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 星期六, 07:18 (GMT+7)

2020 年 10 月 12 日, 星期一, 14:10 (GMT+7)
支棱—昌江之战中建立阵势艺术的特色

我们军民1427年10月的支棱—昌江战胜具有决定性意义,为结束抗明侵略战争作出贡献。该辉煌战胜已留下了许多宝贵经验,突出为建立阵势艺术。

1426年崒洞—祝洞战胜之后,明寇迫使转为被动防御,而我方夺取主动权,在各战场上集中围攻,迫使敌军投降,仅在东关城而言,驻扎在蓝山的四支道军被四面包围。面临此情况,明朝将军王通一边谋求讲和,指挥其兵龟缩在老巢里,一边派人回国申请增援。为了给正被围攻的大军提供支援,明朝再次出动大批远征军,分成两道侵入我国。第一道军共有十万士兵和两万匹马,由柳升充任总兵,梁铭充任副总兵,崔聚和李庆当参将,沿广西路侵入我国谅山。第二道军共有五万士兵和一万匹马,由沐晟同徐亨、覃中等将军一行率兵沿云南路侵入我国老街。以十五万援军和久经考验的将军以及四万正被围攻的士兵,明朝希望可进行一场里应外合的反攻,转败为胜。

支棱昌江之战略图

蓝山义军力量虽然已成长壮大,夺取主动权,在各城镇里拖住牵制敌军,但是兵力还不够歼灭敌军。正当此时,敌人援军又侵入我国,这要求蓝山义军指挥部必须从各方向制定正确、命中、有效的应敌计划。在正确预测情况和敌我力量对比的基础上,以“围城打援”主张,义军不用拿出全部兵力攻打东关城,而只留下一部分兵力去包围,剩下的集中大部分兵力歼灭援军。为了实施此计谋,义军指挥部已在支棱—昌江地区建立纵深及危险、坚固又连环的抗敌阵势,其体现于以下基本内容:

第一,研究并选择可阻止敌人又有利于我方藏兵布阵的方向和地区。知悉敌人援军即将侵入之时,蓝山义军继续围困东关城,全部孤立并切断他们和两批援军的一切联系,同时积极做好战场准备歼灭从广西和云南两个方向侵入的敌人援军。一个对义军指挥部提出的问题是,两道敌军侵入时,我方就同时打击还是集中兵力依次歼灭,如果一个一个歼灭的,那么就先歼灭哪个?这就是必须仔细研究并准确作出评估的问题,明确主要作战对象,选定战略方向和目标。如果集中同时攻击两道援军,我方兵力就被分散,难以取胜。因此,义军指挥部主张集中兵力歼灭一道援军,同时使用小兵力钳制另一道援军。由沐晟率领的道军共有五万士兵和一万匹马,如果我方集中兵力歼灭此道军就可容易取胜,但不够兵力去阻止由柳升率兵的道军。因此,义军指挥部下决定歼灭柳升率兵的援军并钳制沐晟率兵的道军。

与作战方向、目标和对象选定的同时,义军指挥部选定支棱关作为同敌军的战略决战地区,这是一个建立阵势中的大胆决定。支棱关起着特别关键的军事位置,被明寇视为“交趾之咽喉”,“大军进出之要地”;同时也是谅山省从坡垒至东关的路上地形最为险峻的地区;一个椭圆形、南北两端缩小、长四公里、最宽处约一公里、悬崖陡壁石山地形、壁垒阻挡四方的狭窄山沟,如果敌军侵入支棱时将被困难逃,置之死地.相反,对蓝山义军而言,地形险峻,壁垒是藏兵布阵的顺利之地,是遮住和限制敌军视线的墙壁。如果只在支棱关布置埋伏阵地,就无法同时歼灭十万敌军,因此义军指挥部还在进入境内的坡垒—支棱—昌江独道上布阵。这是穿过谅山的重叠山林和谅江中部以及河流系统复杂的北江平原的道路。支棱山林已见证了我们民族反对外敌入侵史上的许多英烈显赫战功。选定支棱作为攻击敌人主力援军的地区这一事已证实了蓝山义军指挥部的情况研究、评估和战略决战地区选择是正确及切合实际条件的。

第二,组织兵力,布置纵深又危险、坚固而连环的埋伏阵地。蓝山义军指挥部选定攻击柳升——一个曾参加过许多战争并立下了许多战功的将军率领的敌人主力援军这一事是一个巧妙明智的决定,表明了黎利和阮廌主将的才略。柳升是一个年轻将军,但其有许多战场经验,又有骄傲自满,手中率领十万士兵侵入我国而不遭到任何抵抗时,他就更为主观、轻敌。把握敌人将军的该弱点,依靠山林的险峻地势,义军指挥部组织兵力,布置紧密、坚固、连环的埋伏阵地,保证能打败敌人的主力援兵。据此,指挥部派遣陈榴和黎杯两名将军率军前往坡垒关镇守,其任务为:敌人来时就攻击,但诈败佯输,撤退,引敌上当,以便更高激发柳升的主观、轻敌;同时逐步引诱他们前往支棱关。黎察、刘仁澍、丁列、范文廉等将军率领一万精锐士兵、一百匹马和五只战象,组织队形,在支棱关布置埋伏阵地。阮理、黎文安等将军率领三万士兵去为黎察、刘仁澍将军接应,配合在勤站地区(支棱关后面)布置埋伏阵地,敌军穿过关隘时可随时迎击,另外在昌江炮台后面(我方以前已攻取了昌江城)和沧江防线,我方还有市桥城。这样,我方已在前往东关独道上形成了封闭、多层多线的包围圈,使敌军陷入进退两难的处境,因此尽管兵力多,也逃脱不了死神镰刀。阮廌把这称为“伏兵护险,打断先锋”布阵。

在指挥所,黎利和阮廌主将直接跟踪、指导灭援计划并维持所需的兵力以便随时为各攻击方向提供兵力。除了军事进攻以外,阮廌还准备“心攻”——打入人心,动摇敌人军心。义军的后勤、兵力、辎重、战器增援等保障工作也得到周到地准备,一大批粮草被运来并储存在昌江城里。就是兵力组织和危险而纵深的埋伏布阵以及后勤技术保障等方法已为蓝山义军随时抗敌形成了势与力。

第三,以丰富的作战方法在每场中连续进攻。在准确分析和评估情况、敌我力量对比的基础上,根据义军的战斗水平能力、地区地形和“打断先锋”决心,指挥部指导义军以多种作战方法在各战场上攻击敌军的主力援兵。因此,柳升率领的道军侵入我国边境时,陈榴将军已率领一部分义军激烈截击,使敌军失魂落魄。敌军还魂返魄、设法还击时,我军就坚持下去,巧妙明智,边打边撤,诈败逃脱——实施引诱敌军进入埋伏阵地之计。以生性骄傲自满、主观、毫无疑问,柳升率领骑兵队凶猛侵入支棱关内。敌军骑兵队全部进入埋伏阵地内时,陈榴将军率领的大军与伏兵配合一齐奔赴战斗。这场战斗突然而迅速发生的,仅在短时间内,敌军的柳升将军阵亡,他们的先锋骑兵队发慌,纷乱逃命,但仍被我方消灭。

尽管柳升主将被杀,但以侵略我国的决心,梁铭和李庆、崔聚仍固执下令重整兵势越过支棱关前往勤站。敌军队形全部进入我方在长约五公里路段上的埋伏阵地内,在那预备隐藏的三万士兵一齐冲出来向敌人行军队形的两侧攻击。黎察和刘仁澍率领的一万士兵(支棱战胜后仍跟踪敌军)奔赴从敌后攻击。消灭近两万敌军,收缴了许多粮草和兵器之后,我方主动逐步形成包围阵势,挤压敌军,把他们陷入龟缩之势并被孤立在昌江地区内。围困敌军之后,义军指挥部主张没有立即攻击,而围困一段时间,使他们真正精疲力尽,同时我方组织兵力攻击沐晟率领的道军。收到柳升率领的道军遭受严重失败并被牵制在昌江的消息,又收到黎利的来信和柳升的印信,沐晟率领的道军已非常恐惧,正当夜晚急宜收军回朝。预测情况,我方做好准备,追击敌军,消灭一万余名,活捉一千名和一千匹马,收缴许多粮草和兵器。在支棱、勤站和昌江打败敌人的两道援军这一事已为胜利结束抗明侵略战争作出贡献,同时肯定了蓝山义军指挥部“以少敌多”、“以短制长”艺术的创造性运用。

蓝山义军在支棱—昌江之战中距今近六百年历史的建立阵势艺术仍保留着原有价值,应创造性运用于保卫祖国事业中。(完)

作者:阮辉动大校、博士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