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4 日 , 星期二, 01:40 (GMT+7)

2019 年 02 月 25 日, 星期一, 07:39 (GMT+7)
东亚地区地缘政治转移极其对该区域安全的影响

全球上的地缘政治局面正在经过从未有过的转移,并且受到各个强国之间的竞争的影响。其中,作为一个在世界上目前发展最活跃、矛盾和潜在冲突危机交叉的地区,东亚是美国、中国、俄国、欧盟、印度和日本竞争的中心,也在对区域安全营造出来大改变。

东亚-世界三个新秩序的竞争中心

东亚是美国、中国、俄国、日本和东盟等世界头等强国的残酷竞争地区,将会定型世界经济第四发展周期。其中,美国、中国和俄国主张设立三个本质不同的发展方向的世界秩序。特朗普总统想设立一个用美国“世界法官”代替“世界警察”身份以按照华盛顿的所有条件来定夺国际公约的世界新秩序。中国却想通过一系列战略政策,其中以“一带一路”和“2025年中国制造”为重点政策,设立一个按照“北京共识”的世界新秩序。关于俄国,普京总统要设立一个各国之间无论大小、强弱、穷富都要互相尊重和互相倾听的世界新秩序。美国特朗普总统曾经认为,美国各个前任总统不早发现中国目前是世界经济的率领,俄国是世界军事的率领。因此,美国在特朗普的执政下的“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和俄国当成“全面的竞争伙伴”。

越南东海:中美两国的地缘政治竞争的重点区域

美国和中国的全面战略竞争主要围绕在“2025年中国制造”计划和“一带一路”战略提案。这两大内容对中国在不远的未来对80%高科技货品市场的掌控起着极其重要作用。因此,共和和民主的美国两大执政党都一致认为“一带一路”和“2025年中国制造”是中国在设立世界新秩序过程中的两大支柱。为了树立这两大支柱,中国在“任何国家能够成为大洋之主就可以掌控全球贸易。任何国家能够掌控全球贸易,也因此而成为世界之霸”- 一个英国的十九世纪地缘政治学说中的公设的基础上,已经制定将中国发展成为海洋强国的战略。实施海洋战略,自从2009年以来,中国开始采取独占东海的措施,其中,最打眼的是,从2013年,他们在越南东海上加紧展开进行人造岛改造建设活动的非法行为。这就是“一带一路”提案中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开端。仅在五年,中国已经完成人造岛建设工作,并在巩固越南东海上的军事基地,将人造岛建设成为“不沉航母”, 其目的为控制对全球贸易的海上航线,每年经过此海域的贸易价值为53千亿美元。

为了阻止中国在越南东海的野心,得以美国特朗普总统于2018年5月15日批准的2018-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已经确定许多遏制中国在此海域非法的军事化活动。同时,美国也催促个同盟国加强在越南东海的军事存在。据此,美国的一些同盟国,尤其是英国和法国,已经制定与美国携手遏制中国在越南东海的军事化活动的计划。令人瞩目的是,为了阻止中国在“一带一路”提案中的野心,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正在联手形成“钻石四边形”。

为了减少从美国的压力,中国同意跟东南亚各国促进北京以前一直推迟的东海行为准则(COC)谈判(第一轮谈判将于2019年第一季度在缅甸进行)。然而,中国还想增添COC的许多内容,比如:禁止各国东海以外的国家在此海域进行军事演练;限制外国汽油公司在东海进行勘探和开采。东盟各国却不接受中国的条件,所以COC的谈判还是没有终结的过程。

另外,这段时间来,中国在越南东海的军事化活动已经降低他们和日本对钓鱼群岛(日称尖阁列岛)的争端的紧张局势。然而,日本不仅仅对中国夺取尖阁列岛的野心觉得担忧,而且中国独占东海的活动会直接威胁到日本的国家安全,其中有经济安全(因为日本和世界的托运能量和商品的航线主要经过东海)。因此,2018年,日本已经增加国防预算,以现代化军队,优先海军,为遏制中国关于安全问题的挑衅。

俄罗斯与日本的争端跟南千岛群岛有关

在世界和东亚局势局势快速改变的背景下,俄国和日本特别需要彻底解决对南千岛群岛的争端(目前属于俄罗斯领土)。2016年,在佛拉迪米尔对日本进行访问期间,两国领导一致启动关于制定南千岛群岛上共同的经济运行机制的参谋工作,并加快进行在1956年苏-日联合共鸣的基础上的谈判。据此, 在两国签署和平条约之后,苏联会将歯舞诸岛和色丹群岛还给日本。问题在于目前要现把和平条约签署好,并解决主权问题还是反过来。

佛拉迪米尔普京总统表示,俄国和日本将很快就把和平条约签订下来,并不附加任何先决条件。然后,双方会就俄罗斯将南千岛群岛四个岛中的两个归还给日本的事进行谈判。墨西哥担心的问题是,这些岛屿归还至好会成为威胁俄罗斯在远东的安全的美国军事基地。为了消除俄罗斯的怀疑,日本首相安培晋三已经保证美国在日本的驻屯军不会对俄罗斯造成任何威胁。然而,俄罗斯曾有惨痛的教训,美国曾经向俄保证如果苏联愿意拆除柏林墙,并统一德国,美国就不扩大北与组织的规模。但是,后来北与组织不仅收纳新成员,而且还在俄国边界附近建设军事基地。

朝鲜半岛上从未发生国这样的地缘政治转移

2018年,世界还见证朝鲜半岛上从未发生过的一次地缘政治转移,其中,朝鲜两地以及美国和朝鲜保证非核化,并建立长久的和平。朝鲜桥金恩主席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历史性会晤已经对两国的外交关系开辟了新章。2019年,华盛顿和平壤之间的谈判将会继续进行,并可以踏上朝鲜半岛上非核化和建立长久和平的过程中的新台阶。在新年的贺词中,韩国总统文在寅承诺实施朝鲜半岛的和平进程。朝鲜领导人桥金恩在2019年的新年贺词也宣布愿意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第二轮谈判。希望在2019年朝鲜半岛的非核化过程会有积极改变,汉朝关系也会有所好转。

俄罗斯、欧盟和印度都调整走向东亚的战略

在东亚地区乃至亚州正在崛起,并成为世界地缘政治竞争中心的背景下,俄罗斯、印度和欧盟等强国都制定面向东亚的战略。 据此,为了发展潜能极多的远东地区,俄国已经举办东方经济论坛(可称为俄罗斯的达沃斯论坛)。2018年,俄国将俄罗斯与东盟的关系从伙伴关系提升到战略伙伴关系。俄罗斯也是对朝鲜和韩国拥有者良好关系。印度将向东战略改成向东行动,以加强与东亚各国进行经济、政治和安全合作。2018年,为了应付中国的“一带一路”的战略提案,欧盟展开与亚洲相连接的战略。

各强国之间的竞争正在营造东亚地区新局面,许多不稳定和难以猜测的因素在其中隐藏着。因为,在欧洲有不少存在几十年的多变安全体制,如:北约、欧安等组织,在东亚乃至亚洲还没有设立共同安全机制的框架。再说,按理美国总统特朗普要和同盟各国以及新伙伴集中力量对付中国-美国的第一敌人,特朗普因为进行了打退《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向日本和韩国等重要同盟发动贸易战等行为,反而让同盟各国觉得自己和华盛顿有隔膜。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又突然宣布撤军叙利亚,不管同盟各国怎么面对反恐战争,在东亚的同盟也不能不觉得怀疑。在这样的条件下,同盟各国和美国的伙伴都要考虑自己的国家利益。在政治局面演变复杂的情况下,东盟逐步成为安全框架的中点,共同合作机制也在东亚渐渐形成。因此,世界上的各国领导都认为东盟峰会,另外还有东亚论坛、东盟和伙伴国家的防长扩大会(ADMM+)都是具有能动性、特殊性的合作机制,其为维持该区域的和平和稳定环境做出贡献;东盟地区论坛(ARF)也是各个大国相聚、寻找共同语言的地方,以缩小、遏制冲突,寻找合作机会,消除不稳定因素,化解不定因素,建设和平与发展的东亚地区。(完)

作者:黎势亩大校

 

网友评论 (0)

越南民族历史上的伟大事件
八月革命暨9月2日新越南成立的七十五年纪念活动正逢全党、全民、全军立下好成绩迎接各级党代会尤其是党十三大召开之时,我们更加了解八月革命的珍贵价值,充分认识到当今一代人在运用和进一步发展八月革命经验教训并将其运用到革新和建国卫国事业与融入国际的事业之中,以求实现民富国强民主公平文明的目标。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