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06 月 25 日 , 星期一, 05:07 (GMT+7)

2018 年 03 月 27 日, 星期二, 08:22 (GMT+7)
论“水战”——反元蒙抗战的军事艺术特色

大越军民反元蒙侵略者的三次抗战(1258年、1285年、1288年)是越南民族卫国史上的一篇不朽英雄壮歌,丰富了我国军事艺术。其中“水战”是一个军事艺术特色。

十三世纪的30年之内,元蒙帝国曾经三度侵占我国但均惨遭失败,因为陈朝领导下的大越军民具有浓厚的爱国情怀、坚强不屈的意志、团结一致的心理和卓越的军事才华。值得注意的是,陈朝军民在江河上开展的水战都是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关键性战役。众所周知,元蒙帝国的主要优势是机动性强、作战能力佳的骑兵。每次交锋中,元蒙骑兵总会蜂拥而至地冲进对方队形。第一次出战若不能取胜,下一梯队将会继续往前冲。此外,元蒙大军善于迂回战术,攻打两侧或在诸多方向上组织大规模进攻……凭借善战骑兵,元蒙帝国纵横亚欧大陆,征服了从太平洋到地中海的大片土地。然而,然而,当入侵大越时,由于我国地形复杂、江河纵横等特点,元蒙军队的优势并未得到发挥。然而,大越人民大都能游善泳,习惯于江河生活,且善于利用木筏、舟船。在成为大越王朝领导之前,陈氏家族本是在红河下游(今太平、南定沿海地带)以捕鱼、制盐为生的集团。

在六头江上重温陈朝第二次反元蒙抗战胜利

1258年第一次反元蒙抗战中,为了避开敌军锋芒,陈朝军民在富寿平丽园(Binh Le Nguyen)迎战不利后进行战略退兵。此后,将所有军民撤出升龙,设下空城计,使得敌军包围攻击计划逐步遭到失败。陈朝在重点要冲组织拦截,破坏扶鲁桥,让元军来不及追赶陈朝,又利用一部分主力军与民兵、乡土士兵配合袭击敌军前后方向和两侧,结合清野战术,迫使敌军要分散力量去应付并遭到全面威胁,处于紧张、疲惫、缺粮的困境。当到达京城升龙之时,只有空城和一片废墟。士兵到周围去抢夺粮食则遭到各地民众以强烈的打击。占领升龙9天后,元军已陷入慌忙之中,丧失战斗意志。他们不敢在升龙城内驻军而要在二河(红河)旁边东部头扎营。这为陈朝军民开展关键性战役并取得胜利提供良好机会。1958年1月29日,由陈太宗皇帝直接指挥的船兵团从兴安快州暗中沿着红河逆水前行向升龙开进,并展开队形袭击敌军军营。遭到猝然袭击的元军防不胜防,措手不及,大遭损失,被迫逃离京城。东部头战役是一场战略作战战役,决定着大越军民第一次反元蒙抗张的胜利,让敌军在占领升龙9天后被迫逃离。之所以东部头袭击战役能在一夜的时间内取得胜利是因为陈朝军民彻底利用水路来投送力量并猝然开展力量。这是大越军民非常巧妙的水路袭击,趁敌军刚从马鞍上落地没有水战力量掩护之时开展攻击,取得胜利。

继承这一宝贵经验教训,陈朝军民在1285年第二次反元蒙抗战中以独特创新的水战陆战相结合的战术组织战略还击。在第一次越南战争惨败后,元蒙帝国南下扩大的奢望并没有下降。 1285年,元军出动了5万大军入侵我国。大越军队指挥官——兴道大王陈国峻以天赋的军事眼光和浓厚的爱国情怀,继承并灵活运用越南民族的创新迎战传统并将其付诸实践。据此,兴道大王指导我军本着“以逸待劳”,“以少胜多,以小胜大”等方针,并利用敌军水土不服的弱点,削弱敌军的优势,主张:以水战上作为决定性行动,敌方骑兵不能部署,其机动性得不到发挥。实际上,在侵略大越的第二次战争中,敌军花了很多时间追逐乘船操纵、忽隐忽现的陈朝主力军,时而在天长驻军,时而带兵越过大海开进清化,导致敌人的军队狂躁不安,憔悴不堪。时机一到,兴道大王发动战略还击,在地面强烈推进,在沿着红河的阿鲁、西结、章阳等敌军驻军基地开展猛烈攻击。尤其是章阳战役,陈朝最高统帅部利用大量水战部队暗中袭击敌军驻军基地旨在引诱敌人并制造优势:在章阳组织攻击,引诱守在升龙的脱欢出兵救援,以谋求同时歼灭敌人和夺取城堡。在这场战斗中,陈朝军民创造性地灵活运用作战方式,联合突袭、伏击消灭大量敌人的进攻,收复升龙,解放全国。

两次发动侵越失败后,元军做出决定:暂停对日本的侵略战争,筹集所有的人力和物力投入到对大越的第三次侵略战争(1288年)。因此,除了骑兵和强大步兵之外,他们还动员了大约700艘舟船,其中包括70艘运载17万石粮食的大型运输船等。观察和把握敌人的侵略阴谋,并以前两次抵抗战争的经验,陈军部队和人民以完全积极的态度进入第三次抗战。当陈仁宗皇帝问道:今年怎么样?兴道大王陈国峻表示,今年敌人不难打。陈国峻将军之所以如此断言,是因为他确信,敌人被迫接受我们的水上作战,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放弃了自己的长处,被迫打水战,这是大越军队的长处。根据该战略,陈国峻先后组织战斗,以防止并磨损敌人......然后退兵以保全力量(从1287年12月至1288年3月),把敌军推进他预先设好的“陷阱”之中。与此同时,利用陈庆馀船兵团突袭摧毁张文虎的粮食船兵团,打断敌军的后勤依靠。同时,我军集把脱欢主力军包围在万劫口,使敌军陷入饥饿、疾病,精神慌乱,被迫寻求回国之路。正如我军所料之中,陈朝统帅部在白藤江对敌军开展决定性战役。对陆上逃跑的脱欢等敌军,陈国峻命令分配给万劫谅山王侯、宗室和民兵。实践表明,在白藤江口对敌军的一击命中战役不仅迫使敌人按照我军预先准备好的打法去打,还能把敌人引诱到我军优势能发挥到极致的时间和地点,为第三次抗战的胜利作出贡献。

今天,战争的艺术已经发生很大变化。敌我双方的情况会发生深刻变化。作战时间非常迅速,作战空间将遍布或全国各地和战略地区。因此,在充分认识作战艺术的同时,陈朝军民反元蒙抗战中“水战”作战艺术仍保持原先的价值,应进一步研究并运用到卫国事业中去。(完)

作者:阮势未 大校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