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10 月 18 日 , 星期五, 12:46 (GMT+7)

2019 年 07 月 27 日, 星期六, 08:05 (GMT+7)
美伊紧张局势背后难以预测的盘算

出于历史矛盾,尤其是近期美国退出伊核谈判并对伊朗采取新的制裁措施,致使美伊两国陷入对峙紧张局势。因为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盘算,把两国关系推到军事冲突危机的边缘。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伊朗总统鲁哈尼

美伊两国关系回顾

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取得成功后,霍梅尼回来掌握政权,主张废黜伊斯兰教的亲西方国王穆罕默德-礼萨沙·巴列维在美国的支持下逃亡到美国。1979年11月4日,约500名伊朗学生的一群人直冲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拘捕66人,其中包括美国外交官员、人员和美国公民共53名。为了表达国际外交关系的诚意,伊朗伊斯兰革命精神领袖下令释放非美国国籍的12名妇女、平民及一名存在身体健康问题的人,但绝对拒绝释放其余人质,甚至拒绝接受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德黑兰停止非法逮人行动。从那时起,美伊关系开始严重恶化,为两国关系打开史无前例的黑暗一页。

卡特总统政府的当务之急是解救人质。华盛顿采用外交斗争方法,要求德黑拉释放美国公民,但无结果。然而,不久后通过若干中介国家,美伊两国就绑架人质问题达成了一致。就在里根总统上任之日,经过444天被监禁的52名美国人质被释放。尽管人质绑架问题得到解决,但是两国外交一直中断,直到今日仍未能恢复。

实际上,导致两国对峙的原因不止绑架人质一事,还是因为穆罕默德-礼萨沙·巴列维国王被推翻。这为国王就是美国通过1953年政变后推出的“长久盟友、进步国家的领导人,世界级政客”。巴列维国王领导下的伊朗被视为美国反对苏联和共产主义的重要前哨。反之,霍梅尼执政后,伊朗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逐步消除美国对该国和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导致海湾地带及伊斯兰世界的局面和力量出现巨大转变。伊朗从美国的战略军事盟友转化为可怕的对手,从冷战时期在对外、国防安全等领域的重要环节,转化为中东地区风险最大的最危险的环节。换句话说,伊朗是美国在波斯湾战略失败的一个例子。多年后,美国不但未能扭转局势,还不能阻挡伊朗崛起成为该地区的政治军事强国,威胁到沙特阿拉伯、以色列等美国盟友的权利与地位。

美国对伊朗的孤立战略

1979年后,为了制衡伊朗的实力和扭转中东的局势,美国采取诸多新政策,在长达近十年(1980-1988)的两伊战争中支持伊拉克,于2002年将伊朗列入邪恶轴心国名单,于2006年呼吁联合国对伊朗核计划采取更严重的制裁。2015年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另称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签署后,美伊双方关系有所缓解。但是好景不长,2017年特朗普总统执政后,有关伊朗问题几乎回到“起跑线”。特朗普在总统岗位上要做的第一件事之一就是取消JCPOA,对德黑兰采取最苛刻的制裁措施。如果说奥巴马总统的制裁都是为了让伊朗坐到谈判桌旁,那么特朗普的制裁则是为了迫使伊朗“归降”。特朗普总统政府的这些举措旨在改变伊朗的政治制度,或者最起码是改变伊朗政府的行为。与此同时,美国一直想方设法削弱伊朗的经济实力,逐步取消该国在海湾战争的影响力。此外,美国还想巩固中东地区重要且忠诚盟友以色列的地位,并联合以色列及阿拉伯世界对抗伊朗。

不仅如此,美国并不犹豫地体现组建被观察界认为是阿拉伯版北约的中东战略联盟(MESA)。阿拉伯版北约的组建旨在孤立伊朗,希望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尔、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埃及、约旦等海湾地区盟友将会成为抵抗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及伊朗所谓“侵略”的“城墙”,为中东地区带来稳定的生活。然而,分析家认为,美国的阿拉伯版北约的构想可谓一举两得。MESA可能只是针对俄罗斯、叙利亚等伊朗盟友国家的“杀鸡吓猴”的举措。同时,这也是特朗普总统对他认为无效果不公平尤其是财政预算不公平的北约所提出的通牒。尽管这一构想能否实现,至少会搅动本来就动荡不安的中东地区。不仅仅是对手之间,联盟由之间也会发生军备竞赛。此时,最大获利者不外乎美国从事武器贩卖的财阀。

应通过外交手段缓解紧张局势

伊朗目前的处境与2003年伊拉克的处境非常相似。当时,美国以发展核武器为由要求对伊拉克进行全面监察,随后发动战争。如果说当时萨达姆总统政府被指控支持恐怖主义,那么如今美国已经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入恐怖组织名录。目前,五角大楼向波斯湾部署了“林肯”号航母、轰炸机以对付伊朗。如果白宫真正想要推翻伊朗的制度,那么他们迟早会找出合适的理由发动战争。

目前相比之下,伊朗空军在137个国家之中排名第24位(根据“全球火力”的数据),而美国则拥有全球最强大的空军。关于海军,美伊两国的军舰数量相同,但美国的军舰具有更强的实力,而伊朗海军主要靠高速导弹艇的“群体”式进攻战术。只不过,伊朗目前拥有中东地区最大的弹道导弹仓库。这也是德黑兰最危险的武器。美国虽然没有射程500公里以上的弹道导弹(根据1987年与苏联签署的中程核力量条约),但改过拥有战斧巡航导弹——战争的使者,这可能会成为攻击伊朗的第一选项。

尽管如此,如果战争爆发,美国难以像2003年伊拉克战争那么快就取胜。因为根据预测,伊朗或将使美国的军事行动遭到极大损失甚至陷入泥泞。战争开火之时,德黑兰或将击沉作为世界30%石油流量运输的霍尔木兹海峡最窄处(约3.2公里)的某些船只。这就是中东地区亲美国家经济的沉痛打击。更重要的是,伊朗早已做好一场不对称战争的准备工作。尽管缺乏先进的空军力量,但该国在远程导弹和中短程导弹开发上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可以生产远程、中短程导弹,针对以色列或者沙特阿拉伯迪拜的目标,以造成中东地区的心理混乱。值得一提的是,多年来伊朗在该地区建立了委任力量,包括阿富汗什叶派居民、伊拉克什叶派民兵、黎巴嫩南部真主党力量。此外,伊朗还可以调动数千名战兵为什叶派伊斯兰教的共同目标及伊朗民族主义而进行自杀式爆炸。

因此,如果美伊两国发生冲突,伊朗不会轻易地屈服。反而,美国针对伊朗的任何军事行动或将带来难以预测的后果。美国前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也警告称,两国军事力量在中东地区的误判是目前现实的危机。因此,两国比任何时候都要控制情绪,搁置自己的盘算,寻找外交手段,缓解紧张局势,维护和平环境,促进世界及地区各国,包括美伊两国的发展。(完)

作者:林方

 

网友评论 (0)

俄国十月革命及其守住政权教训
一百年前,“震撼世界的十天” 的俄国十月革命标志着世界上第一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苏维埃人民此后的斗争过程以及苏共执政74年后的迅速垮台说明一个事实:“夺取政权难,守住政权更难”。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