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23 日 , 星期五, 06:11 (GMT+7)

2020 年 09 月 30 日, 星期三, 08:09 (GMT+7)
1950年边界战役中军事艺术的发展步伐

1950年边界战役是我军在抗法战争中规模较大的进攻战役,消灭其一部分重要的有生力量,彻底摧毁敌军的Revers计划,打破包围圈,扩大并巩固越北根据地,在北部主要战场上夺取主动权。同时,打通越中边界线——越南扩大关系并争取国际社会尤其是社会主义各国对抗战的支持和援助的基础。经过29个昼夜(1950年9月16日至10月14日)智谋、创新和激烈战斗,我们军民已取得了巨大胜利,满足了战略要求,为抗法侵略战争开辟了新阶段。

胡志明主席在边界战役取得胜利之后与官兵合影留念

边界战役的胜利肯定了党中央和胡志明主席的正确英明领导;同时也肯定了我军的成长壮大:我方第一次出动了大部分的国防部各主力单位参加战役。取得胜利的边界战役已标志了军事艺术在战略指导、战役艺术和战术上的发展,其体现在以下主要内容:

第一,关于战略指导问题

跨入1950年——抗法侵略战争第五年,法国远征军遭受重大损失,心慌意乱,怕战争延长下去。看清印度支那战场局势对我方有利,尤其是我方建立了一些机动能力强的主力单位(团和大团)之后,党中央、胡志明主席和总军委下决定发起边界战役。这就是关键时刻,我方有条件在根据地打破敌军的包围圈,夺取战略主动权,把后方与兄弟各国连接起来,以便争取国际的支持和援助。最初,我方在西北方向发起第一黎鸿峰战役,但是该战役的胜利不达到所提出的目的和要求。面临此情况,对东北地区进行深入研究和仔细评估之后,我方看到许多优势,因此1950年7月总司令部下决定把战略进攻方向从西北转移到东北。为了实现此计划,我方发动第二黎鸿峰战役——边界战役。把战略进攻方向从西北转移到东北这一事件体现了党中央、胡志明主席和总司令部的创新思维、正确认清局势和抓住机会能力。

当时,东北边界地区是最激烈的战场。敌军在这里部署比西北方向多两倍的大兵力和火力,主要集中在四号路上,其目的为把该战略性路线变成“坚固防御地区”。虽然兵力多、火力强,但是敌军的突出弱点是把阵形在山林险阻的地区布置成长线模式,各驻军位置就被孤立,相距较远,因此遭到攻击时,来援能力就十分困难,迫使敌军必须以陆路或空路机动兵力来援。这就是敌军的致死弱点,是我方把战略进攻方向从西北转移到东北并实施从游击战、运动战转换成大规模集中作战和“攻城打援”的作战方针的因素之一,即用兵力攻击敌军的重要据点,强制其以陆路、空路机动兵力来援,我方用兵力进行运动战,消灭援敌。

与战略进攻转向的同时,党中央还组织水平高、思维敏锐、够有能力负责战役控制的战役指挥机关。据此,总司令武元甲大将直接担任战役司令兼战役政委、党委书记;总参谋长黄文泰同志担任战役参谋长。为了确保一定能克敌制胜,胡志明主席还直接到战役现场指导并鼓励部队和民工下决心战斗,同时迅速开展中央各项决定和指示。

第二,关于战役艺术问题

边界战役是我军第一次多兵种协同的进攻战役,打入法军在七溪至高平长近100公里的四号路上驻扎的大防御地区1,因此我方调集了大部分国防部主力单位2和三个越北联区主力营以及高平、谅山两省武装力量。尽管高平和东溪是敌军的大据点群,但却是险要地区。由于这里是险阻山林又离谅山指挥中心较远的地区,因此在接济和支援上非常困难。因而,战役指挥部选高平—七溪作为主要的作战之地,那是正确的决定。另外,高平和东溪以四条道路通往中国,因此在战役所需的物质保障工作中非常顺利。

战役指挥部选东溪打初战这一事件是谨慎而科学的选择,是因为我方有时间做好准备工作——确保一定能克敌制胜的基础。起初,指挥部确定最先向高平攻击,然后扩大胜利,继续向东溪和七溪攻击,但经实地研究和侦察之后,我方认为高平市是较为坚固的据点群,如在这里打初战就会碰到困难并不确保取胜或能取胜但伤亡却多,不良影响到部队的心理和战役的后续演变。另一方面,如向高平攻击,敌军出动兵力来援的可能并不多,消灭敌军有生力量的机会受限制并难以改变战场局面。而东溪是敌军部署的防守系统较为疏漏又薄弱的地区,失去东溪就等于敌军在四号路上防线的一个环节被切断,高平将被陷入孤立无援境地,迫使敌军必须来援,此时是我方歼灭工事外的敌军的最好机会。为了确保初战一定能克敌制胜,战役指挥部下决定用比敌军多九倍的兵力和火力3,同时派一些核心干部直接指挥打仗4向东溪发起进攻。深刻领会战役初战的重要意义,经过仅仅两天的战斗,我军已取得了大胜利,控制了东溪地区,为落实运动战计划,歼灭工事外的敌军(攻城打援)而提供前提。

初战取胜之后,为了保持作战主动权,战役指挥部赶紧重新调整兵力,准备歼灭援敌。知悉法军以空军在高平增加兵力并进行行军部署疑兵向太原攻击,企图诱使我军转移到该方向的计划;同时他们出动了一个由Le Page指挥从七溪来的机动兵团,企图重新占领东溪并迎接由Sactong指挥从高平撤回的兵团。决心不让敌军该两个兵团会师,战役指挥部把握作战方针组织力量,集中兵力和火力先歼灭Le Page兵团,钳制、消耗,然后继续消灭Sactong兵团。因此,仅仅五个昼夜与敌军决战,我军已活捉参谋部并全部消灭了两个由le Page和Sactong指挥的兵团。

通过选择高平—七溪作为主要的作战之地,东溪作为初战目标,采取攻城打援方针,集中兵力上、火力上超过的优势以及因地制宜地转换阵势的可能,在战役准备和实践中保持并发挥主动权等一系列事项,我方已使法军在东北地区的作战计划全部破产,同时肯定了我军战役级作战艺术的飞跃发展。

第三,关于战术问题

为了确保每场打仗都能克敌制胜,从战役准备开始,我方已明确怎么打仗(攻击据点,歼灭工事外的敌军),组织实行各场符合我军编制、装备可能和各级干部指挥能力的战斗(战术)。东溪这一场关键初战是我军从1947年起(有攻坚战术之时)大规模多兵种协同的攻坚战。在此场战斗中,我方集中兵力和火力上的优势,步兵和炮兵紧密协同;选择合理突破点;在主要方向实行进攻,正面进攻与侧击相结合,割裂敌阵,边进攻边巩固,边保持已占领的工事和阵地。同时,我方还克服了许多安州、本寨、庯娄等地攻坚战所存在的局限。这就是典型性的大攻坚战,战斗结果体现了我军攻击坚固工事内的敌军的水平的飞跃进步和发展。

谷舍和477高地这一场决定性关键战是我军在抗法战争中最成功的进攻性运动战。我方用了一个多大团在山林地形的60平方公里范围内与敌人进行运动战,割裂、钳制敌军的两个机动兵团,使他们陷入劣势,组织各兵力等待、包围、割裂,以便集中力量逐步消灭每个部分,进而全部消灭敌军。由于把握敌军的意图,我军308大团彻底利用谷舍地区的险阻地形,进行割裂、包围,以运动战歼灭le Page兵团。然后,305大团还与209团一部分兵力配合在477高地阻止、割裂并进攻全部消灭Sactong兵团,不让他们机动到谷舍。经过五个昼夜在谷舍和477高地激烈战斗,我军以运动战出色完成了任务,扫除掉敌军的两个精锐兵团。虽然是初战,但是在进攻性运动战战术上却是非常完善的,是该阶段战术的发展步伐。

1950年边界战役的胜利具有重大战术意义,开辟了新阶段——反攻和进攻阶段,同时肯定越南军事艺术在抗法侵略战争中的发展步伐。该战役的胜利仍保留着原有价值,我们应继续研究、开发并运用于卫国战争。(完)

作者:越南军事历史研究院 范德长大校

                          

1. 截至1950年中为止,在四号路上驻扎的敌军共近11个营、9个步兵连、4个机械化连、4个工兵连、近30门大炮、8架飞机。

2. 包括:308大团、2个团(209团和174团)、4个山炮连、5个工兵连。

3. 我军共有2个团、2个营、13门山炮和DKZ无后坐力炮;敌军共有2个连;2个排和2门炮。

4. 总参谋长黄文泰担任指挥员(战役参谋长);总政副主任黎廉担任政委(战役政治主任);209团团长黎仲迅担任副指挥员。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