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 12 月 18 日 , 星期一, 02:42 (GMT+7)

2017 年 07 月 05 日, 星期三, 08:05 (GMT+7)
不可否认马克思列宁经济理论(续)

(二)

不可否认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

在世界政治经济迅速变化以及苏东社会主义模式垮塌的背景下,有些人尤其是西方学者认为,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已经过时且不再正确,现代资本主义的本质已经改变。这属实吗?还是他们故意编造?

1. 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的价值

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是马克思列宁经济理论的基本内容,同时也是马克思经济学说的“基石”。研究剩余价值,指出它的来源和本质,从而识破资本主义的剥削本质。在马克思之前,连施密特、里卡多等世界磊落的经济学家都解释不了等价交换为何还产生剩余价值。

由于把劳动力与劳动分别开来,并发现了劳动生产的两面性,马克思解释了为何劳动生产过程既能产生新价值,又能把旧价值保存在产品中。马克思揭露了资本主义生产的本质——剩余价值的真正过程。从而,弄清楚剩余价值在生产中而不是在货物流动中产生。货物流动对剩余价值的产生与实现非常重要。

要注意的是,马克思并不是发现剩余劳动的第一个人。之前曾有许多(重农派)经济学家谈论此事。马克思已继承该观点,不仅发现了剩余价值(剩余劳动结成价值),还揭露了劳动效率、剩余劳动与剩余价值之间的关系。

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自从出现之时起就遭到资本主义辩护者、保护者的批驳和否认。

当代资本主义尽管出现了新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对所有权、管理与分配制度以及上层建筑尤其是法律体系、垄断资本国家的调节做出了调整,旨在存在和适应新条件,但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仍保持着原先的价值,因为资本主义的剥削本质一直在,并没有改变。

2. 当下资本主义剥削新问题应当研究

目前,在科技革命的影响下,一些国家经济体迈向知识经济。土地、劳动、材料、资本等工业社会主要因素变为次要,知识变为现代生产过程中最具决定性的因素。因此,有人认为,过去只有工人参加“劳动生产”才能产生剩余价值,而目前“正是知识而不是劳动生产才是剩余价值的根源”。

在目前后工业时代、信息时代,丢弃剩余价值理论似乎比较有“说服力”。他们认为,资本主义若是还存在剥削也只是剥削“机器人”。因为在全自动化的现代化企业里,生产过程根本不需要或需要极少有生劳动力,但是这些企业创造出来的价值远远高于使用工人的老式企业。

如今,发达国家大多数工人的生活大有提高,一些工人在企业、资本公司里拥有股权,小康阶层大量增加。因此有人提出这样的论调:没有了资本与劳动的区分,谁也没有剥削谁等。

这些“新奇”的论调果真有吸引了,但仍是改变不了事实。尽管发生了新的发展,在质与量上发生变化,正如有些人常说道“它是又不是它本身”,但是,资本主义的剥削本质从未改变。

第一,剥削存在于奴隶占有制度、封建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在阶级对抗的社会上,剥削是一些人或一群人靠生产资料的垄断对无偿劳工(剩余劳动)甚至一些人或一群人进行占有。因此,剥削的要点和本质在于无偿占有劳动或他人的资产。这是剥削的本义。

值得注意的是,研究当下资本主义的剥削关系不仅停留在资本家与劳动者的关系,而是要研究发达国家与欠发达国家的统治和剥削。因为,资本主义剩余价值的剥削具有“国际性”。目前,在生产与生活全球化的背景下,国际垄断资本主义通过资本出口、劳务输出、跨国公司膨胀、国际贸易关系不平等、经济殖民主义的出现、东西方与贫富国家政策的强加等,使剩余价值具有国际性并予以资本化。

第二,科技革命改变了世界的面貌。世界经济转向知识经济,改变了经营生产、组织管理、经济结构、劳动结构的方式。知识经济的出现是知识经济对发达国家经济体对知识经济地位的认可,因为知识是生产过程中的重要因素之一。

再者,资本家通过大量使用自动化设备和大规模应用先进技术,大大提高了劳动效率。因此,他们雇佣很少工人或者不雇佣工人,所产生的剩余价值仍会更多。这一事实也否认不了剩余价值的劳动价值和基本原理,价值与剩余价值都由有生劳动力创造出来的,有生劳动力是价值与剩余价值的唯一根源。过去工业时代如此,目前知识经济更是如此。马克思从未否认劳动资料对生产过程的重要作用。在阐述价值与剩余价值的形成与增加之时,马克思强调,它的前提是剩余价值生产过程不可缺少的生产资料(包括劳动原料与劳动资料)。

不管是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任何劳动类型如果得不到与创造出来的价值相适应的补偿,就意味着剩余价值已被剥削。

如此看来,在当代资本主义中,尽管科技迅速发展,知识经济已形成,但也改变不了剩余价值的本质,改变不了资本家剥削劳动者的剩余价值。

第三,不可否认,与马克思曾经研究的古典资本主义相比,资本主义出现了新的现象。那就是:资本家不仅剥削体力劳动工人,主要还是剥削脑力劳动工人。因为在科技革命的影响下,经济发达的若干国家中,“知识工人”数量呈大量增加之趋,占劳动力量较高比重。

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和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调整使剩余价值剥削的两面性:既加强,又受限。加强是因为拥有顺利的投资环境,受限是因为调整了法律政策有可能引起政治生活的冲突。

马克思时代尚未出现的剩余价值分配关系的复杂性与多样性。(一)出现小康阶层;(二)一部分工人拥有股权;(三)劳动者通过买股、存款等方式收到利息。

如此看来,他们也参与到剩余价值分配过程,但数量不大。一部分工人的上述收入不过是他们从自己创造出来的剩余价值中取出来而已。

资本主义剩余价值分配理论不会因为这些现象的出现而减少意义。再者,他们只是一小部分居民不会与资本家同等归类。我们也可以看到,庞大的利润和资本都在一小部分资本家之手上。

总而言之,现代资本主义剩余价值剥削的“新现象”、“新点”不可否认资本主义的剥削本质,反而丰富和深化了马克思关于剩余价值剥削的论点。

者更加肯定了马克思剩余价值理论的活力。那就是对经济全球化以及科学成为直接生产力量和知识经济的预测那些预测完全符合当下世界各国的演变,但不会因此而改变资本主义剩余价值的剥削本质。(未完待续)

(下一期:不可否认越南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作者:朱文给 教授、博士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