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03 月 09 日 , 星期二, 04:23 (GMT+7)

2014 年 06 月 10 日, 星期二, 14:41 (GMT+7)
历史不能本末颠倒:黄沙和长沙自古以来是越南的神圣领土
黄沙和长沙自古以来是越南的神圣领土

中国在东海擅自划出的所谓“牛舌线”和中国近段时间在东海所作所为等是造成地区当前紧张局势升级和复杂化的主因。在中国想方设法为毫无根据的这条“牛舌线”(又称九段线)进行狡辩的同时,越南十分需要发出声音,让越南国内外舆论更加了解证明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拥有不可争辩主权的法律依据和历史证据,同时揭开中国歪曲事实的言论掩盖不了其“独占东海”的阴谋。

历史事实的力量

历史是不变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歪曲事实。越南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和历史证据肯定越南至少于十七世纪对长沙和黄沙两个群岛拥有的占有权,当时其尚未属于任何国家。从十七世纪至十九世纪,越南封建朝廷展开多项活动,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行驶主权,如:派遣黄沙海队赴黄沙群岛测量、绘制地图、立主权碑、建庙、管理和再次海域进行捕捞作业等。目前,越南档案保存中心正在包藏着的朱版、色旨等越南封建朝廷的法律文件充分肯定了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拥有不可争辩的主权。

越南阮朝的朱版是原本的资料,是封建朝廷在活动过程中制作的最高文件。阮朝朱版共有773集,其中,共有18集是各部向皇帝汇报有关朝廷在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行驶主权的详细工作报告,如:如何派人赴黄沙群岛、在此做什么工作、责成哪些具体工作等。皇帝过目后决定批准并评价在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执行任务者的功绩和不足之处等,从而进行奖赏或处罚。这是越南关于东海主权的独一无二的资料。目前,在本地区没有任何国家拥有类似的资料。这是越南肯定国家行驶主权的最高法律依据和历史证据。

越南的资料与比利时皇家地理院创始人、地理学家 菲利普 · 万德马兰( Philippe Vandermaelen ) 于1827年出版的世界地图册相一致。这部地图册已证明越南对东海的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主权。在这部地图册中,作者已详细绘制黄沙群岛及其直属岛屿至今的正确名称。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部地图册中,有一张地图被作者明确记录是越南中部的地图。越南的地图共有4张,将这4张地图合并起来叫做越南(西方国家叫做安南帝制)。世界地图册中的黄沙群岛旁边附上一张介绍有关安南帝制的信息,其肯定黄沙群岛是越南中部的一部分,属于当今越南的一部分。这部地图描述了中国南端领土未延伸到北纬18度。中国20世纪初和往前所绘制的所有地图均与西方所绘制的地图一样,均没有标明中国南端领土延伸到北纬18度。

在法国殖民地时期(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上半叶),法国以越南名义继续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行驶管辖权。早在 1930 年,法国将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归属于越南陆地各省份,并派兵在这两个群岛驻扎。其后,根据日内瓦协议( Geneva ),法国将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转交西贡政权 —— 越南共和国政府。1975年后,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国家接管长沙各岛屿。

这样,越南国家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实际地、和平地且连续性地行驶领土主权,其符合国际法,并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

中国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确立主权的步骤都是单方面、随意、完全没有法律和历史依据以及通过使用武力侵占的行为。1947年12月,中国政府内政部出版“中国南海(东海)诸岛位置图”,对一些石礁和沙滩命名等,并于1948年对外公布。不仅如此,1956年,中国派遣军队侵占越南黄沙群岛东部各岛屿;1974年,中国使用武力侵占越南黄沙群岛;1988年,中国再次动用武力侵占越南长沙群岛的一些 暗礁。 中国的这些行为严重违犯了国际法,违背了联合国宪章精神,并受到世界各国的谴责。

中国上述违犯国际法的一系列行为是在一个重要的国际事件后展开的,即就是1951年旧金山( San Francisco )和平会议。这是对解决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领土主权归属问题的具有重大意义的国际会议。在会议上,当时的越南政府代表已肯定了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主权,最值得一提的是,没有任何出席会议国家代表反对。由此可见,中国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主权声索遭到国际驳斥,而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主权受到国际承认。通过此次会议,历史事实再次体现了自己的力量。如此看来,中国的意见认为,二战结束后,中国收回西沙群岛(越南的黄沙群岛)和南沙群岛(越南的长沙群岛)是完全违背了就在当时的历史事实。

 和中国毫无根据的“牛舌线”的弱点

中国的“牛舌线”是完全没有法律依据和历史证据,其是中国擅自划出的,没有具体的坐标和没有受到国际承认。 2009 年,中国首次正式将“牛舌线”声索提交联合国,但没有作出具体解释。其后,越南、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等 国家立刻向联合国递交照会,反对中国的无理声索。从此以来,在各场国际研讨会上,世界五大洲的国际学者已指责中国“牛舌线”声索的非法性,同时强调,中国的“牛舌线”声索是加剧东海紧张局势和使其复杂化的主因。具体,中国的“牛舌线”声索完全违背了中国作为缔约国的 1982 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UNCLOS )。实际上,东海沿海国家以及地区外各国一律否认中国的“牛舌线”声索,其侵犯了越南、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文莱等东盟5个国家的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

 越南坚定不移正义立场,要求中国遵守国际法

越南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立场是很明朗和一贯的。越南是第一个且唯一的国家以和平、稳定和持续的方式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行驶主权。越南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和历史证据肯定自己对黄沙和长沙两个群岛的主权。此外,越南主张本着尊重国家法和国际惯例,尤其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2002年《东海各方行为宣言》( DOC )的精神,以和平方式解决东海的一切争端问题。

作为签署和批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国家,越南已经和正在按照公约的各项规定,充分落实自己对海岛、海域和大陆架的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具体,越南在属于自己海域和海岛进行检查、监控和执法工作;进行勘探和开采自然资源以及保护海洋环境,其中包括勘探和开采油气活动。越南的勘探和开采油气活动完全在越南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200海里海域内进行的,未与任何国家发生争议。

中国已经批准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因此,中国有义务落实本公约的各项规定。最近,中国公然将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非法安放在越南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海域里和中国狡辩各国在东海展开勘探和开采油气活动必须受到中国方面准许等是完全无理的,且按照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侵犯了包括越南在内的沿海国家的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

从2014年5月初,中国公然将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搬到越南海域并出动数十艘武装船、军舰和飞机为其护航,并在完全属于越南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海域里深处安放上述石油钻井平台。中国舰船以咄咄逼人的态度,使用高压水龙头喷水攻击或主动直接撞击越南公务船和民事船,造成越南多艘船只受损和多人受伤。中国舰船连续包围、控制、追赶越南渔船,甚至打伤、威胁越南渔民的的生命安全。最近,中国11209号舰船已撞沉越南岘港市渔民正在越南黄沙群岛海域传统渔场进行正常捕捞作业的90152号渔船。

到2014年5月末,中国将海洋石油981钻井平台搬到北纬15度33.38分东经111度34.62分坐标位置,即距离越南黄沙群岛知尊岛以东东南方向25海里,距离其原来位置以东东北方向23海里,继续侵犯越南的主权权利和管辖权。

(来源:越通社-VNA)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