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08 月 26 日 , 星期一, 01:34 (GMT+7)

2015 年 06 月 29 日, 星期一, 16:24 (GMT+7)
中东战略环境及其未来趋势
四年来,“阿拉伯之春”事件已给其经过的国度留下了巨大后果。即,不断升级且演变复杂的冲突与暴力,使得该地区人民的生活动荡不安、痛苦不堪,没有出路。这是为什么?蕴含着该地区各国以及世界强国的企图及影响力竞争的中东战略环境,今后会怎样?
美国外长约翰克里在巴格达视察(图片来源:路透社)

显然,这个问题正在引起国际舆论的关注,但其答案仍是个未知数。根据联合国的评估,“阿拉伯之春”事件以后,中东地区形式演变仍相当复杂,不确定性因素与不可预测的情况居多,如:伊拉克和叙利亚暴力加剧;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血腥冲突;伊朗核问题谈判仍无进展;特别是,自称“伊斯兰国”(IS)组织的行动日益升级。这些因素直接影响并形成了该地区的安全环境,其格局五颜六色,充满许多国家的计算。

反IS战争与地缘战略竞争
作为世界上一种极端现象而出现的IS组织迅速攻占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多处领土,并成为空前未有的著名的恐怖主义集团。该组织屠杀了上千名无辜平民及数名国际记者,对地区与全球安全构成巨大威胁。对此,以美国为首的反IS国际联盟已进行了一系列空袭,旨在消灭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匪军。然而,打击IS的行动尚未并难以取得预期结果,而反IS之战必将继续延长。
据国际分析人士称,美国在此场战争中不仅想要扮演在该地区内的角色,而且还另有所图。其中,与对手就政治、经济及军事等方面进行地缘战略竞争是其最主要目的,被列入美国在该地区的全球战略中的头等优先事项。在政治方面,通过对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领土上的IS分子进行空袭,美国想在伊拉克建立一个与伊朗和叙利亚形成敌对关系的亲美政府,旨在消弱德黑兰和真主党,并将俄国推到该地区之外。同时,逐步在伊拉克北部成立“库尔德人自治国”。与此同时,本应与大马士革政府合作以提高打击IS的效果,美国却加大支持“叙利亚自由军队”这一对立力量的力度,构成了孤立化壁垒,促使推翻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在经济方面,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后,美国各集团公司中标了几乎所有的重建及天然气生产项目。2014年6月,伊拉克石油出口创2003以来新高,伊拉克经济开始呈恢复正常之势。然而,由于IS对伊拉克的猛烈进军,对美国在这里的核心利益构成威胁;而伊拉克政府则显得无能为力,且不“遵行华盛顿指导的路线”。甚至,与伊朗有亲密关系的伊拉克当时总统已公开推动与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使得美国和西方担心。况且,2011年6月,伊拉克与伊朗和叙利亚签署了《新天然气管道(长达1500公里)建设备忘录》,此工程横跨三国,被称为“伊斯兰高速公路”。该项目若得以完成将给叙利亚带来巨大利益,但同时也会破坏(将石油从伊拉克引到阿塞拜疆以及欧盟各国的)纳布科天然气管道项目。因此,美国及其盟友便以反IS之战为由坚决实现一个目标:打破俄罗斯在欧洲的石油垄断地位;解放土耳其对伊朗天然气的依赖性;为以色列向欧洲出口天然气提供机会并打断中国的能源供应源。此外,空袭IS也是美国及其盟友试验新武器的机会,并检验对俄罗斯给叙利亚装备的防空系统的能力。同时,借此机会废除即将过期的武器,因为这些武器若不被投入战争,其销毁费用会非常庞大。一些国家的冲突、危机及动荡不稳的状态有利于美国的“大中东”战略。
2014年,由于马利基总理政府不合理的对内政策,导致伊拉克陷入深度矛盾及危机。在此形势下,伊拉克北部的库尔人便主张分裂,占领基尔库克市,并将其作为与伊拉克政府商量成立“自治国”的可能性的交换物。在伊拉克政府内部,尤其是来自美国的压力下,马利基总理不得不下台,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亲美政府。这为华盛顿在中东控制其他重要地带提供了前提。目前,美国正瞄准伊拉克的三大基地:位于首都巴格达郊区的机场、位于南部的塔利(Tallil)空军基地以及位于北部的巴舍机场。这些基地都位于战略路线,有通向约旦的天然气管道,美国若能控制它,就可以在必要时将伊朗和叙利亚加以包围和封锁。
对叙利亚而言,自2014年6月在总统大选上取得胜利后,阿萨德总统政府逐步对各个战略区恢复控制权;主张通过和平手段来解决危机。按照联合国的程序,如期废除化学、生物武器库,并希望与西方合作,打击IS。对此,美国和西方不但拒绝,而且还设立了禁止沿着土耳其和约旦边境飞行的走廊,旨在将该地区变成“叙利亚自由军队”的武器聚集和训练的地方;同时,孤立和消弱叙利亚军队。尽管取得了一些重要成果,但叙利亚政府的力量还不足以夺回已失去的领土,甚至在某些地方仍渐渐失去了其优势。与此同时,联合国则认为,大马士革政府及各对立武装力量应对平民“一言难尽之苦”和战争罪恶负责人。这表明,叙利亚危机情况仍很复杂,且难以结束。
就以色列与巴基斯坦和平进程而言,双方自为期50天的加沙地带血腥战争之后虽然已达成了无期限停火协议,但解决双方内部矛盾仍无进展。不仅如此,不承认巴勒斯坦是一个独立国家的主张却由新连任(第四任期)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提倡的,使得上述和平进程难上加难。
此外,伊朗核问题仍是未知数。经多次尝试寻找战略伙伴,美国仍未找到能够增强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影响的真正可靠的国家。正因如此,拥有重要地缘战略地位、石油资源丰富的伊朗正成为美国在该地区寻找战略伙伴的目的地。为此,美国希望改善与伊朗的关系,旨在拉拢并逐步使德黑兰走进美国影响圈内。在伊朗方面,该国也希望美国和西方解除对其的制裁,旨在发展经济,稳定国内。2015年4。月2日,各方已达成框架协议,为达成有关德黑兰核计划的最后、全面协议提供了前提。然而,该协议一出台就受到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和以色列反对与谴责,这对伊朗乃至中东地区的安全稳定造成危险。
国际分析人士认为,上述这些举措首先是由各国内部固有的矛盾以及该地区各国之间的矛盾所致。同时也受该地区内外强国地缘政治企图及竞争的制约,其中,美国的“大中东”战略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目前,华盛顿在中东正实施美国式自由战略,旨在扩大伊斯兰教人民的政治圈及参政权,为打击在每个国家的极端主义分子而斗争。如此一来,一方面有利于美国改善自己在伊斯兰教人民心目中的形象,另一方面也便于美国对这一重要地缘战略地区加以制约、干涉和影响。
中东地区的未来趋势
不确定性因素居多,如:内战、种族矛盾、地区各国间的影响力竞争以及IS组织的崛起等,所有这些将使得中东地区情况趋于复杂,且难以预测。反IS之战还会延长,而且随着美国日益深化的干涉,其规模可能会扩大。大国间的战略竞争或商量妥协将会成为解决中东热点问题的决定性因素,但其复杂程度可想而知。伊拉克由于其政府,尤其是安全与军队力量的虚弱而进一步陷入危机,新政府对目前形式未能把握,而主要依赖于美国的后盾。美国及其盟友继续通过空袭结合派遣特种部队对伊加以军事干涉。伊朗、土耳其、沙特阿拉伯等国将继续干预伊拉克。
通过外交渠道解决叙利亚危机仍是今后的主要趋势,然而这将需要很长时间,因为相关各方不肯做出让步,而且还深受美、俄和伊朗的制约。从近期看,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政府将加强军队援助以扫除伊斯兰恐怖分子及刚刚崛起的各种武装力量,逐步控制情况。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和平谈判陷入僵局,至少延续到内塔尼亚胡第七个任期结束。伊朗核问题有望解决,尤其是在美国与伊朗拉近关系的情况下。然然,美国与伊朗的妥协将使伊朗同海湾地区各国关系紧张升级,尤其是伊朗与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关系。综上所述,中东战略环境充满着不确定性因素,其中各个强国的地缘战略,尤其是美国的“大中东”战略以及IS力量的崛起,致使该地区成为长期“热点”,很难在短期内得以解决。(完)
作者:陈明山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