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07 月 20 日 , 星期五, 02:31 (GMT+7)

2018 年 06 月 24 日, 星期日, 23:00 (GMT+7)
谈938年白藤江之战的造势艺术特色

距今1080年,受到叛徒矫公羡的求援,南汉王朝再次动兵侵略我国。他们从此前于930年至931年发动战争的失败中吸取了经验,此次,他们从粮草到进攻方式等各方面都做了充分的准备。按计划,南汉大军兵分两路入侵大越,旨在尽快吞并大越。第一路兵力由刘弘操指挥,包括数百万军粮、数百艘战船的骁勇善战的水兵渡海,势如破竹地沿着白藤江河口进入我国领土。第二路兵力由南汉皇帝刘龚直接指挥,包括大部分步兵、骑兵压境,随时应援。这次南汉敌军企图“里应外合”恨不得尽快粉碎大越军民的抗战意志。

白藤江之战纪念活动

高瞻远瞩、富有韬略的吴权将军同抗战参谋部精心对地形、天气、尤其是“潮汛”规律、敌人的强弱、我军的能力等方面做出仔细的研究、分析、评价,以便确定作战策略。首先,为了破坏敌人的险恶阴谋,吴权集中兵力歼灭国内的叛徒、卖国贼,破坏敌军里应外合的阴谋,集中力量打大决战。其次,在正确判断敌军的企图并认清地形、潮汛规律的险峻以及我军的能力和长处的基础上,吴权同各位将军把白藤江河口选为大决战的地点。按此计划,我军在白藤江河口广阔区域中秘密部署力量并开展全面、连环、凶险、坚固、有深度的作战阵势,旨在发挥各个力量和全民的综合实力,打败敌军的主要进攻方向。正如我军所料,敌军依赖于兵强马壮和大船,再且希望得到陆地上的支援,刘弘操的大军大气磅礴进军并陷入了我军所部署的阵势。在此情况下,虽然主动进攻,但是处于陆海不利之境,况且遭到我军人民战争的顽强抗击,敌军水兵快速土崩瓦解,全军覆没。得悉刘弘操的精锐大军大败,刘龚的支援大军惊心动魄,急忙撤退。可以说,吴权于938年在白藤江打的仗是我国民族当时抗击外敌侵略史上最出色、最快捷、最有效的大搏斗并留下了许多珍贵的经验教训,最有代表性的是造势艺术,表现于以下的几项内容:

第一,力争凝聚全国人民的团结,使得全国各族人民万众一心、全力以赴打败比我方强大得多的敌军。众所周知,大越军民第二次抗击南汉侵略者的斗争处于由近1000年北属时期带来的严重后果的阶段。大越国军队是刚刚成立的年轻“聚合军队”,武器极为简陋的弩弓、投枪、棍子、刀剑、战船数量和质量有限。而南汉是经济与军事强大发展的国家,拥有善战的侵略大军,尤其是,水兵经常得到投入和巩固,拥有大战船、灵活而厉害的弩弓队形。为了凝聚超越敌军的力量,吴权从威望、才华及正义行动出发,力争凝聚团结,收复人心,以便调动人民各界,尤其是遍地的士夫、青年的积极性和爱国精神。就在得悉南汉敌人就要侵略我国,吴权一方面大力推动对爱国的精神、抗战的正义性以及我国各族人民的独立、自主抗外侵的宣传工作,另一方面着力于稳定国内情况,到处建立抗击侵略者的政权体系。这是调动、鼓励各层人民积极参与的基础,让他们奉献给战争人力、物力。因此,从沿海平原到中游的同胞都为抗战奉献自己的人力、物力和力量。具体是吴权驻军的嘉园、海防水源的林洞等地的壮健年轻人,他们有的带武器,有的带船只加入了军队,愿意出阵歼敌。水源黄洞黄坡的李氏三位兄弟、海防安海藤江的范氏始祖等人也买马招兵,积极参加抗战。各地的村长、族长等各路精英都积极当兵,甚至有的地方自己武装,成为当地民兵队参加抗战。因此,吴权的军队虽然刚刚成立,缺乏战斗经验,但是得到各地人民的大力支持,所以日趋强大,在人数和武器装备方面上不断充实,使得他本来名为爱州的小队发展成为民族的军队。

第二,纵观全局,主动部署凶险的装甲木桩阵地,创造出乎意料的阵势,打败敌军的水兵大军。白藤江是我国东北端大门,是越南陆地通往东海的码头。河口广阔,有许多岔流,江两岸是高山,河岸草木榛榛,掩护河岸,这是天险的地形。掌握地势、江河及北方敌人此前的侵略战争特点,吴权预测,刘弘操的大船将会渡海进入白藤江河口,再登陆我国领土。因此,吴权下决心,利用东北地区山林、江河的险峻地势在白藤江下游和河口区域排兵布阵,以便全部歼灭敌人。然而,问题在于如何将敌人牵制在河上,再集中力量歼灭,而他们拥有大船、善于水战的雄厚兵力。为了解决此难题,吴权主张,要在河槽部署坚固的潜水装甲木桩阵地,按照潮汛规律拦截并歼灭敌人。据此,他亲自选择精通此区地理、掌握潮汛的人,从此定好打桩的位置。此外,他还算到敌军战船的吃水量,从此算出木桩高度,使得敌军战船涨潮时容易进入,退潮时难以撤退。执行计划,吴权调动军民入山砍木运到聚集区域,调动人民积极锻铁,削尖木桩并做好准备工作。在很短的时间内,虽然年底天气恶性,风雨凄凄,寒气刺骨,但是数以千计的装甲木桩被我方军民按照计划秘密在河槽打桩。白藤之战实践表明,在河槽打桩不仅使得敌军出乎意外,而且让正在主动进攻的他们却陷入不知所措、措手不及的被动状态,最终遭到严重失败。这是我国民族抗外侵历史上的独特、创新阵势。因此,当我军开展反击时,敌军的战船队形被阻挡并处于慌乱之境。

第三,开展合理的力量部署,创造综合实力,大量歼灭敌人,结束战争。为了在大决战获胜,在要地部署装甲木桩阵地的同时,吴权还紧密、科学地部署作战力量,形成白藤江下游和河口区域大规模埋伏阵地。此阵势包括迎头、锁尾等力量,两侧力量足够实力、互相配合拦截敌军的进攻队形,实行强烈反击,能够全部歼灭敌军的水兵。据此,河源头吴权组织并直接指挥拦截敌军的力量,由杨三哥战斗经验丰富、善于使用战船的水兵力量在白藤江左岸部署,在河浜埋伏。在白藤江右岸部署由杜景硕指挥的水兵和步兵,这一方面军将会与地方民兵力量紧密配合一起歼敌。这两个方面军的任务为攻击敌军队形的两侧,迫使他们龟缩在河槽,为我军水兵歼灭敌军提供顺利条件。这样的力量部署、组织以及装甲木桩阵地造成“天罗地网”的阵势,使得敌军处于穷途未路之境。

阵地已布,但是如何让敌军尽快陷入我军的埋伏阵地而仍确保秘密、意外的因素。为了解决此难题,吴权派遣善于游泳、熟悉白藤江区域的阮文素指挥部分力量,负责向敌军提出挑战。他同水战经验丰富的水兵使用小而轻的船只灵活机动与敌军交战,边打边引诱敌军进入木桩阵地,将敌人牵制在此地,等到退潮时为主力军实施反击歼灭敌人提供条件。实践证明,当敌军已进入白藤江就遭到我军小力量边打边引诱到埋伏阵地,当退潮时,我方快速实行强烈的反击,逐步破坏敌军队形,不许他们有条件和机会开展战斗队形。在被动的背景下,敌军急忙撤退到海洋,但是遭到木桩阵地的阻挡,使得队形混乱,失去了战斗力。趁此机会,我方赶快进攻,各个击破,最终完全打败敌人,结束战争。

白藤江大捷如传奇般的进入越南民族历史,给我们后代留下许多珍贵的经验教训,尤其是建立江河上的阵势。此教训仍然保持原来的价值,对于当前的捍卫祖国事业来说,在建设防守区域的军事阵势、建设岛屿的防守区域阵势等任务中需要进一步研究并加以运用。(完)

作者:越南军事历史院,范德长大校、硕士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