充力量和武器装备、重新获得战场上的优势创造了条件。因此,在2019年,恐怖组织在土耳其的支持下对叙利亚军队多次进行了攻击,甚至袭击了赫梅明军事基地的俄罗斯目标。作为回应,叙利亚军队于2019年12月19日在伊德利卜对恐怖分子进行反击。2020年2月27日,伊德利卜的沙姆解放恐怖组织对叙利亚军队的驻军地区进行了大规模攻击,迫使叙利亚军队组织了反击行动。据俄罗斯国防部的公告,土耳其军队在恐怖力量的战斗队伍中收到叙利亚军队大火的压制,导致其30名士兵的死亡。在这次事件之后,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宣布把叙利亚政府及其支持者视为“土耳其的敌人”; 同时,向北约通知情况并要求根据北约建立协约第四条于2020年2月28日召开紧急会议进行磋商。然而,在会议上,北约在发表声明中只呼吁俄罗斯和叙利亚立即停止“错乱的攻击”,而不作出军事行动的决定。

在2020年2月29日与普京总统的电话交谈中,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要求俄罗斯“让开一边”,不要介入土耳其与叙利亚之间的军事对峙。甚至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的顾问凯信还表示:“在过去,我们曾经与俄罗斯交战了16次,我们将再次与其战斗”。2020年3月1日,土耳其针对驻在伊德利卜的叙利亚军队发起了“春季之盾”的军事运动。因此,潜在许多风险的伊德利卜战争可能会导致俄罗斯与土耳其之间的“对抗”。这种对峙不仅是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的危机,而且还影响了俄土关系。

为了防止潜在的风险,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于2020年3月5日紧急飞往莫斯科并与普京总统举行了非公开会议,随后举行了外交部部长级和干部级会谈。结果,俄罗斯和土耳其签署了一份协议文件,内容包括:从2020年6月3日0点正开始,双方将沿着建立于2020年3月5日的接触线暂停所有军事活动(叙利亚夺回了对总面积超过600 平方米的萨拉杰战略城市的控制权,而该城市则是连接大马士革和阿勒颇的M5路线与连接阿勒颇和拉塔基亚以及伊德利卜周边地区的M4路线的交通枢纽); 俄罗斯和土耳其在M4路线的北部和南部建立了6公里宽的安全走廊;自2020年3月15日起,俄罗斯和土耳其将协调沿着M4路线进行巡逻。该协议进一步通过和平谈判的手段来处理双方之间冲突。然而,据巴沙尔·阿萨德总统的说法,要结束战争,美国和土耳其必须从叙利亚撤军,因为它们在该国的存在并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他还强调叙利亚和土耳其是睦邻友好的民族,因此叙利亚的所有军事行动都不是针对土耳其,而是为了消灭恐怖分子和完全解放叙利亚。

据分析家称,叙利亚的战争的一个阵营是叙利亚在俄罗斯、伊朗和巴勒斯坦志愿军的支持下坚决消灭了恐怖分子,解放国家。 另一个阵营是土耳其在美国、北约、以色列以及中东盟国和伙伴的支持下坚决支持包括恐怖组织在内的“反对派力量”,试图夺取对叙利亚的控制权。正在叙利亚发生的一切证明了巴沙尔·阿萨德总统关于“微型世界大战”的说法是准确的。为了结束战争并恢复叙利亚的和平,需要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大国发出声音。因此,在2020年1月23日,值此参加在耶路撒冷举行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屠杀遇难者纪念活动之际,俄罗斯总统提议组织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的会晤,进行讨论如何处理对全球和平与安全的威胁,其中包括叙利亚战争。分析家称此提议与“第2次雅尔塔会议”具有相似的意义(第一次雅尔塔会议是美国、苏联和英国于1945年2月分举行的会议,旨在确定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全球政治局势)。

美国、法国和中国的领导人都对这一提议表示同意,特别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提议在联合国召开年度论坛和纪念成立75周年之际在美国举行第二次雅尔塔会议,而俄罗斯认为此会议可以在任何地方举行的。若“第二次雅尔塔会议”能够举行,这将是一个大国寻求解决许多国际安全档案的机会,其中包括叙利亚的“微型世界大战”。 若“第二次雅尔塔会议”不能举行,那么解决全球安全问题事宜将需要联合国安理会各成员国达成一致。(完)

作者:黎世亩

TAG

叙利亚,

网友评论 (0)

越南民族历史上的伟大事件
八月革命暨9月2日新越南成立的七十五年纪念活动正逢全党、全民、全军立下好成绩迎接各级党代会尤其是党十三大召开之时,我们更加了解八月革命的珍贵价值,充分认识到当今一代人在运用和进一步发展八月革命经验教训并将其运用到革新和建国卫国事业与融入国际的事业之中,以求实现民富国强民主公平文明的目标。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