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 09 月 26 日 , 星期二, 19:29 (GMT+7)

2017 年 03 月 09 日, 星期四, 07:59 (GMT+7)
中东地区安全架构中的多方转型

受地区内乃至全球多项变故的影响,世界各地区的安全架构已产生多方转型,中东地区也不例外,同时其走向又难以确定,特别是其正处于一个受多项不确定因素影响的秩序当中。

中东和平进程中的多方转型

当提到中东的和平进程,首先要提及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关系。这一直被美国——这一以色列战略同盟所左右。从全球战略及美国在中东与各联合国成员国之间的关系出发,该和平进程已呈现多方转型。最显著的表现是联合国大会做出承认巴勒斯坦为“非成员观察员国”的决议,并控诉在巴勒斯坦领土非法修建犹太人定居点的行为。

经过多年不懈斗争,2012年11月29日,联合国大会投票通过决议,将巴勒斯坦从一个观察实体升级成“非成员观察员国”,并承认巴勒斯坦为一个在1967年前就拥有海岸线的国家,其首都为东耶路撒冷。同时,强调要求重启自2010年9月中止的中东和谈。这一决议是一项历史性的外交成功,是巴勒斯坦在寻求独立的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但是,与其相悖的是,美国和以色列不顾国际社会的共识,同声指责这一决定。时任美国外长希拉里•克林顿称此次投票是一个“不恰当且具有反作用”的行动,为走向和平之路制造障碍。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也出言反对称:“巴勒斯坦在联合国的努力无助于其在未来形成一个国家”,“如果得不到以色列这一犹太国家的承认,巴勒斯坦将无法成立为一个国家。”

2016年12月23日,联合国安理会不顾上述反对意见,历史上首次就中东和平进程展开投票,并一致通过2334号决议,反对以色列于1967年六天战争之后在巴勒斯坦占领区修建定居点的行为。同时确定以色列的行为是“明确违反了国际法”,“没有法理价值”并要求以色列立即停止在巴勒斯坦的一切活动,包括东耶路撒冷。在2334号决议投票中,美国投了弃权票。这在美以关系中相当罕见和意外。

然而,中东和平进程刚刚展露的一丝希望的曙光又被阴云遮蔽,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表现出与美国历届政府截然相反的态度。这位新当选的总统反对2334号决议,支持以色列修建定居点的行动;同时确定把美国驻以色列的大使机构从特拉维夫迁往耶路撒冷,并提名同意其观点的戴维•弗里德曼为大使。以色列驻美大使罗恩•德尔默立刻宣布支持唐纳德•特朗普的决定,并表示这是“走向和平的伟大一步”。与此同时,巴勒斯坦高级外交官埃拉卡特警告说,这一情况将“完全摧毁美国曾努力作为中介参与的中东和平进程”,因为联合国大多数成员国不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从以上转变可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间的差异无法在一朝一夕之内解决。

巴黎和平会议促进以巴和平对话(图片来源:EPA/越通社)

多方转型影响下的利比亚政局

自北大西洋公约(NATO)发动利比亚战争,消灭领导人卡扎菲以来,利比亚一直处于严重不稳定状态之中。刚刚卸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回答福克斯电台记者采访时承认,美国和北约2011年对利比亚的军事干预给这个国家带来了惨剧。在危机发生前,利比亚曾兴盛一时,如今却又陷入无法控制的混乱状态,各门户派别争权夺利,接连发生暴力流血冲突。

为纠正这一错误,2016年8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利比亚发动新的军事战役以求恢复秩序。在利比亚权力系统分崩离析的背景下,一次干预不足以帮助这个国家在一朝一夕之内稳定下来。另一方面,支持利比亚东部政府的军队领袖哈夫塔尔宣布正式提议俄国给予利比亚武器及兵力援助来进行反恐战争,就像莫斯科正在叙利亚进行的那样。俄国方面,在其与利比亚中央银行签署40亿第纳尔(合28亿美元)供应合同后,也有重返利比亚趋势。面对这一系列多方转变,利比亚无法尽早恢复长期稳定状态,“阿拉伯之春”给这个国家带来的只有苦果。

叙利亚战争的多方转型

在叙利亚持续近六年的反恐战争随着俄国对叙利亚军队的帮助已取得突破性进展,对恐怖组织的多次进攻都取得了重要胜利,解放了战略城市阿勒颇。其中,美国使用“对立力量”进行“借他人之手发动战争”推翻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主张已宣告失败。

在阿勒颇胜利之后,俄国、伊朗、土耳其之间形成了三角关系,不仅给叙利亚局势,也给中东地区带来了变局。2016年12月20日,俄国、伊朗、土耳其三国外长三家在莫斯科举行的三方会议,旨在为叙利亚危机寻求政治解决方案。三方一致通过了共同宣言,包括八点:(1)继续承认并尊重叙利亚作为一个多种族、多宗教、民主及世俗国家的独立、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2)不使用任何军事手段应对叙利亚冲突;承认联合国在努力解决这一危机中的主体地位;(3)支持东阿勒颇地区的共同努力,以使民众自愿疏散,武装起义军有序撤退;(4)肯定拓宽停火范围、实施人道救援不被组织以及人民在叙利亚所有领土自由往来的重要性;(5)支持和扶助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间达成协议,并呼吁其它国家支持该协议;(6)促进重组叙利亚政治进程;(7)赞成哈萨克斯坦总统关于在阿斯塔纳组织有关会议的提议;(8)决心配合各项反恐怖组织斗争。与此同时,三国防长会议也在莫斯科举行。会后,一项关于在叙利亚全部领土停火的协议自2016年12月30日生效至今,并基本上得到了维持。

同期,美国第45届总统选举结果也为化解叙利亚战争增加了机会。由此,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竞选中曾表示,“伊斯兰国”是美国施行错误的中东政策的产物。因此,他宣布将参加俄国和叙利亚的军事联盟来共同抗击“伊斯兰国”。面对这样的变动,希望在2017年,叙利亚危机能向新的阶段发展,按照已确定的三个步骤、通过政治手段来化解;成立联合政府、修改宪法、在叙利亚选举总统和国会。

关于伊朗核问题

国际分析界认为,2016年被视为5+1成员国与伊朗就德黑兰和问题取得历史性协定的转折年。由此,达成协议进程最重要的成果是伊朗已说服国际社会公认其以民事目的发展核工业的权利。其中,5+1成员国相信其已经组织了德黑兰制造核武器的欲望,并且在实际上伊朗已经逐步减少铀仓库,无效化阿拉克重水核反应堆,同时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靠近其核设施。

然而,在多方变故的影响下,2016年发生的事件表明了这一协商正面临多个难以逾越的挑战和障碍。尽管协商已进入第二个年头,但美国对于伊朗的多数经济制裁仍在维持。甚至美国和欧盟(EU)承诺的一旦解除有关德黑兰核问题的经济制裁将会有数十亿美元注入该国经济也没能达到预期。再加上美国和伊朗仍在人权、弹道导弹和暴恐这些问题上有差异。这让德黑兰有理由质疑华盛顿各项决定的合法性。特别是伊朗一些走极端路线的人已进行弹道导弹试射,这是华盛顿坚决反对的。这还没算上新当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将与5+1成员国和伊朗重新商讨协定内容这一变故。

在美国内部仍未对伊朗问题取得一致时,俄国和中国正在加紧提高对该国的影响力。俄国刚给由其牵头的亚欧经济联盟与伊朗签署自由商业协定开绿灯就明确体现了这一点。而中国早就有多项战略投资进驻伊朗,打头阵的就是一个总投资12亿美元的炼油厂项目,该项目已于2016年完成协商。这样一来,5+1成员国与德黑兰的协定就成了各北京经济集团实现该战略的助推器。

面对多方变故的影响,2017年的中东局势还将是一副明暗交织的图画。其中最明亮的一笔希望是叙利亚反恐战争基本结束,为这个国家开启一段和平进程,这不仅对于中东地区,也给世界上其它多个地区带来积极影响。(完)

作者:黎世母大校

网友评论 (0)

建设富有战斗性和人文性的革命新闻事业
“记者”是值得珍重的职业名称,是神圣和宝贵的一种传承。经过92年的历史长河,越南为拥有人文、革命的新闻事业而自豪。其辉煌传统由富有责任心以及为国为民奉献精神的正直办报队伍精心栽培而成,值得当代办报者继续继承和弘扬的。
天气

城市