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10 月 18 日 , 星期四, 07:07 (GMT+7)

2018 年 09 月 22 日, 星期六, 09:58 (GMT+7)
325师提高战斗演习质量措施

演习是训练难度最高的形式,对演练、提高各级指挥干部的指挥能力、各个参与力量的战术、技术及作战协同能力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直接影响到各单位战斗力量的提高。

在深入贯彻中央军委发布关于“提高2013年至2020年阶段及后续年的训练质量”的765-NQ/QUTW号决议的基础上,这些年来,第二军团325师党委、指挥人特别关注领导、指导组织各级的演习活动并将此视为改良、提高师团训练工作质量的突破口。据此,在重视做好演习活动所需的人为、武器装备、保障物质基础等方面的准备的同时,师团积极研究、更新演习内容和方法,其中对演习内容调整、补充给予重视,在敌方普遍使用高科技武器的背景下保证演习内容紧贴演习对象、方案、地势,指导在一些演习阶段本着“演中而变”方针开展演习。师团开始建设综合性战术演习项目、地图和实地,尤其是新地形的指挥和机关配合,实现战术形式多样化,使之符合于编制组织、武器装备、实情发展趋势、要求、任务及军队、军团的作战意图。

力量投送前做好准备

在综合性的演习过程中,各个单位已经将战术内容训练与穿越复杂地势的距离为70至80公里长的长途行军及渡江训练形式紧密结合在一起,确保紧贴作战实际,以锻炼部队的体力和耐力。五年来,100%的连营级综合性战术演习、一方一级和一方两级的地图暨部分实兵实地的指挥与机关间协同演习均达到中等水平,战斗实弹打枪演习达到良好水平,一切都绝对安全。尤其是在过去的DT17演习中, 师团各个力量出色完成军兵种协同作战演习任务,实兵团一个、战斗实弹营一个达到良好水平,单位绝对安全,受到党和国家政府及国防部的高度评价并得到表彰。在取得一些成绩的同时,师团演习工作仍然露出一些不足之处,尚未满足既定的目标,尤其是关于防范、回避与反击高科技武器进攻以及与地方防守区域配合等科目的建设。在师团的实际任务已经并正在发展的推动下,在下一阶段需要师团对包括战术演习在内的战斗训练工作中新突发问题的进一步研究、阐明。本文涉及到一些提高师团演习质量的措施,同读者一起研究、讨论。

广为人知,步兵师规模演习指挥与机关间的演习形式多为一方一级或一方两级,演习区域较为广阔。而由于许多不同的原因所在,师团各级的演习题目建设基本上在熟悉地区开展。因此,敌情因素具有主观性,指挥干部尚未置身于实际环境,所以没有充分发挥其积极性、主动性以及未能锻炼机关的参谋能力及指挥人作出决定的能力。几乎所有演习中,力量部署有所偏向,甚至后勤技术保障力量主要起着保障作用,尚未建立与作战队形的行动“吻合”的内容。为了克服上述的不足,师团已经并正在大力推动各级演习文件系统的研究、补充、完善。在战术形式多样化基础上将其重点放在综合性演习、指挥与机关间协同演习科目几文件系统的研究、编写工作之上,注重对新演习区域题目的考察与建设,为战斗力量和保障力量提出全面性的演习内容。与此同时,为了让演习紧贴作战实际、发挥指挥人和机关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提高指挥、协同及作战准备、开展过程中的情景处理能力,到时候应该对指挥与机关间对抗演习形式进一步研究。这是新问题,演习过程中一定遇到不少困难,需要演习题目、集训、演习细则、参与演习力量培养、尤其是为双方编出剧本等方面的细节准备。

如果发生捍卫祖国的战争,在敌军拥有高科技武器、侦察能力日趋强劲、先进、电子作战广泛、投送能力强、反应能力快捷而灵活等条件下,在整个作战过程中,师团要解决好要求特别高的问题,尤其是伪装、疑兵、激动保密、保全力量等。明确意识到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师团在建设演习内容方面上都对敌军动用高科技武器的设想给予重视。然而,这一内容说主要涉及到概括的理论知识,情景根本没有太大的变化,所以实际性有限,干部和战士们的“化身”程度不够深。为了克服这一难题,师团继续对演习内容进一步研究、补充并完善,其中注重机动性、回避与反击、伪装、疑兵、反抗电子作战等内容。首先,在逐渐提升地势、气候难度的引领下,师团对综合性战术演习、不同规模的军兵种协同演习中的机动科目研究给予重视。

重点是力量投送与防范、回避、反击敌方的火力攻击相结合的情景研究、建设,在长途行军、野外活动的条件下机动渡江及与军团各个力量配合开展机械机动等演习科目。为了达到既定的目标,下一段时间,师团指导各个机关单位在训练过程中对上述内容给予关注,加大机动、渡江演练与风暴季节寻求、救灾演习相结合的力度,提高实际程度,在训练、演练过程中积极研究、发展、运用军团和师团在历史性的胡志明战役中的“神速”投送经验教训。与此同时,可以主动研究并应用科技成就,根据不同的演习阶段和情景,在弄假成真的催促下与手工、就地的办法相结合,深入而微妙地开展伪装、疑兵行动。尤其是为了提高通讯力量对敌方的侦察和电子压制的防范、抵抗、抵制能力,建议军团的有关机构研究并组织专门负责师团演习中的“底层”的电子作战力量。

B41火箭筒开枪

从第二军团的进攻主力单位地位出发,师团将会在战役级、战略方向及人民战争阵势高度发展的战争中的核心作用。因此,在与其他力量协调的同时,作战整个过程中与地方武装力量协调配合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明确意识到这一点,近期,师团一直重视其在一切演习层级的配合。然而,由于多种原因的关系,这一内容在几乎所有师团举行的演习中仅局限于军事形态设想,很少有实际锻炼条件(除师团参与由国防部举行的军兵种协同演习外)。依我们看,为了提高主力军与地方军之间的协同配合能力,有关部门可以向国防部做出参谋,指导主力军的演习与不同层级地方防守区域演习相结合。

在科技的迅速发展,尤其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兴起,需要我们大力推动科技在国防军事以及演练、演习活动中的应用程度。然而,当前的演习活动,尤其是师团及全军范围内的诸多单位的指挥与机关之间的协同演习过程中的信息技术应用有限,主要局限于数据计算、文件处理等环节,尚未发挥科技的实效。对于原因问题,主要是由于信息技术方面的人力资源和基础设施、设备的缺少。师团下一段时间主张进一步推动信息技术在演习中的应用力度,先是将应用软件运用于作战服务,如数字化的三维地图,作战参谋、专业计算的协助软件等。做到这一点将会创造演习中的突破口,克服操场、演习区域等方面的不足之处,为指挥人、机关培训数字化时代的指挥、参谋所需能力。然而,为了取得成功,在加强提高各级干部队伍,尤其是指挥人的信息技术水平的同时,需要上级对于专业人员、基础设施、先进而同步的信息技术装备给予应有的投入。

提高演习质量既是目标,又是迫切要求,对提高军队的战斗能力和力量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这是应该予以关注并进一步研究、发展的重要问题,以便满足新时期捍卫祖国的要求。(完)

作者:325师师长阮成埔上校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