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01 月 24 日 , 星期日, 02:27 (GMT+7)

2020 年 11 月 16 日, 星期一, 09:53 (GMT+7)
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和平协议及其对中东政治和安全格局的影响

在美国的调解下,以色列和阿联酋于2020年8月13日达成了和平协议(称为《亚伯拉罕协议》),正式结束了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 “敌对” 过去,开启了历史的新篇章,两国之间有着“热情”和“美好”的期望。 为什么以色列和阿联酋同意“和平”共处,以及中东的政治和安全格局如何演变受到了广泛的关注。

阿联酋(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继1979年的埃及和1994年的约旦之后,成为与以色列达成和平协议的第三个阿拉伯国家和第一个海湾国家。根据该协议,两国将致力于实现关系正常化和建立双边外交关系;互派大使和建立大使馆将在今后的时间进行讨论。两国政府将讨论并签署有关投资、旅游、安全、电信、航空、科技、能源,卫生和文化等许多互利共赢领域的合作协议。以色列政府保证暂停对在1967年中东战争期间中所占领阿拉伯各国地区的主权声索。致力同阿联酋寻求解决巴以冲突的全面、公平和可持续措施。接着,在2020年8月末,阿联酋总统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政令废除1972年法令(即禁止与以色列建立关系的法令)。以色列航空公司(El Al)进行了首次民用航班直接飞往阿联酋。这是两国实现和平协议并表明双方领导人决心消除“对抗” 的过去,走向“温暖”、“美好”未来的“善意”的极为重要之“初始”步伐。

从战略利益出发的协议

据国际分析家称,以色列-阿联酋和平协议源于特拉维夫和阿布扎比的战略利益。首先,最重要的是巨大的经济利益。以色列和阿联酋被认为是该地区两个最具活力的经济体。 近年来,尽管两国外交关系仍处于“冻结”状态,但两国仍在悄悄进行经贸方面的“非官方”交易。因此,和平协议为两国在经贸和服务等领域正式建立关系与合作创造了法律前提,尤其是利用彼此的长处和优势,为各自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贡献。通过各种合作协议、程序和计划,以色列可以进入和开发被认为是多元化的且具有潜力的阿联酋资本市场;相反,阿联酋可以利用以色列的先进科技成果来提高该国工业、农业和科技等行业的生产质量和能力。据专家测算,仅考虑建立直飞航线方面,两国航空公司每年就可节省数亿美元的燃油。如果能够有效发展上述巨大的潜力,这两个主要发达经济体之间的合作将不仅对各自国家,而且还将对该地区各国带来巨大的利益。其次是安全利益,在数十年来,两国成功地消除了威胁两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并对该地区带来了稳定;有助于“拆除”威胁着巴以冲突中的两个国解决方案之“定时炸弹”。此外,“阿联酋将继续强力支持巴勒斯坦人民的尊严,权利和巴勒斯坦人的主权国家” 。

对于美国和以色列来说,亚伯拉罕协定也是“击中许多目标的箭头”。多年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一直非常主动并坚持“东望”战略,其被视为以色列解决与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冲突的新战略。据此,特拉维夫不是像以前那样保持“对峙”、“敌对”的关系,而是在华盛顿的帮助下将使用柔和、灵活的措施与中东、海湾地区和非洲等地区的穆斯林国家建立“友好邻居”、 “和平共处” 的关系。因此,与阿联酋的和平协定被视为“东望”战略的“硕果”,为犹太国实施“融入阿拉伯世界”战略打开了“大门”。另一方面,与阿联酋的和平协议也为内塔尼亚胡总理个人“消除了困难”,因为前期严厉威胁要对所占领土施加主权的言论使他面对国内外舆论的激烈抗议。对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而言,他在以色列和阿联酋两个盟友之间化解“敌对”并建立和平关系中所成功发挥了调解作用,而这便成为中东“从和平到繁荣” 的和平计划之“救生衣”。该计划是特朗普总统于2019年宣布了一项计划并被誉为“世纪计划”,但由于巴勒斯坦和许多阿拉伯国家的猛烈袭击而处于“夭折”的危机当中。这一结果也帮助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恢复了“负责任的调解者”的形象,而该形象原来自从他于2019年3月单方面宣布承认以色列对戈兰高地(以色列在1967年的6天战争期间在叙利亚占领的土地)的主权以来已经被“恶化” 。这也算是给总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外交方面“加了分”,使其在11月3日预计举行的美国第46位总统大选中取得更大的优势 。更深长的是,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和平协议帮助美国和以色列在阿拉伯世界进行“集合力量”来防止所谓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共同敌人”的“影响”。

对中东政治和安全格局的影响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达成和平协议后的发表讲话中表示相信美国对和平进程所付出新的努力能够彻底结束阿以冲突。他还认为“这是历史的关键点,标志着和平的新起点”,“揭开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之间的新时代”。阿联酋外长评估说:“以色列为建立和平所做的努力是正确的决定并更加巩固了该地区为下一代创造更美好未来的共同意愿”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称赞并指出,经过数十年的分歧和冲突,亚伯拉罕和平协议标志着中东地区的新起点。德国外交大臣海科·马斯(Heiko Maas)将以色列和阿联酋的关系正常化视为“对地区和平付出重要的贡献”。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将该协议视为迈向和平中东路线图的可喜一步。俄罗斯上议院国际事务委员会副主席弗拉基米尔·贾巴罗夫(Vladimir Dzhabarov)认为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协议将有助于使已经非常糟糕的地区局势朝着正常化的方向去发展。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表示,该协议可能促进中东地区的和平与安全。

中东许多国家也称赞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和平协定是“历史性突破”,外交胜利和建设一个和平、安全与繁荣的中东地区的重要步伐 。继阿联酋之后,另一个阿拉伯国家是巴林也声称已经与以色列达成和平协议。最近,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美国和以色列正在促进与许多阿拉伯国家的谈判,在将来可能还会有5至6个阿拉伯国家同意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这两国领导人还强调,这是搁置过去的“仇恨”,朝着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国家之间一个更美好的新时期去发展的“积极”信号。

然而,在另一方面,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和平协议也面临该地区许多国家的强烈反对。许多巴勒斯坦高级官员明确指出,在美国和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戈兰高地的主权采取了行动之后,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和平协议实质上是美国和以色列在区域霸权战略中极为恶毒的“游击”战术。据此,美国和以色列利用经济和安全利益的需要“引诱”区域各国陷入其轨道,从而,对阿拉伯世界的统一大团结进行分化,最后迫使巴勒斯坦接受华盛顿和特拉维夫提出的“和平剧本”。他们还谴责在和平协议中“暂停索取占领土地的主权”的承诺是掩盖以色列入侵野心的“转弯抹角”行为。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发言人谴责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正常化协议是“背叛耶路撒冷,阿克萨清真寺和巴勒斯坦的正义事业”。法塔赫和哈马斯等巴勒斯坦运动的代表也宣布拒绝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协议:“该协议不会给犹太国家占领巴勒斯坦土地的合法性。 占领者仍然是巴勒斯坦人民的主要敌人,我们将继续进行反对吞并的战争” 。伊朗武装部队总参谋长穆罕默德·巴盖里少将警告称:“如果波斯湾出事,如果伊朗的国家安全受到任何损害,伊朗将不会容忍并将会追究阿联酋的责任”。土耳其外交部发表声明说:“对阿联酋将通过单方面行动终止由阿拉伯联盟提出并获得伊斯兰合作组织支持的《阿拉伯和平倡议》表示极为担忧”。以色列与阿联酋的和平协定正在作出非常重要的变化,也受到复杂的不同反应,使中东地区的政治和安全局势更加难以预测。

舆论认为,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冲突,核心就是已经持续了数十年的以巴冲突,给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造成了巨大痛苦。以色列-阿联酋的和平协议是一个历史性的协议。各国和有关各方需要在尊重国际法,《联合国宪章》, 独立、主权、领土完整,人民的合法愿望等基础上深刻认识并抓住这一宝贵机会, 共同磋商寻找双方都能接受的处理分歧和冲突的适当措施;使中东地区成为一个和平,稳定与发展的地区。(完)

作者:政治学院童文德大校 - 阮曰新中校

网友评论 (0)

2020年世界十大军事国防事件
2020年,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快速传播使世界局势继续发生深刻复杂变化,冲突矛盾、地缘政治竞争、地缘战略竞争、军备竞赛的加剧使得世界军事国防景象变成灰色。《全民国防杂志》综合并向读者介绍“2020年世界十大军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