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06 月 18 日 , 星期一, 21:59 (GMT+7)

2018 年 01 月 25 日, 星期四, 17:43 (GMT+7)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巴黎协定的谈判于1968年5月13日开始,于1973年1月27日结束,但不可不提到这一历史性谈判前所发生的一切问题。1965年2月,美帝国主义者开始进行针对北部的空袭行动,于1965年3月将大量兵力带入越南南方,打响“局部战争”。为了掩盖战争的残暴性质与非正义本质,美方在外交上发出了一击,发表了《越南问题从何而来》的白皮书,旨在归咎于越南民主共和国,并通知联合国美军愿意在“北越停止对南越的侵略战争”的情况下全部撤离。

在此背景下,于1965年12月召开的党三大十二中全会明确指出,“我们要坚持战略决心,采用政治斗争与外交斗争相结合的策略并将其与军事攻击配合,主动攻击敌人”。一年后,在我国南北军民取得胜利的情况下,于1967年1月召开的十三中全会决议决定“南北推进战斗,提出外交斗争主张”,造成边打边谈的局面,迫使美方降级战争。为了实施新的外交斗争主张,我国推出了策略性的口号:“只有美国无条件停止轰炸等针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抗活动,越南才会同美方谈判。”

在开展外交斗争的同时,以胡志明主席为核心的越南共产党鼓励全国军民推动进行全民全面的人民战争,实现广泛游击战争与主力部队决定性攻击及广大人民群众崛起紧密结合,军事斗争与政治斗争和外交斗争相结合,民族理论与时代力量相结合。战场上,我党提出了“引蛇出洞”、“分而灭之”、“到敌人后方去”等方针。因此,我方越打越强,越打越让美伪联军陷入被动,使其在1965-1966年和1966-1967年旱季战略反击以及利用海空军对北部破坏战争中遭到失败。为了使出决定性的一击,党中央于1968年1月通过决议:“情况让我们将南方革命战争转入进攻与崛起新时期,旨在争取决定性胜利。”在党的领导下,我军民在南方四大城市44个市县以及数百个乡镇进行了总攻势与崛起,歼灭敌人63万名。我军民的胜利震动了美国,颠倒了美伪联军在南方战场上的阵势,挫败了美国当局以军事手段在越南战争取胜的信念,迫使美军停止针对越南北部的轰炸行为(非军事区除外)并于1968年5月13日坐到巴黎谈判桌前。

1969年初,尼克松当选美国总统后提出了“尼克松学说”并采取战争越南化政策,改善与苏联、中国的关系,妄图孤立越南人民的抗战,为美国制造在谈判桌上的优势。在此种情况下,越共中央政治局确定,我国主要任务为“让敌军降级战争,迫使美国单方面撤离一部分兵力”。在谈判过程中,美方一再要求“双方一同撤军”,但我方不接受,因此美方只好于1971年11月10日将此毫无道理的要求抛出脑后。坚持“边打边谈”斗争三年后,我方迫使美军单方面撤军将近40万。而我方,1969-1970年和1970-1971年旱季的胜利为1972年春夏战略进攻奠定了基础,完全出乎美伪联军的预料,让其一一糟蹋。值得注意的是,我方完全解放了广治省、昆嵩北部以及东南部平原的禄宁镇,为我方政治和外交斗争以及巴黎谈判会议于1972年7月进入新阶段创造良好条件。

然而,尼克松政府刁钻顽固地出动了同温层堡垒B52战略轰炸机对河内、海防等北部城市进行轰炸破坏行动,旨在争取谈判桌上的主动权,以便于高昂着头撤军。但是,他们完全错了!由于胡志明主席早有预料,我方在战略上积极主动做好准备,我军完全打败了美帝国主义者的空袭行动,击溃了“美国空军力量”,创造了震撼美国乃至全世界的“河内空中奠边府大捷”,迫使美国回到谈判桌前并于1973年1月27日签署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协定。

如此看来,经过五年的201次公开会议、45次高层闭门会议、500次记者会、1000次采访,巴黎协定的谈判终于以越南人民为胜者得以签订。诸多国际评论专家在回顾美国在越南的战争时作出认定:巴黎会议是革命民族力量与好战残暴势力历史性对峙的最具代表性的画面,巴黎协定是“二十世纪的童话”。这一胜利不仅是五年谈判的成果,还是越南人民十八年坚持战斗、攻坚破难、不怕牺牲艰苦的成果,是“打败美国”的狠狠一击,为我军民1975年“打倒伪军”、解放南方统一祖国使出最后一击创造了先决战略条件。

巴黎协定的胜利为越南革命和外交事业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经验教训。那就是独立自主与国际团结精神的教训、民族理论与时代力量相结合的教训、深入贯彻胡志明主席“以不变应万变”外交思想以及能伸能屈、坚持原则、灵活策略、主动创造并把握时机、做到逐步取胜进而完全取胜的教训,还有军事斗争与政治斗争和外交斗争紧密相结合以及灵活运用边打边谈艺术的教训,始终贯彻谈判桌上和战场上的攻势,充分利用战场上的胜利为战场局势制造优势,反之彻底利用谈判中有利形势以便促进战场上的军事行动,让战场和谈判桌成为二合为一不可分割的部分。

如今,我国更广泛跟深入地融入国际经济、政治与安全。我国同世界大多数国家和地区在经济、贸易、文化、教育、科学技术等领域上建立了合作关系。防务领域上,越南同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内的诸多国家和国际组织开展了实质上的防务合作。这是我国促进国际合作关系的良好前提条件,从而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尤其是争取外部资源,推动实现国家建国卫国事业。然而,越南也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从防务安全上看,由于越南位于太平洋西岸、湄公河下游,所以越南在东海主权争端、航行安全、水源安全等问题上受到最大影响。敌对势力在诸多领域上不择手段地进行破坏活动,尤其是篡改我党、政府的外交路线和国防政策。

黎德寿同志同时任美国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巴黎协定签署典礼上合影留念
(资料图片)

作为党和国家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防外交一直并将在巩固互信、防止和遏制战争与冲突危机以及加强国防建设,巩固国防实力等工作中体现着重大的作用。然而,国际及地区形势复杂多变,对我国国防外交政策制定和实践活动带来不小的冲击。因此,为了让巴黎协定的胜利永世长存,我们应把协定谈判过程中的经验教训充分运用到新实践中去,并认真贯彻落实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透彻领会胡志明主席的教诲:“独立意味着我们把握我们的一切,没有任何外来势力的干预”,在主张政策制定以及国防外交活动中坚定不移地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

第二,把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放在首位。坚持原则性问题,在处理关系、处理事情中做到灵活巧妙(以不变应万变)。面对一个具体问题时,对外干部要向胡志明主席学习,做到“既见木又见林”,“一切为了民族的利益”,避免只顾眼前利益,忽略长远利益或者只见利益而不见危害等表现。

第三,重视战略参谋工作,仔细研究国际及地区形势,充分了解各强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与作用,看清楚各强国以及权利核心对越南国防与安全的影响和支配,从而对党、国家、中央军委与国防部出谋献策,提出正确的国防对外主张和对策。

第四,在国防对外指导和组织活动中,不管在任何情况下也要把越南当作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要顺应世界主潮流,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和帮助,并实现民族理论与时代力量相结合,为国家、民族带来最大的利益。

第五,发展并创造性地运用巴黎协议谈判过程中“边打边谈”的经验教训,在国防外交工作中“边合作边竞争”,从而肯定国防外交是防范战争危机以及通过和平手段捍卫祖国的重要渠道,同国家外交行业一道努力,为越南社会主义国家建设和保卫事业作出贡献。(完)

作者:国防部外事局局长 武战胜中将

网友评论 (0)

巴黎协定谈判过程中的外交活动及目前国防外交工作的若干问题
关于在越南停止战争、恢复和平的巴黎和平协定(简称为巴黎协定)是越南胡志明时代之外交的辉煌历史篇章。45年已过去,但这一事件仍对建国卫国事业中的外交工作尤其是国防外交工作具有巨大的理论与实践价值。
天气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