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03 月 28 日 , 星期六, 21:51 (GMT+7)

2020 年 02 月 27 日, 星期四, 10:15 (GMT+7)
1785年沥涔吹蔑之战的作战艺术特色

1785年沥涔吹蔑之战是我国民族抗外侵史上战绩最显赫的水战之一。阮惠以其才略有效、创新地运用作战各种方式和手段,妥善处理军事艺术问题,打败暹罗方的大规模进攻。

以阮福映求援为借口,甲辰年夏季(1784年),暹罗皇帝派遣昭曾和昭霜两位名将统领水军两万和战船三百艘通过海道对我国发动侵略战争。为了确保必胜因素,暹罗皇帝还派遣陆昆和莎渊两位名将带领三万名士兵经过旱路进攻我国。这些方面军连续受到阮朝主力军的增援。

然而,阮朝军队连续被西山军队击败,使得暹罗方各将领持一定的慎重态度。因此,在侵略大越的进攻过程中,暹罗与阮朝的各个将领采用稳扎稳打、既稳打又求速效等作战方针。采用这种方针,当发动侵略战争以后,暹罗与阮朝联军没有立即直接攻击嘉定(Gia Định)城,而开展登陆并占领迪石(Rạch Giá),以便将该地区建设成为既能保证粮秣供给又能易于进退的战略前哨。因此,虽然拥有雄厚的水军力量和强大的战争装备,但是暹罗与阮朝的联军进攻速度极为缓慢,从1784年7月到10月三个月内仅能进军到芹诗,占领巴埆屯、茶温屯(Ba Xác, Trà Ôn),然后在沙沥(Sa Đéc)停留。

面对敌军的侵略进攻,驻嘉定的西山将张文多一方面将水军从嘉定调到龙湖(今为永龙省)拦阻敌军,另一方面将都尉邓文镇调到归仁汇报清楚情况。由于相关力量相差太大,虽然没有打败暹罗与阮朝联军进攻的能力,但是西山方一直跟踪敌人,坚持守住与敌军在沙沥的基地对面并阻挡阮映和暹罗进攻道路的龙湖。在归仁,当收到从嘉定传来的告急信息之后,阮惠同武文勇、陈光妙、裴氏春各将统领两万名善战士兵立即起兵。1785年初,西山军在美萩驻军。在美萩马上开展了解情况的同时,阮惠还特别关注并集中研究、评价情况特点。从此,不仅有助于才略的年青将军掌握侵略者获得初步胜利的本质,尤其是出于暹罗军对阮映的轻视的激烈矛盾及嘉定人民群众对暹罗军队的暴虐无道剥削、镇压行为的愤恨,而且对敌军驻军地形的优势以及我军开展水战的顺利和困难做出正确的评价。这就是重要的科学依据,帮助以阮惠为核心的西山军指挥部决定不直接攻击敌军在沙沥的水军大本营而将敌人从基地引诱出来,引诱到我军部署好的利于我方而不利于敌方的区域,秘密集中大量兵力一阵全部歼灭暹罗和阮朝的水军。

为了实现此决心,首先,阮惠和西山军指挥部彻底利用地形的险要秘密建立凶险阵势攻敌。这是特色军事艺术之一,是作战中的制胜原则。如果利用好地势,严谨且科学地部署力量、装备,形成连环、凶险的阵势,“追逼敌人而打、分而灭之”,从敌军前面、侧面、后面进行攻击,使得敌军不知怎么抵抗并处于被动、精神恐慌状态,从此遭受击败。把握这一点,阮惠决定选择美萩河上的从沥涔到吹蔑这一河段为决战地点。因为,这一河段长度为七公里,河床宽阔,足以追逼暹罗军的数百艘战船。同时,沥涔和吹蔑两条小河、前河(sông Trước)、后河(sông Sau)与美萩河两岸地势及美山洲渚联系在一起,造成作战过程中的凶险阵势,充满才略的阮惠发现这一点。从此实际出发,阮惠彻底利用地势的险要,创造凶险的埋伏阵势。据此,西山水军和战船在沥涔和吹蔑两条河和后河上隐藏,炮兵和步兵在美萩河两岸和泰山(Thới Sơn)洲渚上部署。从这个阵势上看,当暹罗和阮朝军队进入前河,西山水兵力量从沥涔和吹蔑两条河上出兵攻击,造成“前头拦住,后尾截住”攻势,逼迫敌军进入既定地区。西山炮兵力量把握时机连续不断射击暹罗和阮朝军队的战船,与步兵相结合采用迂回战术,将敌军战船队形分割,逐个歼灭。

第二,实现“调虎离山”计谋引诱敌军进入我军部署好的地方进行歼灭。实际上,敌方以两万名暹罗士兵、三百艘战船及阮朝数千名士兵占领沙沥地区。从敌我双方的相关力量、阵势等角度上炕,敌军集中大量的兵力,击败敌军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敌军则在前江头一段驻军,所以水流优势在机动方面更有利于暹罗水军开展水战。如果西山方直接攻击沙沥,就遭到不利因素。在此种情况下,才略满腹的阮惠采用了“调虎离山计谋”,将敌人引诱出其基地来,以完美的疑兵计划引诱到既定地方,此计划完美得让暹罗和阮朝将领以为那就是他们下一个进攻计划。

实践表明,部署阵地之后,阮惠安排一部分西山水军经常在沙沥向敌人发起挑战,一部分将战船在沥涔吹蔑河段上部署成横队,故意假装按兵不动,以引诱敌人。暹罗方将领主观,借助优势,趁着追击西山军之际而“将计就计”,利用时机攻占美萩。1785年1月18日,在沙沥的全部暹罗和阮朝水军受到命令沿着美萩河追击西山水军。西山水军采用“骄兵之计”,示弱地抵抗,边打边退。暹罗方认为,全部西山军队已经出战。不再迟缓,暹罗方集中兵力追击西山水军。由于美萩河的顺风和落潮,暹罗方大举追击西山水兵。到傍晚的时候,敌军船只一直追击而不知道西山方水兵为引诱敌人而在撤退的过程中逐渐熄灭,将船只靠岸并在各个支流隐藏起来,而暹罗和阮朝船队依旧向美萩方向进攻。到陷入沥涔、吹蔑河段的时候,他们只看见西山水军战船剩下几艘。这时候,敌军就知道上了西山方的当,其水兵处于“进退维谷”之境,当西山方的炮声响起时只好拼命抵抗。

第三,伏击、运动歼灭敌人。正如所料,暹罗和阮朝方的战船被西山水军引诱到既定的决战之地。开始的时候,西山方在沥涔和吹蔑的两个伏击队突然出战并在前后两头予以拦击,逼迫敌军陷入定好的包围圈。同时,西山在河两岸和泰山洲渚上部署的大炮连续向堵塞的敌军船队中间射击。牵头被拦住,后尾被截住,同时被西山方开始时就予以连续不断的攻击,在此种情况下的敌军极为恐慌,队形紊乱。暹罗和阮朝方遭受连续的炮击时还来不及回神就要死力抵抗西山战船队从埋伏区向处于堵塞状态的船队侧面的突袭以及西山战船从美萩来的及时增援。在阮惠的指挥和督战下,西山方士兵以勇猛果敢的精神参加战略的决战。西山方步兵和水兵协调配合,缩小包围圈,一块块歼灭敌军,逼迫敌人陷入困境,战役方面上被围困,战术方面上被分割,导致队形割裂,士兵惊心动魂。敌军一系列战船逐渐被击沉,阵亡士兵不计其数,有的被击毙、中箭,有的被刀剑杀死,还有的被淹死等等。幸存的士兵极力设法靠岸逃生,但是遭受西山步兵的迎击而被歼灭。阮映的三四千名士兵也遇到同样的困境。阮朝各个将领都想方设法逃生,分道而逃。就在沥涔吹蔑的暹罗水兵被西山水军打败之后,在茶新的暹罗步兵力量也急速逃回去。历史研究学者阮良碧表示,沥涔吹蔑之战刚刚结束,“也许就在19日五更,西山军对进攻在茶新的暹罗军”。

在阮惠英明、才略的指挥下,西山军队以一战粉碎暹罗军的大规模侵略进攻。沥涔吹蔑之战大捷充分体现阮惠的军事才略,从选择正在运动的敌人的进攻方式、选择作战地区到将敌人引诱出基地来进行歼灭,这都体现着越南军事艺术的特殊。这是在维护祖国事业中需要继续深入研究、继承并创新发展的宝贵经验教训。(完)

作者:政治学院阮世伟硕士、大校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