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03 月 09 日 , 星期二, 06:00 (GMT+7)

2020 年 12 月 21 日, 星期一, 09:09 (GMT+7)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未有结局的冲突

经过四年停战之后,直到2020年9月,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纳卡)——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之间数十年来发生争议之地再次爆发了新一轮冲突。在俄罗斯调停下所签署的两项停火协议笔墨未干,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双方就均违反了协议。如果双方不能消除争议的根源,冲突就难以终止。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火区

火热的土地

2020年9月27日,亚美尼亚作为后盾的力量与阿塞拜疆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所发生的冲突已造成了100多个人员的伤亡。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均指责对方率先发动了近30年来最恐怖的暴力行动。双方已调用重型武器进行战争。这就是高强度的全面战争即将发生的明显证据。然而,这不是发生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唯一冲突。近80年来,随着历史的不断演变,这片土地也遭受了不少破坏。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Nagorno-Karabakh)位于阿塞拜疆西部,面积约4400平方公里,其中90%以上的人口是亚美尼亚人。1818年7月,第一届亚美尼亚议会宣布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是自治地区并于此地成立国民议会及政府。于1921年布尔什维克部队接管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后,1923年7月7日,苏联领导人正式宣布在阿塞拜疆领土上建立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区,并向阿塞拜疆政府授予管理权。

虽然许多亚美尼亚人心里仍闷烧着“复国”之火,但在苏联倡导下双方的冲突却得以缓和。二十世纪80年代末,由于民族主义在苏联的影响,亚美尼亚人与阿塞拜疆人之间的分歧逐渐加剧。1988年,冲突达到了顶峰,纳卡地区人投票赞成离开阿塞拜疆并加入亚美尼亚。当然这一行为已被莫斯科政府否定。

1991年底,苏联的解体是纳卡地区的一个重要转折点。1991年11月26日,在克里姆林宫降下苏联国旗的前一个月,阿塞拜疆取消了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自治区的地位,重新划分了行政区域,并将对这块土地的直接管控权交给中央政府。1991年12月10日,在征求民意过程中,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地区的亚美尼亚人已选择建立一个独立的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NKR),并表示要与亚美尼亚合为一体的愿望。新一轮冲突再次爆发。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欧安组织)等国际组织的努力商讨都落空,未能提出一种符合双方要求的解决方案。到1993年初,亚美尼亚军队除了吞并了阿塞拜疆9%的领土外,还夺取了对卡拉巴赫以外的大部分地区的控制权。于1994年5月12日签署了在俄罗斯的调停下停火的协议,此时战争才结束。根据该协议,在发生争议的地区建立了非军事区。联合国仍然肯定阿塞拜疆对纳卡地区的主权,然而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政府仍得不到亚美尼亚的认可,却依然在背后支持着。自打战争结束以来,欧安组织一直大力推进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之间的谈判,以给该地区带来和平,但仍未取得任何重大成果。

无可妥协的对峙

每一次停火协议得以下发,都只是为了暂时缓解对暴力行动发生的焦虑。就算纳卡地区对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具有重要意义,但如果冲突的根源尚未得到解决,那么,任何一个停战协议都会变得很脆弱。

根据法律和历史依据,纳卡地区完全属于于阿塞拜疆。实际上,国际社会也承认这块土地就是阿塞拜疆不可分割的领土。以恢复对纳卡地区的实际控制权为最终目的,阿塞拜疆首都巴库肯定会更有动力去改变本地的现状。阿塞拜疆政府考虑将自治权给予纳戈尔诺-卡拉巴赫,以换来对该地区是属于阿塞拜疆的认可。此外,自2000年上任以来,阿塞拜疆总统伊哈姆·阿里耶夫(IIham Aliyev)承诺一定会夺回这块土地,或者至少也要将亚美尼亚所占领的纳卡周边地区要回来。相反,亚美尼亚倾向于保持其地位并坚决保护在这块土地上的亚美尼亚人。亚美尼亚埃里温甚至宣布,如果争端地区上的战争不停止,亚美尼亚将承认纳戈尔诺-卡拉巴赫共和国的独立地位。可见,在此次对抗中,双方均不肯让步。

两国人民之间的冲突根源不仅出自法律问题,而且还源于深厚的仇恨。阿塞拜疆虽然是一个独立国家,但阿塞拜疆人却说土耳其语,并且与土耳其有着密切的文化联系。然而,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奥斯曼帝国对居住在土耳其的亚美尼亚少数民族进行大屠杀的悲痛尚未平息,这就是亚美尼亚人对土耳其的深深仇恨。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仇恨无意中转移到阿塞拜疆人民身上,因此造成了难以缓解的敌对心里。

然而,阿塞拜疆人也有自己的理由。直到今天,他们仍在叙述着苏联解体后极为恐怖的暴力时期之事,再加上亚美尼亚占领并进行所谓种族清洗的行为,即将近一百万阿塞拜疆人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附近的村庄驱逐出境。据报道,在此期间,约有30,000阿塞拜疆人被屠杀。

国际势力之“赛场”

地理纠纷的复杂性和关系的交叉使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超出了地方冲突的范围。与战争直接相关的几个外界因素正在将纳卡地区变成国际竞争的节点。此地的分离主义派得到了亚美尼亚的支持,阿塞拜疆却受到土耳其的支持。此外,亚美尼亚与俄罗斯有着密切的传统关系,同时,伊朗——与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都有共同界线却倾向于支持亚美尼亚,其目的是希望会降低土耳其在该国的地位。

从许多方面看,土耳其——古代奥斯曼帝国的后裔有足够的理由以支持阿塞拜疆,不仅是因为两国有同样的宗教信仰,而且还源于对亚美尼亚的数以百年的深刻仇恨。然而,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总统雷杰普·塔伊夫·埃尔多安(Recep Tayyiv Erdogan)全力支持巴库的承诺背后就是安卡拉的一项具有战略性的长期计划。鉴于其地理位置优越,以及通过参与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争与阿塞拜疆保持密切关系,使其对土耳其在政治和经济上都具有重要意义。首先,在选民对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AKP)失去信心的时候,支持巴库会有助于提高埃尔多安总统在该国的形象。其次,这一步伐将有助于这位资深领导人获得在土耳其的广泛阿塞拜疆人民的支持。

从经济上讲,像阿塞拜疆这样充满正能源的国家确实具有特殊的吸引力,因为拥有像巴库这样的盟友就意味着安卡拉可以控制连接阿塞拜疆、佐治亚州与杰伊汉市(土耳其)的输油管道。土耳其能源部一位官员表示,这对于该国即将发展的经济至关重要。但是,对于位于两个欧亚大陆的国家而言,这种利益并不是最终的目标。最近,埃尔多安(R. Erdogan)总统政府已对地区和国际的许多问题采取了果断行动,以实现成为一个在世界政治棋盘上占主导地位的国家的目标。因此,在南高加索地区所发生的事情肯定处在安卡拉的担忧之中。通过在夺取领土之战中支持阿塞拜疆,土耳其可以扩大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从而实现成为新大国的雄心,逐步确立其作为伊斯兰教领导人的地位。尤其是,在此地和从叙利亚到利比亚的其他战场上与莫斯科进行实力竞争中,安卡拉在靠近俄罗斯的南高加索地区的出现,使其更顺利地占据优势。

对俄罗斯而言,南高加索不仅是传授传统的根源,而且还是俄罗斯与土耳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的一员之间的战略要地。当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联盟没有停止前进并靠近俄罗斯的计划时,维护安全屏障是至关重要的。这就是莫斯科与埃里温——亚美尼亚在军事上的后盾力量保持密切关系的原因。此外,俄罗斯是《集体安全条约》(CSTO)的成员,所以受到俄罗斯的安全保护。至今,此地仍然是约5,000名俄罗斯士兵驻军之地。

不过,莫斯科也主张不跟阿塞拜疆和土耳其做出直接对抗,其目的在于保持战略平衡、确保后苏联空间安全系统的安全性,并进一步拉拢安卡拉远离西方。在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冲突发生期间,俄罗斯一直充当缓解者,在维持不让暴力行为不超出监管能力。因此,正在发生的极为激烈之战也无法扩散到纳戈尔诺-卡拉巴赫边界以外。这不仅超过了克里姆林宫设定的“极限”,而且还影响到俄罗斯——保障地区安全之国的形象。然而,莫斯科在冲突发生初期缺乏果断性的反应也体现了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政府的另一种启示。有人认为,如果俄罗斯真真心想“扑灭大火”,这种“大火”就不会爆炸得那么厉害。因此,莫斯科的拖延完全是心里有数的。尽管俄罗斯与亚美尼亚之间是不变的联盟关系,但亚美尼亚总理尼科尔帕希尼扬(Nikol Pashinyan)通过2018年的天鹅绒革命上任并进行了具有西方特色的改革,而俄罗斯却不支持这种模式。因此,最近发生的事件算是俄罗斯对叶弗兰的提醒:如果不远走俄罗斯的道路,可能会导致不堪设想的后果。

与过去一样,战争仍在继续,很可能会以停火协议而告终,这可符合于俄罗斯和土耳其的意愿。然而,由于它已成为国际大国的“竞争舞台”,因此,对于主要支援国家而言,为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寻求最终的解决措施并不是优先事项。因此,即使暴力消退也只不过是在等待“新高潮”时争取“课间休息”而已。到目前为止,纳戈尔诺-卡拉巴赫问题确实是一场无休止的冲突。(完)

作者:云卿

   

网友评论 (0)

2020年世界十大军事国防事件
2020年,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快速传播使世界局势继续发生深刻复杂变化,冲突矛盾、地缘政治竞争、地缘战略竞争、军备竞赛的加剧使得世界军事国防景象变成灰色。《全民国防杂志》综合并向读者介绍“2020年世界十大军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