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02 月 28 日 , 星期日, 02:18 (GMT+7)

2020 年 12 月 11 日, 星期五, 08:37 (GMT+7)
所谓“越南现代诗歌只有新诗与年轻诗歌”要斗争驳斥的荒谬论点

近期,有些人提出所谓“越南现代诗只有新诗与年轻诗”,而抗法抗美时期的诗歌只是“插图”、“乡下”、“小城”诗歌等论调。这是毫无根据、片面、粗鲁的论点,是值得关注的错误趋势;这是受“和平演变”的影响而变成“自我演变”的表现,需要认清并排除在社会文化生活之外。

据中央文学艺术批评理论委员会,越南文学艺术自从越南共产党提倡和领导革新开放事业以来,已取得了值得珍重的诸多成就。创造空间、题材、主题、创作方法等得到扩大;已积极接近新现实,深化人文主义;各文学艺术领域出现诸多富有价值的作品。创作队伍出现诸多年轻人才,留下新一代人的烙印,为全国文学艺术运动带来新活力。文学艺术交流得到扩大,革新开放事业带来新看法、新想法,其与科技的进步已为各文学艺术作品带来接近公众的机会。

除上述积极方面外,国家文学艺术领域仍存在一些不足之处,甚至是过分、错误问题,诸如对“新诗”、“年轻诗”的怀疑、错误观点。这些人认为,越南现代诗歌只有新诗和年轻诗;抗法抗美时期的诗歌已完成任务,现在的任务应交给新诗和年轻诗。他们认为胡志明主席的《狱中日记》只是一种宣传、政治、呼吁且艺术价值低的诗歌(!)。开口组在上Talawat——范氏怀的反共网站与Evan、前卫等网站上出现,多年来的活动目的是对峙、反抗真正诗歌。他们的许多粗鄙的诗,触犯了民族的精华价值,对抗国家和制度,以嘲讽的手法来诬告、歪曲、抹黑民族的文化价值。这是与服务于祖国、人民的天职背道而驰的一种“诗”,他们的确已从辩论意识变化成为批判意识,企图颠覆已给民族和人民带来真正价值的诗歌。这是必须斗争驳斥的荒谬论调。

众所周知,对诗歌乃至文学潮流的评价标准要根据作品的内容和艺术。诗歌是文化特别细致领域,是体现人的“真、善、美”渴望的切要需求。真正的诗歌是对生活和人类的描写、反映、思考、渴望。其歌颂、抚养和发展美;发现揭穿和谴责不良、邪恶和错误的。目的是人道化生活,让人的精神生活日益美好;是巨大的动力,为建设社会精神基础与人的全面发展作出直接贡献。据此,诗歌是时代的声音,为祖国和人民的崇高理想服务。诗歌反映不同历史阶段的现实生活。在全国竭尽全力抵抗外侵时,诗歌的认识和教育职能,用诗歌当作“打破强权的剑和弹”,将是主导。在数千年建国卫国史上,我国民族已经受种种牺牲和艰苦,打滚外侵,夺取民族独立和国家统一,保卫祖国。诸多诗歌和文学艺术作品已与这个长征事业并行,鼓励外国之心、自主自强意识与民族坚强不屈精神。尤其的是,在抗法抗美时期,面对破国亡家危机,我国人民同时遭受双重统治,需要有各位诗人发出代表人民的声音,为国家解放斗争服务。诗歌要积极参加为祖国独立、自由、文人民的幸福斗争,成为反对强权和剥削的武器。

该时期的革命诗歌已体现我国民族数千年建国卫国的辉煌传统的自豪感。在民族抗法抗美斗争中,出现了诸多才华出众、满腹热心的诗人队伍,诸如阮廷诗、光勇、黄忠通、正友、农国镇、盘才团与武群芳、春琼、秋盆、黎英春、阮科恬、黄润琴等。他们已紧抓实践,扑身战场和劳动生产,战斗创作出不朽的作品。他们已创造出革命、抗战诗歌;他们的崇高神圣使命已与冲上前线的人流融合一体,鼓励民族的果敢精神,为民族的共同胜利、培育爱国之心及肯定人类崇高、美丽感情作出巨大贡献。当时的诗歌真正是激发革命英雄主义、战斗意志、必胜信心的巨大精神武器。诗歌已反映人民抗战精神,鼓舞全民族的崇高革命行动。“咱们的国家。永垂不朽的人的国家。每夜喳喳着土地的声音。回荡着过去的声音”。 

从艺术角度,在两场抗战,尤其是抗美救国时期的诗歌不仅带着历史意义和时代价值,而且还是一个巨大、特色的艺术现象,是越南现代诗歌进程中蓬勃发展并取得诸多出色成就的阶段。峭拔、强有力的政论言语已为越南诗歌树立一个新势态,对公众极具说服力和影响力。每一名诗人、每一代诗人都面向一个共同的目的:揭穿敌人真面目;肯定全国的力量;为读者深深地刻画全民族的态势;强有力地判决敌人的罪恶,鼓励爱国精神,敦促人们为崇高的理想忘我战斗。典范的有制兰园诗人的打敌诗集、1972年夏季时事评论、为一场战斗草拟、消灭美军的一首诗,素友的1967年春季祝贺、1968年春歌、1969年之春、1971年春歌,春妙诗人的从高凉到永玲、首都胜利天空,阮科恬的渴望太阳长歌等。各位诗人不断创新,旨在塑造一个伟大的诗歌事业,与民族的地位相称,为民族解放、国家统一事业作出应有的贡献。这是质量和数量、运动和作者在内容与形式、传统与现代的和谐统一基础上的发展;一贯于一个积极、为人民、为革命服务的艺术观念。

那么,抗法抗美时期的诗歌是否“琐碎”、“乡下”的?的确不是的,所谓“新诗”、“年轻诗”已故意置于无顾那个英烈年代的作品的“铁质”与“诗质”之间概括性、哲理性的有机融合。他们看不出或故意看不出跟革命前诗歌相比已有了显著的革新,既关于国家、人民、现在和将来、民族和时代、良心、责任和生活观的深刻概括。祖国已在诗词中得到具体、平易近人的体现。他们好像只偏于言辞形式的评价,只看到单纯的诗歌,为了艺术而忘却为人生,没有人生的依靠,看不出历史的任务;只看出贡献和成就而看不出不足之处,过分提高、绝对化“新诗”、“年轻诗”运动。此后,他们利用言论自由、新闻自由而歪曲、诬告、抹黑民族的神圣价值。的确的,他们已故意与民族的美好文化传统背道而驰;穷形尽相是利用文化、通过文化实施反制度、反人民的野心的人。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值得关注的趋向;受“和平演变”的影响而“自我演变”。

为了克服这一问题,全体越南人民已英勇战斗和战胜强国的侵略,在当前的革新开放事业中已经和正在团结一心建设国家,从事报纸、出版工作者,各文化艺术领导、管理机关要持着明显的观点,批判错误的表现,坚决把所谓“新诗”、“年轻诗”排除出人民的文化、精神生活,推进文化艺术向前发展,为越南人和国家的发展服务。(完)

作者:范光成大校、黎英越少校

网友评论 (0)

2020年世界十大军事国防事件
2020年,2019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快速传播使世界局势继续发生深刻复杂变化,冲突矛盾、地缘政治竞争、地缘战略竞争、军备竞赛的加剧使得世界军事国防景象变成灰色。《全民国防杂志》综合并向读者介绍“2020年世界十大军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