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年 07 月 16 日 , 星期二, 21:39 (GMT+7)

2019 年 04 月 29 日, 星期一, 21:54 (GMT+7)
1975年春季战略进攻开战方向选择艺术

战略进攻开战方向的选择是战略作战指导和调控艺术的核心、重要问题。斯大林认为,不管在战略、战役还是战术范围,胜利取决于正确选择攻击地区。实际上,1975年春季战略进攻中选择西原为开战方向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1974年末到1975年初,南方战场局势与相关因素对我军有利转变。在全战场上,我军推动反攻和进攻,逼迫敌人陷入防御状态,解放区得到维护和扩大,三种军武装力量,尤其是主力军的力量得到增强。战略阵势朝着有利于我军方向转变。

对于敌军,西贡政府内部严重分裂,反对阮文绍总统及其政府的政治社会组织和力量日益增多。尤其的是,美国的经济、军事援助大大减少,使伪军在战略上陷入僵局,而且战斗精神和能力也全面衰弱。在正确评估情况的基础上,从1974年12月18日至1975年1月8日期间,政治局已开会通过“后续时间的战略计划”,其中把西原选为战略进攻开战方向。其不仅肯定我党的战略视野和英明指导,在军事艺术方面,该选择是个富有科学性和实践性的决定,是1975年春季总进攻和崛起的独特之处。其体现于以下几个基本内容:

第一、攻击敌军最弱之处。当时,敌军认为,“我军在1975年的主要要求是争取九龙江三角洲平原地区的两百万人民,扩大山区解放区”,“1975年初,我军进攻方向是第三军区,主要是西宁,旨在将西宁变成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的首都”。从上述认定,敌军继续维持在“两头”的战略部署阵势,一头在第一军区,旨在随时应战我军从北方打入;另一头在第三军区的西贡-边和地区,旨在保卫西贡制度的头脑政治机关。在正确评估战情变化的基础上,我军战略机关已发现敌军的关键弱点是错误认定我军的能力,导致战略意图和力量部署上的错误。实际上,到1975年初,西贡伪军编制包括13个师团,18个别动连团和数万个武装警察。其中,第一军团包括5个师团,4个别动连团;第二军区包括两个师团,7个别动连团;第三军区包括3个师团,7个别动连团;第四军区包括3个师团,18个保安连团。这样,敌军在南方的共同防御阵势与第二军区(包括西原和中中部平原七省)的战略防御线的兵力最少,防备上出现诸多漏洞。

西原位于重要战略地位,有高山险峻,交通又不发达。再说,敌军的机动能力依赖于一些主要道路。这些道路被截断,不仅西原被孤立,而且全部南方战场和区内各省也被分割。为了支援西原地区,敌军会动用航空力量,但不能以大力量给以支援。在此情况下,我军拥有足够能力和条件发挥长处,机动进攻消灭敌军各力量。此外,因为判断我军进攻西原北部,所以驻守西原的敌军已动用23号师团的大部分力量和各别动连团防守波来古和昆崇,西原南部防御阵势较为淡薄。其说明,我军把西原(主要是西原南方)选为1975年春季战略进攻的开战方向是完全正确的,是我军避敌强处,攻敌弱处的艺术。

第二、选择险要地区,分割并破坏敌军的阵势。敌军第二军区不仅是西贡战争调控中心与敌军北部地区的战略连接,而且与老挝下寮、柬埔寨东北地区在许多方面息息相关。西原是非常重要的战场,攻陷西原,不仅能分割敌军的战略阵势,而且还能控制印度支那的南部战场。实际上,美伪军已在西原部署战略防御,旨在遏制我军从西部和西北部的进攻,保卫中部和东南部地区。若失去第二军区,尤其是西原,敌军阵势将被分割,第一军区被孤立,第三军区被威胁,东南部大门将被打开。对于我军,若占领西原将能控制南中部沿海平原、老挝下寮、柬埔寨东北等广泛地区,打造稳固阵势,乘胜冲上解放西贡-嘉定。

这样,我军选择西原为战略开战方向不仅是因为敌军第二军区力量稀少,支援困难,而且还因为西原位于险要阵势,在战略分割方面占据极为重要位置。在西原地区,我军可以孤立和消灭敌军北部战略力量,围困西贡,实现分割而打,逐步消灭各部分,进而消灭全部敌军,夺取全胜。实践说明,进攻邦美蜀短短时间后,我军已打破伪军第二军区防守线和他们的战略防守阵势。敌军第一军区被孤立并很快被失守。西贡伪军战争调控中心慢慢被孤立,为我军进行战略决战,胜利结束民族解放战争创造有利条件。

第三、选择西原为开战方向有利于开展战略进攻。实际上也有意见认为,应该选择南部(敌军第四军区)为战略开战方向,因为该地区敌军防守能力较弱,有利于我军直接攻打西贡。但是,中央对此地区的支援能力有限,主要依靠海上支援线。另一方面,南部平原地形难于大量消耗敌军有生力量。再说,西原地区主要是森林,有利于合成军兵种协同作战,易于大量消耗敌军。在此战场上,我军已多次与敌军交战,积累了丰富经验,符合部队战斗长处。尤其的是,我军在西原战场的力量和装备的准备较为周密。1975年初,总司令部已为西原阵线增强5个步兵师,4个独立团和一些战斗兵种、战斗保障单位。700公里的纵向道路和1200公里的横向道路得到巩固并连接于559号路网,为支援站场创造便利条件。后勤部队还为战场储备800吨弹药和2.86万吨粮食。

这样,在自然特点和部署阵势上,西原具备足够条件让我军开展战略进攻。凭借稳固、秘密的战略阵势,西原战役打响时,我军已形成压倒阵势,对敌军给以致命的打击,从此发展进攻中部沿海、东部和南部地区,攻陷敌军在战术二区的防御系统,震动全战场,造成有利于我军的突破口。由此肯定肯定我党的英明领导指导,越南军事艺术的科学性和特色之处,其应继续得到研究、发展和创造性地运用于新形势下建国卫国事业。(完)

作者:越南军史研究院范宏泰上校、硕士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